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君入瓮】第3节:完美脱身《妻子的复仇》

1984网 130 2020-12-09 19:49:22

06

这一次闹离婚,我没跟我妈说。

没什么好说的,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做主。

神清气爽地玩了几天,我租好了房,去家里取东西,收拾了一会儿,听到门铃响,以为是我叫来的货拉拉司机,也没看猫眼,我随意打开了门,就感觉腰间被扎了一下,有人勒住我脖子推我进去。

我惊得嗓子都哑了,半晌才发出声音,「大哥,您有什么要求?我一定照办。能不能拜托您把刀松开点儿?」

那人根本不理,直把我推到沙发上推个仰倒,直面他的真容。我哀叹一声,心灰意冷,完了,都让我看见他的样子了,看来今天我是不可能活着了,可惜我的自由生活还没开始呢。

这是一个满面络腮胡的大个子,手上戴着小叶紫檀的手串,穿着细麻衬衫,一副文化人的打扮,可惜看上去粗鲁脑袋不太灵光,从面上就泄了底。

他一把把我按住,开始气急败坏的样子脱我的衣服,我挣扎着,苦苦哀求他。

他冷笑一声,「少啰嗦,刘蒙绿了老子,老子今天要以牙还牙。」

他妈的,这还是刘蒙惹出来的祸事。

我哭了,「大哥,别呀,刘蒙绿了你,你女朋友不也绿了我吗?再说我马上都要跟刘蒙离婚了,今天是来收拾东西的,冤有头债有主,您直接找他行不行?或者找他的现任也行啊?您男子汉大丈夫,高抬贵手啊。」

大胡子还是很讲道理的,他一听在理,就放弃了折腾我。但正要走,他忽然看见我没来得及关上的笔记本屏幕,「这是什么?」

我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的脸色,吞吞吐吐道,「这,这是我打算离婚,取证来着……」

大胡子冷笑道,「你的心机很深啊。」

我心机当然深了,床头柜那屁用没有的套套还是我精心准备的呢,要不事情怎么会发展到我不得不让位的地步?

还有,这要离婚了,放摄像头偷摸取证是当然的了,有备无患嘛。

比如说,万一对方不想离婚呢?虽然没孩子没共同财产,万一还是要打官司扯皮呢?

还有我妈,她要还是死活不同意我离婚呢?到时候我把这视频往她眼前一放,视频的冲击力可比我一万句语言解释都强多了,我不就能顺利脱身了。

最后,绵绵要是再想毁我名声,我把视频一放,这谁能相信啊?我拿住了她的把柄,以后她就不能再针对我了。

这都是常规操作,根本算不得心机深。

当然,这话跟盛怒中的大胡子是没法细细解释的。

我陪笑着要关视频,他却挡住了我,似是从视频的语音中捕捉到了什么关键词,脸色十分难看地继续观赏。

屏幕上是刘蒙和绵绵二人,嗨,这刘蒙连开房的钱都舍不得掏,绵绵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也愿意?

或者是因为,她觉得在我的床上睡我的老公会更开心吧。

啧,对我的敌意让她忽略了很多东西啊。

从视频的状态看是贤者时间,尽兴完了在聊天,只是这聊的天听起来有些扎心。

绵绵正在发语音,不知道是在敷衍哪个男的。

刘蒙表情颇为自得,显然对「这么受欢迎的女人正在自己身下」这事十分受用,他笑着问,「是哪个傻 X?」

说着还上手摸了绵绵一把,绵绵声音都变了调,于是瞪了他一眼,「我有事呢,正经点。」

刘蒙凑过去看了一眼绵绵的手机,「嚯,这备注有意思啊,备胎 8 号钱子星,这是什么正经事?」

绵绵懒洋洋道,「哪像你啊大少爷,工作随便做做就好了。这是我客户,得罪不得,只能敷衍一二咯。」

啪,笔记本被打飞,我心疼不已,再回头一看大胡子,他已经气得发抖。

我也不敢说什么,只盼着这瘟神早点走。

眼看这位大胡子刚要迈开步子,咔擦一声门响,大门打开,刘蒙和绵绵手牵着手,有说有笑地走了进来。

牛,我还没正式搬走呢,她已经堂而皇之地住了进来。

这时,我听到一声大喊,大胡子红着眼,从我身边龙卷风一样地卷了过去,「你这个臭婊子,你敢玩我?我今天要捅死你。」

尖叫声响起,一片混乱中,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刘蒙倒在了一片血泊中,绵绵则尖叫着从门口楼梯摔了下去,更嚇人的是,脸被削掉了半块。

07

医院熙熙攘攘,我捧着一把黄玫瑰脚步轻快地抵达要探视的病房。

据说黄玫瑰代表友谊,真是很不错的寓意。

可惜病房里没有花瓶,我遗憾地把花摆在床头柜上,却受到了激烈的驱赶。

病床上包扎得看不出样子的人骤然大骂,「你滚!」

我笑了,「绵绵,我以前不是你最好的朋友吗?」

看着她抗拒的样子,我挑了挑眉,「你终于不装了?」

看她不回话,我自顾自地说,「行了,你以为我来是陪跟你玩宫心计?我今天来是有正事跟你讲。我受你的备胎 8 号大胡子的家属委托,看你要不要签个谅解协议?」

绵绵震惊地张大眼睛,「你疯了?你居然代表他?你不记得他是怎么对你的吗?他差点把你……」

「小孩子才讲对错,成年人只看利益。我也签了谅解协议,签个字能换来那么多钱有什么不好?」我耸耸肩。

「你的脸现在得整容了吧?医疗费谁掏?医保可不报销整容费。

刘蒙死了,你孩子也没了,刘蒙他爸妈现在恨死你,不可能给你掏这笔钱。

你妈是真的心疼你,但是她年纪大了,无论找哪个老头都搞不到这笔钱了。

你自己这些年吃喝玩乐开销大,也存不下钱吧?

你脸不行,手段再高有什么用,以前那些围着你转的男人们,恐怕拔腿就走了。找他们弄钱?那不可能。」

我轻笑出声,「嫌我说得难听?没有钱,你真的打算当丑八怪过一辈子?再不快点签,你的脸过了最佳手术期,可就一点都修补不回来了哟。」

绵绵抖着手签了。我就知道她肯定会签,她一向是最现实的。

我在微信上报了这个好消息,对方谢了我,并马上转了一笔不错的数目给我,备注写着辛苦费。我满意地笑了,这大胡子的家里人还真是爽快的有钱人。

这位胡子大哥脾气暴烈,年少的时候因为手重搞死了人进去过,但他家里人是真的爱他,出狱后好吃好喝给钱供着他。出事那天的装扮就能看出来,一身都是家里人精心打理过的。

大胡子一家都是倒腾古董红木家具之类的文化生意人,是真有钱。绵绵估计一开始是把他当凯子吊着,后来被他的脾气和过去吓着了,又放弃了他找的刘蒙。

单从绵绵对金钱的看重上说,绵绵找错了,刘蒙家可就只剩了个空壳子。

不过也幸亏她心大,要钱又要人,要不也不会我给个套子她就钻啊,我可算是成功解套了。

还没走出医院大楼,从病房里冲出一个大妈打我,还边打边哭着喊,「没良心,你怎么这么没良心?」

我挡住她的拳头,仔细一看,是刘蒙他妈。

哦,对了,因为独子身亡打击太大,婆婆已经崩溃住院了。

估计她是看到我经过,挣扎着从病床上爬下来追我。

我不禁问,「我怎么没良心了?」

她用手愤恨地指着我,「一日夫妻百日恩,你可是他老婆,居然签了谅解协议!」

出事当天,大胡子就进去了。

大胡子的家属马上找到了我,对我再三道歉,并表示愿意赔偿我的精神损失,只要能签署谅解协议,方便法官在对他量刑的时候,斟酌考虑他的刑事责任。

在谈了几轮之后,我愉快地签了。

我不解地说,「对呀,就是因为我是他老婆,要不我哪里来的资格签?」看着她快气变形的脸,「再说这场祸事不是他自己惹出来的吗?」

我摇了摇头,「我当初说要离婚,你不肯。现在刘蒙他死了,我才发现,天哪,除了刷我的信用卡,他玩游戏欠了十几万网贷要还,你们又不肯掏钱。再一查,那套婚房写的是公公的名字,刘蒙是一点儿遗产都没有,那我怎么办?只能签协议拿点钱咯。」

人死债消这种事是没有的,要不签,我还得花几年打官司证明这些网贷我不知情,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与这些债务做分割,后续麻烦一大堆。

我慢慢把她的手指折回去,「做人呢,不要算得太精了,老太婆。」

到头来,吃亏上当的还不是她自己?

其实,她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她的枕边人。

公公觉得她养废了儿子,更疑心她的基因不行,前几天公公接受了我的建议,冷冻了精子,找了代孕打算开小号重练,可怜婆婆还不知道呢,等孩子生出来,就有乐子看了。

08

出了医院,我出城来到安陵山。

蓝天白云,山风柔和,是个适合扫墓的日子。

做为夫妻,我好歹也尽最后一点心意。这次看过他,以后应该不会再来了。

烧着纸,我缓缓倾诉,「刘蒙,你现在知道了吧?绵绵是我设计跟你认识的,她对你的兴趣都是我引诱出来的,因为我实在太想离婚了。不过,事情搞成今天这样,你到了地下也不要怪我,这都是你自找的。」

「我开始只想跟你离婚,才设计绵绵勾引你,我真没想让你死,谁知道会出大胡子这档子意外?不过,我没什么可内疚的,因为你死之后,翻出来的事情实在是恶心到我了。原来你不仅玩儿游戏,还在游戏里诱骗一个又一个未成年的萝莉给你发各种情色照片,最后还越玩越大,欠了网贷。

你真恶心!原来你撩骚的那些对象,瑶瑶、么么茶什么的,都是未成年。

我这个老婆是摆在面上看的吧?至于绵绵,送上门的甜点,不吃白不吃,没想到被她缠上吧?赌近盗,奸近杀,没想到会因此丧命吧?你也死得不冤。

这辈子我们缘分总算近了,下辈子,我们不要再遇见了。你啊,下辈子好好做人吧。」

山风凛冽起来,我回头望了最后一眼,走了。

回程路上,我由衷感叹,嫁错人真是可怕,还好我摆脱了他。

至于绵绵,我的旧日阴影,我这一生,只想躲着她走,我从来没想过,会压倒我的绿茶闺蜜。但这最后一次,确实是我赢了。

阳光普照,前面再无阻挡,我终于重回人间。

(完)


上一篇:【请君入瓮】第2节:诱敌深入《妻子的复仇》
下一篇:【秘密】第1节:秘密《妻子的复仇》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