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蝉脱壳】第1节:家暴《妻子的复仇》

1984网 126 2020-12-09 20:09:26

1

「媳妇,能再帮我借点钱吗?我的网贷信用额度太低借不出了。前天晚上跟朋友打牌,输了一万。」

何良嬉笑着凑到我面前。

「我哪里还有钱,我连花呗都全部套现给你了。这个月还网贷的钱我都不知道从哪里来!」

我猛地坐起身子,看向何良,心中一片悲凉。

我跟何良是自由恋爱的,自从家里知道我们在一起的消息后,便一百个不同意。可我依旧猪油蒙了心般,峁着一股劲嫁给了良。

结果嫁给了爱情,同样也嫁给了火坑!

自从生完女儿后,他便彻底暴露了真面目,赌博酗酒,欠了一屁股外债。如果不是因为他一不会家暴,二不会出轨,我也不会看在女儿的面上跟他继续过下去。

「我一定努力挣钱帮你搞定这个月的贷款,媳妇你就帮帮我吧。咱妈那边不是快搬迁了吗,现在先借来,以后搬迁了用你的那份还。」

何良继续嬉笑着,顺手倒了杯开水,吹凉了递到我手上。

我刚要接水的手,闻声微微一顿,不禁冷笑了两声。

感情在这里等我呢,把我的经济折腾成这样还不够,还惦记着我家里的钱。别说我家里还有个弟弟在上大学,需要用钱。

就算没有,就凭我当初拼着父母不认我的压力嫁给他,我就没脸回家要钱,更没脸让爸妈知道我现在的生活。

「孩子奶奶收入也不错,你怎么不去找她?」

「你这人怎么做媳妇的?就知道惦记我爸妈那点钱,我爸妈养大我不容易。」

何良像是被踩了痛脚般,猛地站起来厉声呵斥。

「你不也是就惦记着我爸妈的钱?」

我忍不住冷笑不止,心中早已不知寒冷到什么程度了。

「啪!」

突如其来的一巴掌,让我瞬间眩晕了下,再扭头看向他时,却是一片寂静。

我有些漠然地看着他举着手,恶狠狠的脸上那张血盆大口一张一合地说着什么,可我的四周却是死一般的寂静。

我想我这是被打聋了吧,这是家暴得报警。

我极尽理智地掏出手机,拨出了当地派出所的电话。

「你好,我要报警。我在凤凰小区 3 栋二单元 502,我被人打聋了。麻烦您尽快过来。」

我很是冷静地快速说完后,挂断了电话,毕竟电话那边无论说了什么我也是听不见的。

而何良也在我拨通电话的那一刻,慌了,急忙上前抢电话。

还好,我还是报警成功了。

我的公公婆婆也在警察和医生到来时,终于听见了动静,走到了客厅。

我颇为好奇,他们刚才是否真的一点也听不到声音。

也不知他们在交谈着什么,总之一切声音都与我无缘。

我只能独自坐在沙发上抱着女儿,看着他们一家与警察套近乎,交谈。

过了许久,我听力也逐步恢复了些,初步判断应该只有一只耳朵失聪。

直至警察走到我面前,拿出手机敲击键盘与我交流。

「你们这属于家庭矛盾,但对你造成了极大影响,你要立案拘留你丈夫吗?」

「要,不过现在得让他带我去治疗,先留个案底吧。」

我依依不舍地摸了摸女儿的脸,如果不是女儿在这,怕吓着她,我真想就这样将何良送进监狱。

2

看着医院的诊断书时,我不知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

左耳耳膜炸裂,需要手术。而在术前的抽血检查却发现 HCG 指数显增高。

我怀孕了!

修复耳膜手术迫在眉睫,但药物对胎儿损伤很大,若想恢复听力必须舍弃孩子。

「手术吧,孩子我会去做流产的。」我看向医生,心中一片平静,手里不断摸索着手机屏幕。突然很想给妈妈打电话说说话,可是我不能,我怕把她的高血压气发了。

「不行,好不容易怀孕了。」急诊室外的婆婆一个箭步冲进来,扯着嗓子喊道「都说头胎女生男像的话,二胎肯定是儿子,咱家可不能断了香火。」

何良沉默地坐在我身边,没说话,看得出来他心里很是后悔。我的心也有些松动,虽说他平日很混账,但终归也是我曾经那么爱的人。

「如果等孩子生了再手术行吗?」何良突然抬头看向医生。

「手术越快越好,就目前立刻手术也不能保证能够恢复,更别提拖八九个月。」

何良抿了抿嘴唇,满眼央求地看向我,那湿漉漉的眼神就好似摇尾乞怜的小狗一般。多年来每每他露出那表情,我便会心软。

「你造成的伤害怎么还好意思让我放弃治疗。」我在他看向我的那一刻,心又冷了几分。

「闺女,小两口之间的打闹怎么能算是伤害呢。」婆婆满脸笑意,和蔼可亲地让我作呕。

「思思,我们之间非要这么计较吗?我道歉,求你不要杀了我们的孩子。」在婆婆用手肘撞了何良几下后,他上前抱着我说道,眼中满是祈求。

可我偏偏很想笑,原来是我太计较了,耳朵被打聋了,提上一句就是我计较。既然如此,我就计较一下吧。

「医生给我办住院吧,我要手术,我不要当聋子。」我抬头看向医生,毅然决然地说道。只是当手摸向肚子时,心忍不住抽痛了一下。

宝宝,对不起,妈妈自私了。有这样无耻的爸爸和奶奶,妈妈真不想将你带来世上,不想你跟姐姐一样遭罪。

「大夫你要是办理了就是杀人。」婆婆很是激动地按住了医生开单子的手。

「要不你们商量好了再来?」医生略微迟疑。

「不用,直接办理。」

「思思,你真要这么绝情?」何良那痛心疾首地让我很想笑,好像错都在我身上似的。

「别忘了,是你们造成的这个局面。我现在已经立案了,若是强逼着我不做手术,我马上报警把何良抓进去蹲监狱。」

「你报吧,你去报啊!我家怎么这么倒霉娶了你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对自己老公都这么绝情。」

「你跟我之间真要这么计较?」何良微眯着眼,之前深情的伪装都已撕去。

「医生开单子吧。」我已经不想再跟他们多说了,没有立刻将他送进监狱已经是我看在女儿面上最大的仁慈了。

「你非要当杀人凶手就当吧,反正我们家没钱来拿给你作孽。」婆婆见我态度坚决,一把拽起何良就往外走。

我甚至还有些希冀地看向何良,希望他能挣脱婆婆的手,说一句留下来照顾我。可他没有,他只是顺从地跟着婆婆走了,甚至还带着对我满眼的失望,好似错的是我。

何良一家走了,我的身上只有一百多块,根本不够交住院费。而我爸妈那边,我实在没脸再去要钱。思来想去,我拨通了好友林雨的电话。

很快,她赶来了医院,替我交了住院费,将我送进了手术室。不知为何,我总感觉她有些欲言又止,我想她大概是想劝我离婚吧。

3

我万万没想到,等我手术结束睁开眼看到的人竟然是我爸妈。

刹那间,心头的委屈好似被触碰到闸门一般,眼泪瞬间夺眶而出。何良打我时,我没哭,他们一家将我一人丢在医院时,我没哭,可偏偏在看到爸妈时,我忍不住了。

我知道,有他们在,我终于可以卸下坚强的外衣了。

妈妈也是噙着泪水,替我擦着眼泪,轻声哄着「妈妈来了,不要哭了,刚手术完,对身体不好。」

爸爸和我弟坐在一旁红着眼眶,攥紧了拳头。看着我弟那快要杀人的目光,我反倒觉得心安了。

最终没敌过麻药带来的反应睡了过去,就这样昏昏沉沉地睡了两日,才有些精神,跟人交流。而这两日,何良一家从未出现过。

我原以为这已经是何良做得最渣的行为了,但万万没想到,他竟无耻到个地步。

竟然主动给我爸妈打电话说,我不小心摔倒磕破了耳膜,急需手术,但他家里实在拿不出钱,从我爸妈手里借去了五万块。

若不是我爸妈实在放心不下,赶来了医院,正好遇上林雨,恐怕一直都不知道真相。

不知道他们打来了钱,而他们的女儿仍然因为没钱,要借钱住院。

那个口口声声说会照顾好我的人,却不知去向。

就在这时,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我在接听的同时按下了免提键,因为我目前还不太能听到原声。

「是魏思思吗?」

「是的,请问你是?」

「你老公何良上个月在我这里借了十万块,现在到期了还没人还。我限你一周内把钱给我,否则别怪我上门。」

这话宛若晴天霹雳般炸响在我们耳边,爸妈以及我弟都愣在了原地。他们只知道何良不上进,但不知道他嗜赌如命。

「谁欠地找谁去,关我们屁事。」林雨一把夺过手机,怒声吼着。

突然暴走的林雨瞬间将我们即将喷发的怒火给遏制在了原地,纷纷错愕不已地看向林雨。

「思思有句话我憋了好几天了,何良真不是东西。」林雨放下手机,气呼呼地坐到床边。

我以为我已经彻底揭穿何良的真面目了,可林雨接下来说出的真相,依然让我再次刷新了对何良的认知。

4

看着林雨手机里何良的照片,我突然感觉自己这些年似乎从未真正认识过他。

我以为他只是单纯的不上进,爱打点牌。所以即便是经济的重担都压在我肩上,我也看在孩子的面上,以及多年的感情,忍下了。

可这几天,对他的认知却是完全颠覆了我多年来的印象。

他竟然出轨了,林雨的手机里,他与女孩激情拥吻,一起拍着嘟嘴卖萌,甚至还有两人躺在宾馆床上半露着胸部的自拍照。

林雨说,这女孩是她妹妹的闺蜜。她那天看自己妹妹刷朋友圈时,看到女孩发的秀恩爱的图,两人在一起有两个月了,女孩完全不知道何良结婚了。

我竟不知何良出轨还出的这么明目张胆,还可以公开秀恩爱,这是当我已经死了吗?

在这一刻,我感觉自己彻底从这个世界分离出来了,心痛到无法呼吸。很想就此从楼上一跃而下,用鲜血来洗洗我的眼睛,我想我不是耳聋,而是眼瞎。

直到我爸扯着嗓子让我弟拿降压药,才将我从自己的世界拉了回来。再一摸脸,早已是一片冰凉。

看着躺在我爸怀里,扶着额大口喘气的母亲,泪水再次夺眶而出。都怪我不孝,瞎了眼找了这么个人渣,才害得父母也跟着自己遭罪。

「我这就去杀了他。」我弟攥着拳头,猩红着眼就要冲出病房。

我急忙让林雨拦下了他,没动手前还是我们占理,动手后,就成了过错方。

「离婚,出院后立马去办离婚。」我爸涨红着脸,怒声直道。

突然间,他们的声音好像又一次从我的世界中隔离了。离婚?就这样离了,不是太便宜他了吗?我要让他身败名裂,后悔自己做的一切。

何良你也太绝了,赌博欠了一屁股的债不说,在把我打聋后,将我丢在医院一走了之,居然能面不改色地去我家里骗钱。

最可怕的是,口口声声用夫妻情分来压我的人,竟然根本就把这段感情当做狗屁。我真不敢想象,他除了这个女孩以外,是不是还哄骗了其他女孩当老婆。

「我不离,我要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我抬头看向爸妈,目光炯炯,异常地坚定。

我爸想说些什么,却被我妈拽了拽胳膊。

「你打小就是个有主意的,当初不让你嫁,你也是偏不听。既然当初没拦住你,现在也没打算再拦你了。你高兴就好,横竖也不会有比现在更坏的结果了。」我妈轻叹了口气。

这一番话,让我的情绪又一次没控制住,看着爸妈头上花白的头发。我攥紧了拳头,这些年因为我的不懂事执意要跟何良在一起,已经让他们操碎了心,现在更是险些将我妈气晕过去,而这一笔笔的账,我都要慢慢讨回来。


上一篇:【秘密】第3节:应得的报应《妻子的复仇》
下一篇:【金蝉脱壳】第2节:讨债《妻子的复仇》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