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蝉脱壳】第2节:讨债《妻子的复仇》

1984网 107 2020-12-09 20:11:42

5

一周后,我终于出院了,左耳听力仍没有恢复,而何良全家依然没露过面。

不得不说,认识林雨这一闺蜜,是我今生最大的幸运。住院期间还好有她在,否则我爸妈非得累坏不可,我弟也早在我情况稳定的第二天返回了学校。

现在她也正在为我办着一桩大事。

出院后,我回了那个令人作呕的家。女儿在幼儿园,婆婆跳舞去了,公公在打麻将,何良更是不知去向。但我仍是一一给他们打了电话,以自己知错给她们道歉为由,将全家请到了饭店吃饭。

依着我之前软弱的性格,他们自然对我这番话深信不疑。而林雨也趁机拿着我给她的钥匙溜进了何家,在各个地方悄悄安装上了,她托关系帮我买来的针孔摄像头。

「爸妈,之前是我不懂事。现在我也想好了,孩子怎么说也是我身上掉下的肉,不能说打就打。出院前,我特地挂了产科专家号去咨询,只要后面的产检没问题就可以生。」

本来阴沉着脸坐在一旁的何家人,立马坐了起来。婆婆更是双眼放光地盯着我的肚子,好像马上就能蹦出个孙子一样。

「你想通了就好,孩子怎么说也是我们爱情的结晶,不能就这样害了他的命。」何良深情款款地坐到我身边,双手自然地搭在了我的肩上。

若是以前,我肯定会反握住他的手,回头与他相视一笑。只是现在一想到他这双手还摸着别的女人,对着她含情脉脉地说话,我就觉得恶心。

「你也是,早不受伤晚不受伤,偏偏在怀了孩子时受伤,险些害了我乖孙的命。」婆婆嘟囔着嗔怪。

这话说得我终于又一次没忍住心中的火气,轻笑了笑。是我想要受伤的?我还想我一直完好无损,不像现在这样当半个聋子!

气氛因为我的这声笑而尴尬起来,公公暗地里拽了拽婆婆的袖子,示意她别说了。

何良仍是深情款款地看向我,「思思,咱们夫妻之间可不能这么记仇,免得伤了我们多年的感情。我那天从医院离开也是因为太伤心了。」

他一说话,倒是瞬间提醒我了。这么情绪外露,可是会让他们对我心怀警惕的。

「是的,何良,你知道我对你的爱有多深,我离不开你。不说这些了,前两天我妈打电话给我了。」我故意放慢了语调,看到何良一家立马变了脸的模样,我心里舒坦万分,现在就喜欢看你们一家紧张的模样。

「妈说什么了吗?我们的事他们知道了?」何良努力扯出笑脸,但仍无法掩饰他内心的紧张。

「她没说什么,就问我伤怎样了。我老家那边快拆迁了,他们找关系弄了个修建证明,最近正忙着空地上加盖房子,好到时候多赔一些,所以没时间来看我。」说到这里,我故意停顿了下,打量了圈他们的脸色。

公公婆婆瞬间坐直了身子,看向我的眼中还多了几分对金钱的慈爱。

「那我们的事呢?」何良始终执着于这个问题。我知道他是怕我爸妈知道了真相,会不分钱给他。

「我当然没说,不然我怕我妈高血压受不了。再说了,如果说了,他们肯定要让我们离婚。这么多年的感情了,我怎么舍得。」这话,我确实说得有些动情。

是啊,我怕我妈高血压受不了,可她已经受不了了!我舍不得这么多年的感情,才没在你打聋我时将你送进监狱,可你却给了我一桩又一桩的惊喜!

这么多年的感情,你怎么忍心这样对我?即便是到这一刻,你也只是惦记着你家的香火,惦记着怕我爸妈得知真相,从未问过我一句伤势如何了!

「是啊,老婆你真好。」何良兴奋地在我脸上印下一记吻,只是我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的深情让我作呕。

「讨厌,爸妈还在呢。」我假装羞涩地侧过脸去。

「看着你们小两口幸福,我们就高兴了。」婆婆满脸慈爱。

「不过孩子的事情,我跟我妈讲了。她也劝我留下孩子,那样拆迁时,还可以多分一份人头费。哦,对了,我妈说让我将乐乐带回去住些日子,好将她的户口上到我家去,多分一份人头费。」

「没问题,等下午接乐乐时,就给她请假,明天就去办理户口转移的证明。」婆婆当即拍板决定,何良与公公也是十分赞成。

这一切似乎顺利地过头了,我不禁有些怀疑他们是否真的就这么好骗,那我之前不是比他们更傻?

6

等我与女儿拿着证明坐上回家的公交车时,我的心才彻底放下,看来他们家是真的同意乐乐过户到我家去了。

只是他们这么迫不及待,是不是在背着我筹划什么。带着怀疑,我右耳带上耳机并打开了监控。

此刻,何良一家正开着家庭会议。

「儿子,现在把乐乐送走了,正好可以收拾下家里,让小琪来吃饭。」婆婆满眼兴奋。

「现在思思也没打孩子,家里还要拆迁,我真不知道在她们两之间怎么选。」何良看起来有些痛苦。

可他说的那些话却让我格外想笑,原来人早就计划着送走我们母女迎新人了。腹中这个孩子以及那份还未到手的拆迁款,才让他有了些许犹豫。

多年夫妻情,只当是被狗吃了吧。又或是,这些年来一直都是我眼瞎!

「你傻啊,等思思生下儿子,我们拿到拆迁款了就离婚。到时候就只留下咱家的宝贝孙子,让乐乐那个丫头片子跟着思思。反正看她那样也是舍不得孩子的。至于小琪,她家那么有钱,多养一个孩子又没什么。」婆婆精神奕奕地谋划着。

「这事都听你妈的,你妈是咱家最有头脑的,这些事听她的准没错。」

「对了,快还贷款了,你找思思要到钱没?加上那十万块,你这个月得还十五万啊。我跟你爸都老了,挣点钱不容易,不像你老丈人那样有家底。」

这一瞬间,我突然想到了那天吃完饭后,何良将我拉到一旁。

「思思,你接到电话了?」何良有些试探性,实际上他早就笃定我会接到电话。

我点了点头,假装着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看着他,实际上我也确实恨铁不成钢。这些年,他的嗜赌,让我将自己从前上班攒下的家底输个一干二净,能借的网贷也借了个遍,每个月都在东拼西凑地以贷养贷。

「思思,我是真没办法了,要不你再去找咱妈借点?」何良满脸堆笑。

「我住院时,你不是才找我妈要了五万吗?对了,我住院的钱还是找林雨借的,你先把五万给我,我还她。」

「思思,我们两之间非要计较这些钱吗?我本来想着拿那些钱去多赢些回来,就去给你交住院费,再买些营养品好好补补的,可谁知道那两天手气实在太差了。」

「可我爸妈也没钱了,为了拆迁多赔钱,他们把所有的存款都拿去加盖房子了。就上次的五万,还是找人借的。」

「要不,让咱爸妈再找人借些?」何良笑得十分谄媚,让我更是一阵阵反胃。将我拉进泥潭还不够,还想让我把我爸妈也拉进这深渊中。

「家里的亲戚朋友,最近也都在为了多得拆迁款的事,掏空家底来修房子,哪里还借得到。要不,找乐乐奶奶他们借点?等我家拆迁款下来了,还她们。」

「我哪里敢让我爸妈知道我欠了这些钱,那样非把我爸妈气病不可。」

由于他还惦记着我家的拆迁款,再加上刚把我送进医院这事,所以不敢对我再做什么出格的举动,这次谈话也就此不欢而散。

而现在看来,哪里是什么不敢让婆婆知道,而是人家一家峁着劲就想坑我的家的钱。

他们接下来的谈话,便全是何良软磨硬泡着想让婆婆拿钱帮他还贷款了。当然,婆婆自然也不肯松口。

反正只要我这边不松口,他们迟早会掏这个钱的。毕竟那伙高利贷的手段,可不像我这么仁慈。

回到家,我急忙让我爸带着我们母女去落实了乐乐的户籍问题。还好的是,女儿还小,户口本来就是随父母走,所以过程不算麻烦。

紧接着,就是去咨询了我爸托关系找来的律师,得知只要证实那些贷款我不曾使用过,就可以摆脱掉这些不属于我的贷款。

再有就是何良打聋我的事,属于故意伤害致人重伤,得判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这一消息,无疑是给了我一剂强心剂。平时生活我都有记账,再加上那些高利贷的借条都是他自己签下,又立刻用在赌桌上的。所以很轻松就能证明这些贷款与我无关,我不用去与他共同承担。

就在这时,手机突然响起。

7

看着坐在我面前的女孩,我以为自己不会难过,但还是心痛得无法呼吸。

她就是小琪,何良那位有钱的小女朋友。

「前些天,我闺蜜跟我说他出轨时,我还不相信。直到我找人跟踪他,看到你跟他们一家一起吃饭。到那时我才知道我以为我在抓小三,可其实我才是那个小三。」小琪苦笑着拭去泪水。

「你们之间的事,我也都知道了。放心,我找你也不是让你退出。我还调查到,他身边的女人可不少,他不止我们两个女人。这样的渣男,我可不会再要了。我只是想问问你,打算怎样报复这个渣男?」

小琪的直白让我有些措手不及,我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何良猜到我知道他出轨的事,特地让她来试探。

「他毕竟是孩子的爸爸,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我迟疑道。

「没想到你这么软弱,难怪能被他那样欺负。我可不是好欺负的,既然你不愿意联盟,那我就自己出手了。你手机上那是我的电话,如果想合作,请随时来电。」小琪微笑着,放下茶钱,起身离去。

看着她潇洒的背影,我突然很羡慕。我羡慕她能这么快看清何良的真面目,能这么当机立断,立马决定复仇。

不过,据小琪说何良还有其他女友,那肯定也会有不少床照。若是能搞到这些,更能为我离婚增加资本。

小琪与我见面的第二天就去了何家,带着一大包贵重礼物的她,再加上一张能说善道的嘴,哄得何良爸妈脸上笑得合不拢嘴。

当然这有一大部分原因是看着,小琪身后的家世而笑。

小琪更是跟何良爸妈说,自己爸妈听说何良后,很想跟他见面。何良一家自然是求之不得,巴不得尽快敲定两人的事,免得让这么一条大鱼就此溜走。

第二天,我从监控里看到了十分有趣的一幕。何良趁着他爸妈跳舞和打牌的空隙,蹑手蹑脚地溜去他们房间偷走了他们的存折。

他们那张存折,林雨那天安监控时看到过,不多,只有二十万。不过还是够何良应付这个月的高利贷,再加上做这次赌钱的赌资了。

我现在很期待看到,公公婆婆知道自己存折的钱被偷空时,脸上的表情。那一定会十分精彩,我甚至有些邪恶地想着会不会直接把她气出脑溢血。

现在准备工作做得差不多了,我也是时候上场撒网了。

8

将乐乐留在我爸妈家后,我独自回了何家。

看着他们一家,时常目光炯炯地盯着我的肚子,又对我不断嘘寒问暖时,我心中忍不住想笑。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他们这么会演戏,简直就是天生的演员。

因为怀孕,加家里要拆迁,不久后会暴富,他们也没让我上班。

于是,我便每天乐此不疲地做个孝顺媳妇。早上做好早饭后,送到婆婆跳广场舞那里让她吃。还不时做些小点心,小零食跟婆婆的广场舞舞伴们分享。

再每天打听好,哪家超市打折,哪里的衣服便宜,带着她们杀去购物。惹得那些婆婆大娘们直夸婆婆幸福,找了个好儿媳。这样一来一回地也成功打入了婆婆圈,她们有点什么聚会都会叫上我。

这样成功满足了婆婆的虚荣心,感觉脸上格外有面。

而每天中午我则做好饭,给公公送到牌桌上。在街坊邻居面前,完美地塑造了一个听话孝顺的好儿媳模样。

何良对我这样那是更没意见了,因为我忙着陪婆婆跳舞,给公公做饭,压根没时间管他。他就可以跟外面的女人风花雪月,可以肆无忌惮地赌了。再加上,我家里即将拆迁暴富,给了他足够的底气,借起钱来也是毫不手软。

等摸清这群大娘的性格,我便找了个贪财的大娘。

「我想让你帮我说句话,我给你一千块。」

「什么话这么值钱?」

「挺简单的」我笑着凑到她耳边说。

「就这么简单?」大娘有些狐疑。

「是啊,这不是我家那边快拆迁了吗?这样能多赔些拆迁款,可如果这话由我来说的话,又怕我婆婆多心。」我笑了笑,一副对婆婆的性格无可奈何的模样。

「是是是,你婆婆那人就是爱多心。你放心,这种助人为乐的好事,你大娘我一定替你办好。」大娘拍拍胸口,信誓旦旦地承诺。

「只是这钱。」转眼她又搓了搓手,干笑了两声。

「在这呢,这就给你。」我连忙把早就准备好的一千块递到大娘手里。

大娘急忙接过钱,连点了两遍,才笑着说,「钱我收下了,你这孩子也是客气,以后有事只管招呼。」

我笑着跟她寒暄了两句,直到目送着她离开。我才似笑非笑地勾起了嘴角,好戏终于开锣了。

直到这天,我收到了小琪的短信。

她说她要出手了,她假装跟何良说自己怀孕了,想结婚。

我原先还不能判定小琪是敌是友,便去从林雨那里打听了下。

据林雨妹妹说,小琪向来都是嫉恶如仇的性格,再加上家境很好,哪里受过这些委屈。这次何良让她不明不白地当了小三,还得知他是个海王,所以铁了心要报复回来。

得知这些,我才对她放下了戒心。对于我们的合作,小琪很是开心,更是拿出自己找私家侦探拍来的何良与别人的床照与我分享。

当晚,为了给何家一个好好商量的机会,我借口看乐乐,回了娘家,通过监控默默地看着他们一家商量。

「妈,怎么办?小琪怀孕了。」何良像只无头苍蝇般,在客厅走来走去。

显然小琪怀孕这事彻底打乱了他们的计划。

婆婆磕着瓜子,很是漫不经心,「慌什么?」

「小琪说想结婚了,可思思家的拆迁还没动工。而且思思肚子里的孩子才两个月,若是等她生下来才离,小琪肯定不同意。」

婆婆起身把瓜子放在茶几上,轻叹了口气,「这倒是个问题。你确定小琪怀孕了吗?」

「确定啊,很明显的两条杠。」

「思思肚子里的孩子毕竟是用过药的,不一定健康,反正迟早要离婚的。而且我看小琪那屁股,准是生男孩的料。

既然都是男孩,倒不如要个健康的。至于拆迁款,我听说可以让两夫妻离婚,各自再找个人假结婚,这样可以多分两份人头费。我们就可以借这个借口让思思跟你离婚。」

「思思不一定会同意打掉孩子的。」何良显然将婆婆的话听进去了,现在只纠结怎么解决我的孩子的问题。

「谁要她同意。等她回来了,我在卫生间多撒些水,在客厅和厨房多涂些油渍我就不信她不会踩滑。再在鸡汤里下些红花,双管齐下。」婆婆胸有成竹地笑了几声。

何良和公公更是眼前一亮,连声夸赞婆婆果然聪明。

监控这边的我却是听得不寒而栗,这个孩子明明是他家非要逼着我留下的。可现在只因有了更好的选择,便要这么残忍地杀了他,这对我们母子未免也太残忍了。

不过,显然婆婆已经将大娘的话给听进去了,否则不会想着用这招来让我们离婚。这样,我明天回去提离婚时倒是更顺理成章。

9

第二天,我一回何家,就看到何良一家热情洋溢地在家里等着我。

何良更是上前接过我的包,揽过我的肩,温柔地搂着我坐到了沙发上。

「老公怎么了?」我故意装作不知情地模样,笑着问他。

「没事,就是你坐车回来辛苦了吧。」何良满脸堆笑地替我捏着肩膀。

「你不会又欠债了吧?」我压低声音故做焦急地问他。

当然是又欠债了,小琪最近可是跟他说好奇赌场是什么样的,缠着他让她进去见识见识。而他的赌瘾向来都是非比寻常的大,再加上要在小琪这个富家千金面前展现自己,更是借下高额贷款,在赌场一掷千金,表现自己的阔气。

「怎么可能,我从上次后就知道悔过了,早就不赌了。」何良急得站起身来,连声保证。

我假意笑着拉他坐下,「好了,你这么大声也不怕爸妈听到不高兴。」

「思思,一路辛苦了吧?快喝点鸡汤,给我大孙子补补。」婆婆热情洋溢地端来鸡汤,还不断用勺子上下翻动。

若不是昨晚看了监控,我现在也许真就以为她们为了孩子好,才给我炖的鸡汤。

还好上次带乐乐回去时,我就去做了流产,否则现在这样遭受他家的毒手,指不定又被祸害成什么样。

「妈,鸡汤先不急,我得给你们商量个事。」我接过鸡汤顺手放在了茶几,又笑意盈盈地看向他们。

「这次回去,听说了个新政策。我跟老公可以离婚,然后各自找个人假结婚,这样还可以多分一份人头钱呢。只是不知道你们同意不。」

这话一出,何良一家下意识地相互对视了一眼,脸上都按捺不住的喜色。看来他们也没想到,我会先提出这个政策,还想着怎么劝我同意。

「我的户口没在你家那边也可以?」何良还是留了个心眼。

「可以的,只要结婚,两边就都会有我们的户籍档案。我去查过了,在医保上我们名字后面都是跟了两边的地址的。」

这当然是不可以的,是会有户籍档案,可是不迁户口过去,怎么可能得拆迁款。不过这点他家没有经历,怎么可能了解。

「那就好,那下午赶快去办离婚。这事可不能拖,万一政策变了呢。」婆婆见离婚这事,进行的这么顺利,当然是乐见其成地催促我们赶快去办了,免得夜长梦多。

在公公婆婆的催促下,我跟何良开心地踏上了离婚的路途。

进了民政局,一听我们是来离婚的,便直接拿出离婚协议让我们写。

等写到共同债务分配的那一项时,我有些为难地抬头看向何良。

「老公,共同债务怎么写啊?要是写有债务的话,我爸妈看到肯定会生气,不愿意给我拆迁款了,更别提登记时写上你们的名字。」

「没事,就写没有。」何良大笔一挥很是爽快地写下没有。

「真的写没有吗?」我再继续问了遍,嘴角笑容渐深。

「当然。」何良异常爽快大方。

那时,离婚后,即便没有我这份拆迁款。凭借着他的户籍在我家,还可以带领他一家单独得个几百万的拆迁款。再加上迎娶个身家过亿的富家千金,哪里还会瞧的上这区区几十万的贷款。

再三确定后,我十分愉快地签下了离婚协议。孩子归我,没有共同财产,没有共同债务。看着盖着红章的离婚证和离婚协议,我发自内心的笑了。

可笑着笑着还是哭了,我七年的青春啊,七年的感情就这样彻底埋葬了。


上一篇:【金蝉脱壳】第1节:家暴《妻子的复仇》
下一篇:【金蝉脱壳】第3节:还债《妻子的复仇》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