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惊奇》第5节:荒庙奇遇:溪水中漂来了一封情书

1984网 64 2020-12-10 19:59:10

前朝有个书生叫柳子明,他独自在山中一座荒废的寺庙读书已经半年,恰逢六月梅雨,檐顶破陋致屋内进水不绝,柳子明不得不出山借住在附近的农人家里。

等梅雨过去,天气回晴,柳子明便谢别农人,又回破庙去住。

雨后山路泥湿,柳子明行至寺庙山门,鞋上衣服上已沾了不少碎叶。柳子明停在山门前拍打山泥,低头却看到山门上落着一个红色信函。

柳子明拾起信函,信函很轻,一侧微微有些湿,函上未写字,也未封口,但信函内却放着一张信笺。柳子明掏出信笺,笺上带有胭脂香,并写着几行端秀的词句,像是女子手笔:

梅雨细,晓风微。倚楼人听欲沾衣。

柳子明知是宋人晏几道填的几首《鹧鸪天》里的一句,他平日也喜欢晏几道的词,因此对这句刚好应了梅雨季的词颇为亲切,只是为何出现在这荒山野岭的破庙前,却让他摸不着头绪。

柳子明回屋将信笺上的词反复又看了几遍,才小心收好,拿出朱子《集注》来读。只是嘴里虽念着之乎者也,心里却依旧想着那张信笺。

次日,柳子明照旧在屋内读书,但读至正午,心神总是不宁,于是便出寺散心。刚到山门,但见地上又是一个红色信函。

柳子明忙拾起那信函掏出里面的信笺,笺上仍是那行端秀小楷抄的晏几道词:

花不语,水空流,年年拚得为花愁。

柳子明又惊又喜,回屋并昨日的信笺一并拿出细品。

柳子明自幼父母家教严苛,禁止他与外人接触,于是生性不免有些孤僻,旁人眼里他只懂读书,偏又屡试不中。

前些年父母先后离世,更无人上门为他提亲,年纪已经二十余却仍未婚娶,甚至也没考中半个功名,于是自己决意躲进山里读书,本想就此孤独终老。

他平生唯一搭过话的女性只有自己母亲,但私底下却又羡慕才子佳人的故事。这次连日收到两封女子手书的信笺,笺上的桂香与端秀的字迹,都不由惹得他浮想联翩。

他一会儿猜测这不知是哪个多愁善感的姑娘抄写的诗词,莫非是相中自己,于是托人悄悄送来当作信物?又或是什么狐仙女鬼,日日夜夜隔墙听自己读书,竟然生了爱慕之情?

他越想越激动,居然夜不能寐,于是天微微凉,又跑去山门看是否有新的信笺。

晨曦的阳光洒在空荡荡的山门上,这次地上并无信函的影子。

柳子明暗想自己一定是太过着急,出来的太早。于是又跑回寺里,直到正午过了,才又到山门处寻视。却仍不见地上有新的信函。

柳子明大为失望,一屁股坐在门槛上,样子颇有些神不守舍。

这时,忽的吹起一阵山风,吹得柳子明直抬袖遮脸,等山风过去,柳子明放下袖子,突然惊喜的「啊」了一声,原来脚下又出现了那封让他朝思暮想的信函。

柳子明拾起信函,方待要抽出信笺,又不免心生疑惑,莫非这每日的信笺都是山风送来的?

柳子明将信函收好,向着山风吹来的方向走了几百步,却看到一条由山顶流下的小溪,他忽地想到每封信函都是一侧微微有些湿润,于是猜度这些信笺莫不都是随溪漂下,再被山风吹到山门前的?

柳子明于是溯溪而上,不多时,居然来到山顶一座庄园前。那条小溪正是从墙上一个小洞里流出。

柳子明半年前虽就已经搬入山中,但向来只在庙中读书,极少出去走动,山中是否有其他人居住,这处庄园住的又是人是鬼,他也不敢确定,于是又顺墙走到正门,看到大门虚掩,里面隐隐绰绰,倒似是有人。

柳子明担心这是狐妖的住所,不敢上前,于是转身下了山,到之前收留他的农家那里打听山上庄园的主人。

农人告诉柳子明,山顶庄园是某个原籍本地,在京中做官的陈姓老爷,陈老爷一年前退休回来,便在山上置办了庄园,与家眷从此住下。

柳子明知道不是狐仙野鬼,心中大定,又问这陈老爷可有子女。农人略一思忖,道,倒是有个女儿,年纪大约十七八,据说尚待字闺中。

柳子明内心欢喜,他回到破庙,打开先前捡到的信函,上面仍是一句晏几道的词:

欢意似云真薄幸,客鞭摇柳正多才,凤楼人待锦书来

柳子明心想,这陈姑娘莫不是久在闺中寂寞,等人与她书信,才一天天往溪水里投信笺?

柳子明于是也找来笔墨,想着要不要给这陈家小姐写封回信。但又怕写别的内容,万一被陈家其他人看到会有麻烦,于是决意也抄几句晏几道的词回她。这样陈家小姐看到便也明白。

他想到这陈姑娘寄信墙外的事情,倒也有趣,于是便抄了半阕晏几道的《出墙花》:

出墙花,当路柳。借问芳心谁有。红解笑,绿能颦。千般恼乱春。 

他将抄的这半阕词拿好,又悄悄来到山上庄园,走到溪水流出的那面墙,用石头包了信笺,扔进墙里面。然后躲在墙下偷听了半晌,但溪水潺潺,墙对面也听不到什么声音。柳子明等到天色渐晚,起身要走,忽然墙下溪水漂出一封红色信函来。

柳子明大喜,打开信函抽出信笺。上面正是晏几道《出墙花》的下半阙:

北来人,南去客。朝暮等闲攀折。怜晚芳,惜残阳。情知枉断肠。

柳子明又朝墙内张望,虽然看不到人影,但知道自己心意已达,于是满心喜悦的下了山。

随后数日,柳子明便与山上的陈小姐以溪水传信,晏词传情。虽然自始至终未曾与陈小姐谋面,但柳子明却觉得自己收获一名红颜知己,即便是看那枯燥的四书五经,也觉得那些字眼煞是可爱。

这日,柳子明等到傍晚仍不见有信来,于是出寺沿着山溪寻找,果在溪边一块石头上看见了信函,柳子明慌忙抽出信笺,上面仍是一句晏几道的词,写着:

真个别离难,不似相逢好。

柳子明又惊又喜,心想这莫不是终于要约自己了?于是来到山顶陈府,站在墙前,踟蹰着不知是否要爬进去。他在墙前来回踱步许久,看天色越来越晚,终于鼓足勇气,搬来一块石头想翻墙进去。

谁知脚刚抬上去,身后却猛地被人拽了一下。柳子明猛地摔在地上,抬头却看到两个家丁打扮的人,不由分说,将柳子明扭住押进了陈府。

陈老爷与夫人闻听有贼,连忙来到大堂。柳子明被家丁按在堂前,内心大是窘迫,不知该如何应对。陈老爷一心以为这就是个小贼,于是要家丁先把柳子明绑到马厩,次日便送到官府。

柳子明昏头昏脑被绑进马厩,捆在柱子上熬了一夜。第二天早上,陈老爷亲自带着几个家丁,就要把柳子明往官府里送。

柳子明心想自己好歹一介读书人,被当成贼送进官府岂不是名声全毁,还不如一死了之。于是大喊着把事情原委告之陈老爷,心想陈小姐若听到自己这个笔友被当成了小贼,一定也会出来相救。

哪知陈老爷听了柳子明的诉说,脸色却有些古怪。他让家丁从柳子明怀里搜出他一直贴身放着的几张信笺,看完笺上的内容,突然面露哀切。

他让家丁给柳子明松绑,然后请他上堂前而坐。然后对他说:「这却是小女笔迹,只是,小女早在半年前就已经亡故了啊。」

说罢,掩面而泣。

柳子明闻听此言,也大是诧异。他一时呆坐,竟说不出半个字来。

陈老爷道:「小女闺房前的花园确实有一处溪水穿墙而出,流向山下。那处花园小女生前甚是喜爱,但她亡故后,我怕夫人触景生情,便锁了那处园子,再也没去过。先生若愿意,可随我去花园一看。」

柳子明恍惚应着,跟随陈老爷来到那处花园,开了花园前的门锁,推门进去。只见那座花园里居然满地都是红色信函。

陈老爷与柳子明都大是吃惊,呆立良久,才走到花园里将信笺一一拾起。这时,才发现花园里有一处小坑,坑里有些许积水和更多的信函。

陈老爷唤来陈小姐生前的贴身丫鬟,问她知不知道这信函的事。丫鬟一见信函,「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边哭边说,小姐生前在园子里寂寞,便时常抄写晏几道的诗词消遣。每每抄到晏几道各种写离合悲欢的诗词,便落泪不止。待到病前再也提不动笔,便叫她把自己抄的词,全都埋到了这园子里。

陈老爷闻听又是落泪,良久才与柳子明说,这必是前些日子梅雨,将这些信冲了出来。又被风吹到先生处,先生既然也是喜爱晏词之人,冥冥之中难道不是有天意吗?

柳子明内心感伤,他与陈老爷一起将院中书信收拾好,重新埋到园子里。

待埋到最后一封,柳子明忍不住拆开来看,只见那上面仍是一句晏几道的词:

渐写到别来,此情深处,红笺为无色。

竟然像是与柳子明的道别之语。

陈老爷叹道:「小女生前寂寥,死后能借这些信函与先生神交,想必九泉之下也能安心。」

柳子明闻言也大哭不止,道,自己在山中独居,无亲无故,早已生了厌世之情,那日回寺,本是打算就此一死了之啊。

哭罢,倒头便向埋信的地方拜了三拜。然后对陈老爷说:「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情,想必是陈小姐泉下之灵怜我,才用这些信函与我聊以慰藉,让我就此断了轻生的念头,该道谢的实在是我。若不出人头地,怎能报答小姐的恩情。」

柳子明于是就此辞别陈老爷,又在山中发奋苦读了半年,再去科举,居然一举高中,从此入朝为官,渐渐平步青云。

数十年后,他陷入朝廷党争,心神俱疲,于是奏请回乡任职。

他回乡后,特意再去山中,想要拜访山顶的庄园,却听闻陈老爷早已辞世。

满眼望去,庄园一片荒废。

物是人非,溪水干涸。更勿论当年那满地红笺的花园,也早已不见踪迹。


上一篇:《深夜惊奇》第4节:救命!我被蜗牛追杀了
下一篇:《深夜惊奇》第6节:偷吃电话号码的小贼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