《深夜惊奇》第25节:地铁上遇到躲不掉的「恶女」

1984网 53 2020-12-10 21:05:37

1

逃得掉。

只要现在下地铁就能逃掉——正在这样想的时候,我不受控制地被一阵力撞得向后踉跄。「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撞到我的男生慌忙跟我道歉。

「没事。」我咬着牙露出微笑,正要继续往车门外走,那个人却没有作罢的意思。

「真的没有事吗?」他拽住我。

于是我已经前倾的身体因为阻力停在了原地。

「真、的、没、事。」

他被我恶狠狠的声音吓得赶紧松了手,施加在我手臂上的力随之消失,但还没有等到我走到门口,我再一次感觉到手臂被拽住。这一次,我听到的是一个女生的声音——「啊!等一下!」

地铁门在我面前哗啦一声合上。

总算把我困在了这个空间。

2

「是……是你吧?」

身后传来她的声音。语气听着带着不确定,拽住我的动作却不容分说。

我闭上眼,这是我在感到绝望时的反射性动作,再睁开眼的时候,我已经想好了回头后要如何让脸上露出从疑惑到惊喜的表情。

然而她的表情比我更加丰富。

「啊啊!果然是你!我还以为自己认错人了在想怎么道歉呢……」她拍了拍胸口松了口气的样子,下一秒眼睛亮晶晶地看向我,「我们好久没见了啊!上一次见面是七年前吧!」

地铁上一些人因为她的声音好奇地看过来,在那些侧目中,我笑着对她说:「是诶!那个时候还是穿着校服呢。你比那个时候更漂亮了呀!」

我看着她的脸,觉得自己要吐了。

3

「你是猪吧。」

她笑着看着我,她的朋友在站她旁边也同样笑着看着我:「猪的话怎么能跟人一起吃啊,去那边蹲着吃吧。」

「好。」于是我在篮球场上男生的侧目和路过的女生的小声议论中,拿着饭盒走到了旁边。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也太好玩了吧。」她们瞪大了眼睛,笑得像是要喘不过气,她的一个朋友捂着肚子兴奋地问我,「你怎么这么听话啊?」

那是反问句。

「因为我们是朋友。」

我却回答了。

她们的笑声戛然止住,她看了旁边的女生一眼,那个女生心领神会地走到了我的身后,一脚踹向了我的小腿。

锐利的疼痛总是传递得更快,先感觉到的是膝盖碾在了地上棱角锋利的石子上,紧接着被踢的地方才从肉里蔓延开钝痛。

我跪在满地的菜饭上,听到她说:「现在畜生也会讲话了啊。」

4

「没有啦没有啦。」她笑得眼睛弯起来,「我跟你说,我开始都没有认出是你,还在那里发呆,心想『那个女孩子妆化得好好看』」她被自己逗笑了,自然地挽住我的手臂。

时隔七年的见面,不是以「最近怎么样」之类的话开头。

她的语气和七年前说「放学一起去买文具吧」一样,仿佛我们是昨天还在聊天的闺蜜。

「别人画眼线靠技术,」我笑着把手从她的胳膊间抽出,指了指自己的眼角,「我画眼线是靠缘分。」

我一边注意着让自己的动作显得自然,一边把视线集中在终于和她拉开的距离,正要松一口气,只见她突然凑到了我的眼前,把手扬了起来。

在那个瞬间,我不受控制地,出于本能的,僵住了。

与此同时,我也意识到,凝固在我体内的某些东西又融化了开来,比如说,恐惧。

「这里。」她的指尖轻轻划过我的眼角,点到为止,「画长一点应该会好一点哦。」

直到这个时候,刚刚被那个男生撞到的肩膀,才传来的疼痛感。

因为没有防备而显得突如其来的,因为撞击产生的,带着炙热的羞耻感的,疼痛。

5

我感觉到自己的头发几乎要被她连着头皮拔下,但我还没有来得及因为疼痛将五官皱起来,她扬起另一只手,甩在我的脸上。

「打那么轻是没吃饭吗?还是说你想代替她?」

说完她甩开我的头,我感觉天旋地转,视线里她的身影模糊了起来,一切都模糊起来,只有她校服上的红色像是洒出了边界的染料,肆无忌惮地蔓延开来。

我的脸可能肿了起来,于是我的记忆在那之后,像是被糊了口香糖的摄像头拍出来的。

没有长镜头,能放映的只剩下一些零碎的画面,比如说枯黄色的草地上的一滩血水中,一块白色的牙齿,

比如说踢向倒在地上的杨夏后,我的球鞋上的一道沟壑般的褶皱,

比如说杨夏抓住我的裤腿时没有指甲的鲜红手指,

但我想不起来当时杨夏的样子了。

6

「其实我之前想联系你的……」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起来。

我突然一阵不适,因为她隐忍的表情和之前熟稔的语气对不上,也因为她的精致妆容和忸怩神情太不协调。

她的压抑和躲闪太拙劣,我心里升腾起不详的预感,这么多年过去,涉及爱情还是能使她露出如此娇羞而愚蠢的模样。

但她不顾我的排斥接着说了下去:「我前几天听说……陈源要结婚了。我想再去看他一眼,我知道我没脸见他,我就想远远的,就一眼……我不敢一个人去,你能陪我吗。」

陈源是她喜欢的人。

陈源也是,七年前我们害死的女生的恋人。

7

后来赵曼总会回想起那个时候的事情,但她自己也记不起来,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陈源的。

尽管是在同一个班,她与陈源之间的交集也实在太过稀疏,但这并不影响她单方面拥有许多与陈源的记忆,比如说仅仅是他在便利店里低着头对她说的一句「借过」,在她的日记里,就能够有十几种版本。

「他真的好有礼貌呀,我后来还看到他还对收银员说谢谢。」午休时她把脸埋在臂弯里,小声对旁边的杨夏说。

那时她们不是同桌,只是前后桌,却总是在午休时悄悄换了位置,为了不被巡查午睡情况的老师发现,只能头靠着头趴在桌上聊天。

「很不错啊,所以……到底是谁呀!快说!」杨夏用胳膊肘顶了顶她。

「哎呀不告诉你。」

她就和所有情窦初开坠入爱河的少女的一样,开始在意校服里套的衬衫和卫衣,开始在意自己的长相和发型,她在体育课和人嬉笑聊天,目光却总是在篮球场寻找一个身影。

会因为被他看见了风吹起刘海懊恼,也因为和他的对视开心一整天。

以及,和最好的朋友分享这些心情。

「你这么暴力,等和某人交往后肯定把他吓跑。」杨夏笑着做出逃跑的样子。

「好哇你,我先收拾你。」

一切都美好得闪闪发亮。

直到有一天,她在杨夏的包里,看见了那天陈源在便利店买的,包扎着蓝色缎带的礼品盒。

8

「杨夏去死。」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赵曼发现自己的笔记本上留下了这样的字。她感觉到惊恐,随即迅速把带着那句话的笔记撕了下来,揉成团,塞进了口袋。

杨夏像往常一样趁老师不注意回头找她讲话的时候,那团在她口袋里的纸已经被她掐得不成样,她耳朵的红潮却还没有散去。

她没听进去杨夏在说什么,只是一直盯着杨夏的脸,想到:原来一直以来,他看的并不是自己。

老师依旧在台上讲着课,同学依旧听讲或心不在焉,电风扇依旧旋转着,窗外操场上依旧有嬉笑的声音。

没有人知道,恶毒在那时伸展进了那个少女的血液和骨髓,以她的恨意和嫉妒为养料,日渐繁茂。

纵横交错,铺满了整个,她的少女时期。

9

她写下越来越多的杨夏去死,写着杨夏名字的纸被她用笔戳得全都是密密麻麻的洞,然后再折起来,用刀割成碎片。

最终这也不再能满足她。她开始拒绝再与杨夏同行,在体育课时,与新的姐妹一起嘲笑落单的杨夏,用杨夏也能听到的声音,和那些女生说着「要做一辈子的朋友」。

在杨夏看向自己露出不解和悲伤时,赵曼发现自己找到了快慰。

「放学后一起去喝奶茶吧。」中午去吃饭的路上,挽着自己手臂的女生建议着。

「好啊。」赵曼笑着,余光却想要寻找独自去吃午饭的杨夏的身影。

她最后如愿找到了杨夏。

也看到了杨夏身边的陈源。

女生笑得甜美,男生一脸无奈却又将她拉得离自己近了一些,防止她被人群撞到。

「抱歉,我有东西落在教室里了,要回去拿一下。」

赵曼独自回到了空无一人的教室,走到杨夏的座位旁停住,拎起她的书包扔到了窗外的池塘。

10

地铁忽然驶向地上,光线在一瞬间涌进整个车厢,远处的山和近处的路毫无预兆地出现在视野里。

「你还是……忘不掉他吗。」我犹豫了一下,最终问了明知故问的问题。

奇怪的是,在她说出来后,我又突然觉得不再那么厌恶她,我突然感觉到她又变回那个肩膀颤抖着问我怎么办的小女生,而我同样颤抖着抱着她,跟她瑟缩在狭窄的楼梯里。

我以为看见她只会让我再度陷入那种恐惧,但当我知道她在比我更深的深渊中,我所处的黑暗反倒显出一丝光亮。

「对不起。」她这样回答我。

她并不是在跟我说对不起,我知道,她说对不起是因为她自己心里明白,她不配再喜欢陈源。

但我承认我在那个时候心软了,她曾经对我的嘲笑、辱骂、打压、逼迫在那个时候被我暂时忘掉了,我想到她在少管所透过不透音的窗户,用口型跟我说对不起的样子。

「什么时候,我陪你去。」

我看向窗外,阳光下那些灰尘缓慢地漂浮着。

11

赵曼看着那些粉末在杯子里纷纷扬扬地旋转着,从白色渐渐化为无色,她把杯子的盖子盖上,将杯口的角度调整到刚刚的位置,最后用手指轻轻抹去那些落在了桌面上的粉末。

然后她下楼,从教学楼的后面绕进洗手间,洗了一下手,出洗手间看到朋友的时候,才将手上的水渍甩去。

「怎么那么慢啦你。」

「哦呦,这么快就想我啦。」赵曼笑嘻嘻地佯装要把手上是水抹在同伴身上,对方马上边笑边尖叫着跑开。

十七岁。夏天。操场。阳光。

篮球砸在地面上的响声,女孩子清脆的笑声。

梧桐树变成墨绿和金色交错的巨浪。

赵曼眯着眼睛看着坐在篮球场边上的杨夏,想象她喝下泻药的样子,想象液体流进她的喉咙,想象她皱眉,想象她肠胃翻涌。

「你今天这么开心啊。」

「是啊,因为天气很好嘛。」

12

赵曼没有想到杨夏会晕过去,起先她看到杨夏脸色发白不断翻白眼的样子几乎要笑出声来,但是状况不在她的控制范围内,杨夏开始一边抽搐一边往后倒,紧接着一声巨响,杨夏连带着椅子一起倒在了地上。

她躲在迅速围过来的一群人外脸色发白,她只是想看杨夏出丑而已,或者再恶毒一些,想让她痛苦,但是她从来不会想要真的闹出事故。

但是赵曼的内疚并没有持续很久,因为人群的中间陈源走过去将杨夏抱了起来。

他指节分明的手环住杨夏的肩膀和小腿,他的眉毛皱了起来,他的眼睛望向她,他如墨色的瞳孔映出杨夏惨白却依旧惹人怜惜的面容。

去死吧。

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

一直到人群最后散去,赵曼的手依旧攥得惨白,她的指甲嵌入了肉里。

随后她冷静了,她闭上眼深呼了一口气,她知道,她只凭自己的力量是不够的,她应该借助别人的力量。

于是赵曼看上了林溏。

她擅长看人,她知道林溏会是一个相当棒的棋子。

13

「对不起。」她对我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能够分出来,这句的对不起是在对我说。

「说什么呢。」我故意装作不知道她话里的含义。

「那件事……」她深吸了一口气。

不要说。

「那件事全都是我的错,却让你卷了进来……是我利用了你.......」

闭嘴,不要再说了。

「你知道吗,其实这么多年以来,我经常半夜会惊醒觉得她还在,你知道吗……」她越来越语无伦次,「我真的没有想过她会自杀,你知道吗……」

「我知道。」

我知道。

我握住她冰凉颤抖的手,感觉到她慢慢平息下来,就像七年前她被关进少管所,直到最后她还倔强地要跟我做无用的解释:「我只做了那一件事,其他事情我没有做!我是被栽赃的!」时一样。

「我知道。」我说。

14

只差最后一点了。

赵曼始终记得那个中午,阳光毒辣却又将每一个操场上奔跑的生命照得闪闪发光,她和林溏一起坐在阴凉处的乒乓球台上。

她眯起眼睛看着远处篮球场,陈源一边用t恤擦汗,一边笑着接过杨夏递过去的矿泉水,她离他们很远,但她依旧能够看清楚从陈源墨黑发尾滴下来的一滴汗。

然后她对林溏说:

「嗳,你觉得那个男生怎么样?」

她看见,林溏的眼睛在那个时候亮了起来。

她眼底的光像是能够在盛夏漫出来,她在那光里变得柔和又动人。

赵曼在阴凉处站着,她知道,在她忍受了来自林溏和她的姐妹几个月的侮辱之后,事情走上了她想象中的正轨。

「赵曼?曼曼?」

「不好意思,我分神了。」

我露出歉意的表情,对林溏说道。

15

直到很多年以后,我也会经常梦到那个一切都像曝了光的中午。

梧桐在阳光下散发出香气,汗水滴在地上在阳光下反光。所有的面庞都明亮干净,所有的肉体都鲜嫩炽热。

在那个中午,我把自己厌恶的女生,连带着自己深爱的男生,连带着我自己,一起交到林溏手里。

再又林溏,带我们走向万劫不复。

「其实还有一件事情……」林溏虽面向着我,眼神却飘忽不定。

「什么呀,你说。」我笑着看着她。

「高一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还不熟。」她说到这里的时候有一丝尴尬,「那个时候我和她们都觉得你……你有点盛气凌人,有一次中午我们看见你桌子上有个盒子,就想整整你。」

这跟她做的其他事情比起来算得上什么,我在心里忍不住嘲笑到。

「那个时候你跟杨夏比较熟嘛,我们就把那个盒子放到杨夏包里了……我记得好像是一个扎着缎带的盒子。」

地铁在那个时候又猝然驶入地下,浓重的黑暗在一瞬间包裹住车厢。

「我都不记得那是什么了。」

我笑着闭上了眼睛,恍惚间觉得自己身处的是一截飞驰的棺材。


上一篇:《深夜惊奇》第24节:忘川里的水鬼
下一篇:《深夜惊奇》第26节:我看见一具尸体朝我走来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