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惊奇》第23节:爱神的金箭:啊,多么痛的领悟

1984网 53 2020-12-10 21:04:14

年轻人在第一次被爱神的金箭射中,是在某个夕阳暧昧的黄昏。

那时他刚结束了在铁匠铺的学徒工作,胳膊里夹着拿当天工钱买的一条长面包,哼着小曲儿,脚步轻快地走在小镇沿河的石子路上。

虽然深冬的风冷的过分,刮到脸上有些生疼,但想到马上就能回家美美地烤着火吃晚餐,年轻人心情还是很愉快。

结果就在他要踏上石拱桥的时候,胸口突然一热。

年轻人埋头一看,一支小小的金箭正扎在自己胸膛上,扎的很深,只留了个袖珍箭尾在外,箭矢大概已经穿透了心脏。

倒是不疼,也没流血。

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的年轻人有些慌张,抬起头来,恰巧看见一位年轻姑娘正从对面踏上石拱桥,迎着自己走来。

年轻人认识她,是小镇牙医家的女儿。

以前年轻人对她的印象只是个长了雀斑的普通姑娘,没什么特别在意。

但此时此刻,夕阳的光晕散在她圆润的脸蛋上,栗色的长发上,轻轻柔柔的,她便像换了个人似的,动人的闪闪发亮。

原本只是一丁点儿热意开始从年轻人的心尖往外扩散,很快整颗心都变得灼热发烫,激动得咚咚作响。一阵幸福的眩晕击中了这个懵懂的年轻人,被那支金箭扎出的小口子突然决堤溃败,迸发出奔涌的爱意。

他爱上她了。

因为射中他的是爱神丘比特的金箭,拥有让人中箭后爱上眼前人的力量,凡人无法抵挡。

但这股巨大的幸福感也就持续了不到一秒钟,下一秒,年轻人看见另一个青年从姑娘身后跟着上了石拱桥,姑娘回头去看他,还顺势牵住了对方的手。

等她再转回头,中箭的年轻人看见,她在笑,笑的一双眼睛弯弯的,眼角透着爱的味道。

于是年轻人将原本已冲到口边的话咽了下去,沉默地站在桥边,等这对热恋的情侣从自己身边走过去。

她的眼中只有自己的爱人,甚至没有去看中箭者一眼。

于是原本热烈的甜蜜瞬间全翻成了酸涩,还有无法抑制的疼痛指挥着金箭在胸膛深处横冲直撞,似乎要将中箭者的心都撞成可悲的碎片。

不远处的树丛间传来一个孩子因恶作剧得逞而发出的嬉笑声,很快这嬉笑声又随着翅膀扑腾的声音远去。

年轻人无法忍受在这还能看见对方的地方多呆一秒,捂着胸口迅速走开了。等到凛冽寒风将他方才的迷茫一层层剥离,年轻人才发现,自己胳膊里夹着的那条长面包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大概是掉在了半路上。

原本他可以舒舒服服地休息一晚,可眼下摆在他面前的寒夜只包含饥饿和孤单,命运如此瞬息万变,都要怪那支该死的金箭。

年轻人忍不住咒骂了两句熊孩子丘比特,然后咬紧牙关,伸手将那支刺入胸口的金箭拔了出来。

没有流血,没有伤口,只有泛滥的爱意消失了,代价是给他疼的浑身一哆嗦。

虽然疼痛也很快消失了,但那股酸涩的沉闷感依然在心中残留。年轻人掂了掂那支小金箭的分量,转身朝与家相反的方向走去。

小镇广场旁边那家小酒馆是他的目的地。

这支金箭足够换来一夜最奢侈的醉意。

但命运之神仿佛还嫌他不够倒霉似的,年轻人想要尝尝好酒的心愿也被击得粉碎。

「别拿这镀金的玩意儿来唬我。」原来的酒馆老板前不久去世了,现在接管的人是他的小女儿,一个性子直爽的年轻姑娘。她将那枚小金箭随意往吧台上一扣,转身端来一大杯店里最便宜的啤酒,「喏,只够换这个。」

年轻人有点懵。

但面前这姑娘是他从小的玩伴,没有骗他的道理。年轻人最终还是接受了这无奈现实,坐在吧台开始喝那杯用沉重爱意换来的啤酒。虽然啤酒的味道和他此刻的心情一样又酸又涩,但总好过什么都没有。

酒喝到一半,酒量不佳的年轻人脑子里腾起一层微醺,心里原本的难受被压下去不少,他开始注意到今晚的酒馆特别热闹。

年轻人微微皱眉。

这家小酒馆虽然是镇上唯一的酒馆,但生意一直不太景气,过去他也时不时过来坐坐,每次都是冷冷清清,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被镇上许多熟面孔坐满。

「这么难喝的酒也能受欢迎?」年轻人心里嘀咕着,嘴上就不自觉地说了出来。

接着他脑袋上就挨了一记捶。

「说谁酿的酒难喝了?」施暴者是站在吧台里的老板娘,她对面前这位顾客兼朋友的抱怨很不满意,但气鼓鼓的表情里又藏着几分心虚。见年轻人红着脸向自己讨饶,她的态度也马上缓了下来,摆摆手表示算了,然后顺手从吧台下拿出一个大竹筒子,将年轻人刚才交给自己的小金箭投了进去。

顺便一提,大竹筒子里装着满满的小金箭,多的数也数不清。

年轻人受到了惊吓:「你哪儿来的这么多金箭?」

「还不是丘比特那个捣蛋鬼惹出来的。」老板娘耸耸肩,随手指了指小酒馆的某个角落,「你自己看看就明白。」

年轻人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发现角落里的沙发上趴着一个醉汉,已经睡死过去,背上扎着许多支小金箭,深深浅浅,跟个针线包似的,十分滑稽。

再往左右环顾,年轻人发现,今夜来酒馆买醉的人,许多人要么身上扎着一堆小金箭,要么手里抓着一把小金箭,还有的人,正站成一圈,拿小金箭玩投掷飞镖的游戏。

爱神的金箭,是今夜小酒馆里最泛滥成灾、毫不值钱的东西。

能换得一整杯廉价啤酒,已经是老板娘看在朋友份上,给年轻人的友情价了。

年轻人窘迫地看向老板娘:「这是怎么回事?」

老板娘眨了眨眼睛:「我猜是年底了,那长着翅膀的坏家伙发现今年该完成的任务还差的远。为了保证明年能申请到更多金箭,他必须赶在新年前把今年没用完的量用光,根本顾不上管射中的对象合不合适。」

年轻人无言以对。

酒馆原本的欢腾热闹,在他听来,仿佛变成了受害者的哀嚎。

「你刚刚说自己正好被射中了心脏。」老板娘好奇地打量着年轻人,「那中箭的感觉肯定特别深刻吧?」

「是的,痛死人了,而且拔箭的感觉更糟糕。」年轻人回想起之前的痛苦,还有点儿心有余悸,「简直是要把整颗心都撕碎了。」

「拔箭会这么难受?」老板娘追问道,「那干嘛非得拔出来?我听说如果把这金箭留在心里,时间一久,等你自己都忘了它的存在,就会自动消失的。」

「那得痛多久啊?我可受不了。」年轻人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认怂地摇摇头。「长痛不如短痛。」

「说的也是。」老板娘同情地点点头。

「我还算运气好,只中了一支箭。」年轻人抹了抹留在自己嘴角的啤酒沫,「真不敢想象那些满身中箭的人会有多受罪。」

「哈哈,用不着为他们担心,我都打听过了。」老板娘的脸颊上有圆圆的酒窝,笑起来有几分甜美,「他们都没被射中心脏,这些金箭要是只是射中别的地方,感觉就很浅,不怎么难受的。」

年轻人又忍不住哀叹了一番自己的运气差,老板娘敷衍地安慰了几句,但脸上的笑里明明还透着一股子幸灾乐祸。

这就让年轻人不太受用了:「喂喂,别光顾着笑我,你自己说不定哪天也得挨上一箭。」

「那小家伙才不敢呢,他只敢挑你这样好心肠的倒霉蛋下手。」这姑娘经营了一阵子酒馆,性子也稍带了点儿辛辣爽快,「他要敢对我这么做,我就用锅铲打烂他的光屁股!」

之后两个好朋友继续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会儿天,然后年轻人喝光杯子里剩下的啤酒,带着一点点醉意离开酒馆,回家去了。

第二天清晨他在阳光中醒来,内心的烦闷已经消失,又是充满干劲的崭新一天。

他以为这件事这样就算了结了。

并没有。

当天下午他又中了一箭,剧情与头一天如出一辙,依然插在胸口上,依然爱上不该爱的对象,最后也依然是还没来得及展开就失败的恋爱。

年轻人心很塞。

为了消愁,他只能继续拿着金箭去小酒馆换酒喝,然后看见老板娘对自己的倒霉遭遇笑的弯下腰去。

「你最近出门可得小心点儿。」她一边憋笑一边提醒道,「我猜是你总是呆呆的不会逃,他就拿你当成了练靶子的对象。」

她猜的没错。

年轻人在之后的日子里,又被射中了许多次。

他陷入了许多次热恋,又迅速地失恋了许多次,原本平凡的生活因为爱神的恶作剧变得一惊一乍,每天来来回回穿梭于甜蜜的天堂与苦涩的地狱。

简直欲哭无泪。

虽然随着中箭次数的增加,年轻人对爱神的弓箭渐渐也有了一些防备心,有时能机敏地躲过去,不被正中红心。

但架不住丘比特乐此不疲地拿箭往他身上拼命招呼,一天不射个十回八回决不罢休。

沮丧的年轻人唯一的慰藉是拔了金箭,去小酒馆那里讨一大杯啤酒,在灌醉自己之前跟老板娘倾诉自己经历的爱与失意。老板娘倒是个合格的好朋友,每次都很耐心地听他诉苦,有时劝劝他,有时也不怎么多话,只是很慷慨地给他空掉的酒杯免费满上。

「再忍忍吧。」老板娘看向年轻人的眼神意味深长,「今年马上就要过完了,到时候那家伙应该就会消停。」

年轻人沉重地点点头,趴在吧台上装死,可怜巴巴的模样像只被雨淋湿的小狗。

可这一年的最后一天,他还是没躲过去。

不知道爱神是不是急着在新年到来之前将所有库存金箭全部用完,年轻人刚从铁匠铺子里探出个脑袋,就看见铺天盖地的金箭朝自己袭来。

结局是成功用光最后一点存货的丘比特扑腾着一双小翅膀,得意洋洋地飞走了。至于这个倒霉的年轻人,只能像只刺猬一样,背着一身小金箭,一瘸一拐在路上走。

是的,他连膝盖都中了一箭。

此时天已经黑了,空中飘落着小雪,各家各户的窗户都飘来食物的香味,应该是为迎接新年准备的大餐。

年轻人没有家人,也不想回到自己的住处,就在雪中漫无目的地走着。

等到肩头积了薄薄一层白雪,他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又走到了小酒馆门口。

今晚的小酒馆很安静,因为客人们都留在家里与亲友们相聚。年轻人站在门口朝里张望,发现老板娘还在里面,百无聊赖地擦着一只剥离酒杯。

她也没有别的家人,孤身一个而已。

年轻人抬脚走了进去,脚步很轻,一直等到他快走到吧台,坐吧台里的姑娘才察觉到他进来了,抬起头,看他一副金刺猬的模样,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年轻人先是有些气恼,但看她笑的那么开心,居然也被感染了,跟着她一起笑,空荡荡的大厅里,就是两个年轻人隔着吧台笑的前仆后仰,完全是两个傻瓜模样。

等到两人终于止住笑,夜都深了,外面的雪也越下越大,于是年轻人索性留下来,自己坐吧台边龇牙咧嘴地拔箭,老板娘则去到后面的小厨房,端上来热气腾腾的烤鸡、烙饼和炖肉汤。

这时年轻人身上只剩下插在胸口的那一支箭了,正要伸手去拔,老板娘拦住他,问道:「你就没想过让这种心动的感觉多留一会儿吗?万一,我是说万一,未来有一天,那个幸运的姑娘也喜欢上你了呢?」

「可能我并没有真的那么爱那些女孩吧,所以也不愿意带着金箭残留在心中的痛苦等她们回头来看我。」年轻人诚实地坦白道,「在中了这么多箭之后,我突然意识到,金箭带来的心动感觉,好像就跟金箭本身只是镀金一样,没法像真的金子一样持久不变。如果有一天,我遇上一个能让我即使忍受痛苦也不愿意拔掉金箭的姑娘,那才是真正的爱。」

说完,他利落地将那支插在胸口的金箭拔了出来,连同之前拔掉的一大把金箭一起交给老板娘:「今晚的酒钱,总该让我喝个痛快了吧?」

老板娘接过他递来的金箭,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很快又爽快地笑了起来:「看在我们多年朋友的面子上,今晚上我请你喝这个酒馆最好的酒啦!」

在这个大雪纷飞的夜晚,在这间小酒馆里,有两个好朋友坐在一张小餐桌旁,吃着老板娘亲手做的晚餐,喝着老板娘珍藏的好酒,欢乐的笑声和壁炉里温暖的火光一起,从厚实的玻璃窗里透出来,传到外面风雪弥漫的世界,直到很远,很远。

新年的第一束阳光透过窗户,撒到躺在小沙发上的年轻人脸上,把他从宿醉中叫醒了。

年轻人拉开盖在身上的毛毯,站起身来,看了看窗外。

天空已经完全放晴,厚实的雪垛铺满了整个小镇,蓝天笼罩着洁白的屋顶,平静又美丽。

虽说脑袋还有点晕乎乎,但这不妨碍年轻人看清老板娘从后厨走出来,手里端着两盘新鲜喷香的培根煎蛋。

「不是我说啊,你的酒量真的很差劲。」老板娘调侃道,脸上依然是活泼的笑。「新年快乐。」

年轻人没有马上回应。

此时此刻,清晨的光线也撒在了他面前的姑娘身上,散在她亲切的酒窝上,红色的长发上,在那片炫目的光芒中,她还是她,一如既往,却让年轻人第一次看清,一直以来,这个姑娘都美好的生机勃勃,教人无法抵抗。

岩浆般凶猛的炽热感触在年轻人心中猛烈喷发,地动山摇,势不可挡。

糟糕。年轻人忽然按住起伏的胸口。是心动的感觉。

这一次,不必借助金箭的指示,他就能明白自己的心意。

不过那边老板娘并没有注意到年轻人此刻的心绪起伏,她已经背过身去,先打开了窗户,让窗外清冽的空气流进屋子,然后又去倒腾架子上的其他的东西:「你要喝什么?牛奶?果汁?」

「都可以。」年轻人轻声回答道,如果此刻姑娘转过头来,就会看到,这位年轻人正盯着自己的背影出神,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

这笑意不同以往,满满的,全是爱的味道。

但她还没有转头,所以也就来不及看到,就在这一瞬间,有个拿着弓箭的坏孩子从窗外射进来新年的第一支金箭,正中年轻人的胸膛。

那是一枚纯金的金箭,箭矢的形状跟那支已经在姑娘心中插了三年的金箭一模一样。

她始终把它留在心间,带着隐秘的心疼,默默等待了三年。

不过,等她真正地转回头来,与眼前的年轻人四目相对的那一秒,所有的痛苦都将消失。中箭者与爱人心意相通所带来的炽热,足以将一对金箭融成纯粹的爱意,化在彼此心中。

至于窗外的某个很记仇的熊孩子,则是揉了揉自己三年前差点被打烂的胖屁股,在扑腾着翅膀升上天空之前,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新年快乐。」


上一篇:《深夜惊奇》第22节:香槟玫瑰的B面:警服下的罪恶
下一篇:《深夜惊奇》第24节:忘川里的水鬼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