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前妻计划】第3节:妻儿受苦《前任的复仇》

1984网 224 2020-12-08 12:11:58

5

我和欣怡离婚了。

她很清楚,她一天还是他们家的女儿,就一天与我隔着多多的恨。

所以她不愿再「拖累」我,放了我一条生路。

我很感谢她的理解,我们一起悄悄地去办了离婚,没有大张旗鼓。

她本来想什么都不要,只要我照顾一下孩子的生活费,但,我还是选择把房子留给了她,自己带着所有贷走了。

孩子一个跟了我,一个跟了她。

但因为年纪小,欣怡恳求我让孩子都在她身边长大。

我知道,一方面,她也是想帮我分担一下创业的压力,我很感激。

另一方面,或许她也想有孩子在,我们的人生不会彻底失去交集。

……

三十岁的年纪,我失去了婚姻、妻子,失去了多年老友,失去了一切……我一夜就变得沉默起来,只能把所有的精力都投注于工作,每天不要命的加班,我怕一下班,回到租的房子,就想起现在只剩我自己一人的现实。

我好想在这场梦里醒过来,可怎么都缓不过来,越来越窒息。

离婚后,我的事业有了很大的起色,还清了欠的钱,有了营收,公司也开始增加了人手。

其实一切都在变好。

空闲之余,我也和欣怡一起带着孩子出去玩了几次。

安安长得很快,小脸圆圆的,挥着小胖手,尿我身上好几次。

平平只以为我是工作忙出差了,他还以为我和欣怡在一起,开心地告诉我,他想让爸爸妈妈一家人永远永远在一起,一辈子都不分开。

我和欣怡一齐别过头去。

我们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

我们离婚几个月后。

这天,下了很大的雨。

在公司加完班,我走出公司,刚上车,就接到了平平的电话。

一接电话,听到对面再次传来平平的哭声,我一个激灵。

我追问着平平怎么了。

这次,平平努力忍着哭劲儿,抽噎地跟我说着:「爸、爸爸,我和妈妈被打了,你快回来啊——」

我马上赶到曾经的家,欣怡抱着安安,和平平一起坐在小区单元门前,母子三人浑身都湿透了。

平平也不容乐观,靠在欣怡怀里,冻得发抖。

他抽噎着,梦里似乎也在念叨着什么,但应该是发烧了,完全听不到我的呼唤。

欣怡垂着头,一动不动。

我走过去扶起欣怡,才发现有热乎乎的东西顺着她的头发滴滴答答地流下来。

伸手一摸,满手鲜红。

我顾不得多问,马上送他们去了医院。

医生很快给了检查结果。

欣怡头部受创、轻微脑震荡,而平平则是发了烧,身上有被踢打的痕迹。

我给陈武盛和前岳父岳母打电话,没人接,一开始还是不接,后面直接关机了。

自己照顾欣怡和平平安安,我实在走不开,只得先在这里等着。

等过了一会,平平吊了针,稍微清醒过来了。

「爸爸!」他哭着抱住我,「爸爸,我害怕……」

我心里发酸,还是让他先说说今天这到底怎么回事。

他才抽搭着把今天的事都说清楚了。

多多是陪伴平平一起长大的,他们感情深厚,陈武盛吃了多多之后,平平一直怀恨在心,每天都用陈武盛的牙刷刷马桶,一连刷了几个月。

结果今天不小心被陈武盛发现了,直接一脚把他踹出来了,欣怡护着平平,也被打了,一起被赶了出来。

他们母子三人被赶出了欣怡自己的房子!

我听完儿子的话,气得发抖。

陈武盛这么打一个小孩子,还是人吗?好歹我儿子也是他外甥啊!

那前岳父岳母更是可笑,往日独宠儿子,对我的孩子瞧不太上,说什么女儿生的孩子不算他们家苗,就得是陈武盛生的才是陈家人……

当初我还以为是开玩笑的,现在看看,果真是他们的真实想法,外孙?哪有亲孙子亲?儿子想打外孙就打,想赶外孙就赶出来喽?

我在医院外来来回回地走,抽没了两包烟。

我老婆儿子被这么欺负,加上多多的仇……

这事,我绝不允许就这么了了过去!

6

哄着儿子睡去后,我马上给公司法务打去电话……

第二天,欣怡才醒过来。

看见我,她满眼泪光。

「老……建文,你来了……」她喊着我的名字泪如雨下,我很心痛。

我安慰她几句,问她为什么自己被赶出了房子。

欣怡哽咽着说,陈武盛找的对象条件很好,他要结婚了。

她父母不但把之前从我这里要走的钱昧了,还霸占了房子,要欣怡把房子过户给陈武盛,可欣怡很不愿意,再加上我之前托人给陈武盛找了个本地支柱企业的工作。

陈武盛心比天高,进了这种大公司还觉得自己能大干一场,结果只是个处理杂事的,很不高兴,回家每天就各种挤兑欣怡娘仨,这次是抓着机会全往她们身上撒气了。

「所以房子现在在陈武盛名下了?」

听我问着,欣怡自责地点点头,「对不起,建文,是我没守住咱们的房子。」

我叼着烟,笑着安慰她:「没事,我来解决。」

平平依偎在我身边,安安依偎在欣怡怀里,一家人整整齐齐地在一起,这样朴素的幸福,就已经让我心神安宁,离婚这么久以来,我第一次觉得活着还有意义。

「欣怡,以后你有什么打算?」

欣怡沉默地摇摇头,「不知道,我没有工作,没有房子,什么都没有了。」

当着她的面,我给岳父岳母那边座机再次打了电话。

打了十来个之后,电话终于被人接起了。

岳父对我破口大骂,被他骂完之后,我平静地问道:「欣怡被陈武盛打进了医院,你们不来看看她吗?」

「看个屁,胳膊肘往外拐的东西,我就当没生过这个女儿!」岳母在电话那边揶揄着,「秦建文,你听好了,告诉陈欣怡,我们陈家就没这么不要脸的女儿!别打电话来了,烦死了!」

欣怡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脸色惨白。

挂了电话,我握住她的手,叹息道:「欣怡,三十年了,你还没清醒过来吗?」

欣怡好像下定了决心,反握紧我的手。

「建文,你想怎么做?」

怎么做,我已经想好了。

我让我公司助理先暂时在医院照顾欣怡他们,自己找了一位当医生的好友,请他帮我出具了一个欣怡现在是中度脑震荡的证明。

随后做好准备,带着证明直奔陈武盛一家那里。

「陈武盛,你给我出来!打你姐姐和外甥,你算什么东西?赶紧拿钱给欣怡治病!」

我故意把动静闹得很大,砸门声吸引来了许多邻居。

一开始陈家人还不出来,可我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年,邻居们都认识我,见有热闹可看,一个接一个的人全出来了,跟我一起喊着让陈武盛一家出来。

闹得这么大,陈武盛不情不愿地走出来,还拿着一根棒球棍,装腔作势地骂道:「秦建文,你是不是有病,别人家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一天天的这么上蹿下跳,你是找不到娘们了才把眼珠子一直瞪在陈欣怡身上么?!」

邻居们纷纷用鄙夷的眼神看陈武盛。

无他,他惹事闯祸在小区里名声很不怎样,尤其是吃狗的事也闹大了。

多多在小区里很招人喜欢,吃了多多,他自然也被邻居们所唾弃,现在打了我老婆和外甥竟然还敢如此猖狂,简直就是个人渣中的人渣!

我当着众人的面,举着证明,凄然喊道:「大家看看,陈武盛把欣怡打进了医院,中度脑震荡!欣怡现在还躺在ICU里没醒过来,更可气的是,还把我和欣怡离婚后留给她的房子给霸占,欣怡和孩子都被赶出来了!」

邻居哗然一片。

陈武盛脸涨得通红,吼道:「你别胡说八道,什么叫我霸占,这房子我姐自己送给我的,送,你知道不知道什么是送?」

「送?」

我故意提高了声音,往前走两步,把口袋里的录音笔靠他更近,「那欣怡把房子送给你,对你这么大恩情,你为什么还把她打进医院!」

「什么恩情,她是我姐,就该给我这些!再说,我打她怎么了?谁让她养出那么多心眼的孩子,还敢拿我的牙刷刷马桶,我不就吃了条臭狗吗?真活该!」

陈武盛嚷嚷着,把所有事都说出来。

行,我想要的东西都得到了。

这时,我就准备再闹腾两句就退场了。

可突然人群里冲出一个大哥,五大三粗的,一拳就把陈武盛打翻了,「人家养了多年的狗,你说吃就吃了,还敢打人老婆孩子,老子看你还不如一条狗!」

我吓了一跳,定睛一看,这是小区门口宠物店的店长大哥,跟我很熟,我经常带多多去他那里做个毛发护理什么的。

显然,他也记挂着多多。

邻居们见大哥上去揍陈武盛,一时间群情激奋,十分热闹。

倒是我怕大哥把陈武盛打死了,连忙拉住他。

正好这时岳父岳母溜达回来,看见这场面,气得够呛,可惜双拳难敌二十八手,老两口抽抽着手把陈武盛赶忙救了回去,吭的一下把门关上了,屁都不敢放一个。

邻居们安慰过我,就三三两两的都散去了。

「建文,你是个好人,欣怡妹子会好起来的,缺钱找大哥,大哥尽力帮你,」宠物店大哥拍拍我的肩膀,「多多的事,你也别难受,它知道你还记挂着它,下辈子投生了一定回来找你的。」

我听着他的话,差点落泪,连连谢过大哥。

走出小区,我重放了录音笔里的内容。

……

「你别胡说八道,什么叫我霸占,这房子我姐自己送给我的,送,你知道不知道什么是送?」

「那欣怡把房子送给你,对你这么大恩情,你为什么还把她打进医院!」

「什么恩情,她是我姐,就该给我这些!再说,我打她怎么了?谁让她养出那么多心眼的孩子,还敢拿我的牙刷刷马桶,不就吃了条臭狗吗?真活该!」

……

这些话,全被我录得清清楚楚,再加上这么多邻居做人证,到时候陈武盛就算想变脸,也无法抵赖。

拿到证据之后,我没有着急。

这些东西,要在致命的时候再使用。

7

随后的几天,我天天去陈武盛家门口闹,把这事闹得人尽皆知,他们一家人都没脸出门,岳父岳母都不好意思和老头老太太们见面了。

终于,他们受不了了,岳父一改常态,苦着脸问我到底想怎么样。

我说要他们出欣怡的医药费。

「爸妈,我也叫过你们十年爸妈,今天我给你们交个实底,」我抹了把眼泪,「我那小破公司遇上了问题,资金链断裂,现在要倒闭了,我是想给欣怡交医药费的,可是实在没钱交不上,只能用她的身份证贷了十万块的高利贷给她治病,可是这高利贷利滚利的,已经欠了一屁股债了……」

我话音刚落,手机被打进了电话,我连忙赔笑:「张哥张哥,再让我缓几天,过两天有钱了第一个还你。」

挂了电话,我无奈道:「所以我跟你们闹也是没办法,是想让你们帮欣怡还上这几十万,要不他们就得来找你们追债了。」

陈武盛一家人脸色大变,听我说现在欣怡欠了几十万,就直接把我赶出来了。

我转过身,面无表情地走出了小区。

第二天,我就收到了陈武盛一家的消息,他们怕被欣怡的「债」牵连波及,纠结了一晚上,最后直接去了法院起诉,要和欣怡断绝父女关系,还给我找人送来一份法院许可的证明。

「姓秦的,陈欣怡现在和我们家可没一点关系了,就算她死在外面也不关我们的事,再也别来烦人了!」岳母的话犹在耳畔,我没敢给欣怡重复一遍。

世上怎能有这么残忍的父母,吸女儿的血供养儿子,无用时就随手抛弃,宛如扔垃圾?!

欣怡拿着那份证明,在医院落了一夜的泪。

她很悲伤……

但我替她高兴,高兴她摆脱了这个犹如吸血鬼一般的家庭。

上一篇:【拯救前妻计划】第2节:已无可失去《前任的复仇》
下一篇:【拯救前妻计划】第4节:送他一份好工作《前任的复仇》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