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君入瓮】第2节:诱敌深入《妻子的复仇》

1984网 110 2020-12-09 19:48:41

04

这回我打算抢先出击。

回家后,我十分乖巧地做饭,伺候婆婆和老公,得到了婆婆冷哼的肯定。

然后一个周末,我拉着刘蒙,熟门熟路来到绵绵家旁边的超市。

刘蒙是个懒人,十分不满,「买个菜到楼下的菜场不行吗?干嘛要绕到这儿?」

我笑着解释,「新开的盒马鲜生大家都说不错啊,来打个卡呗,再说这才绕多少点路?」

我假装对超市里开的手机周边店有兴趣,拉着刘蒙问东问西,犹豫不决地挑着手机壳,果然等到了固定时间来开快递柜的绵绵。

我做惊讶状,「绵绵?」

那一瞬间,我肯定是影帝附身了,惊嚇、恐慌、想藏起老公的欲盖弥彰……种种情绪一秒呈现。

绵绵看见我,笑了。

从她掩饰不住愉悦的眼神我可以看出,她爽了。

她走过来寒暄,我抢先说,「老公,这是我同学绵绵,我们好久没见了。赶巧前几天和同事外出办事的时候碰到了,就是那天大家手上都有工作,没聊尽兴。我还说再约呢,没想到今天又见着了,你说巧不巧?」

绵绵愕然,十分意外。

我得意地对她挑挑眉,暗示她,这几年社会我也不是白混的。

她倒激起了斗志似的,落落大方地挽了挽头发,笑道,「是啊,那天太仓促了。今天周末,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我老公刘蒙眼中闪过惊艳,他是个典型的宅男,也是个声控,开麦撩骚就是为了听妹子甜甜的萝莉音撒娇。

而绵绵的声音,在有意图的男人面前,鼻音加重,尾音微微压低,嗲到甜度爆表。

在餐厅点完餐,我环顾四周,惊呼,「哇,这里是不是上回朋友圈,你和我们公司小鲜肉吃饭的餐厅?」

刘蒙吃了一惊,我解释,「就是我们组的景鸿,他们约了几次会呢!」

绵绵睁大了眼睛,十分清纯懵懂的样子,「不是约会呀,就是他有点事找我帮忙,吃了两顿饭而已。」

我挤了挤眼睛,故作玩笑,「嗨,没事,约就约呗,我又不会抢你的。」

绵绵抽了抽嘴角,不再解释。

我看着她的脸色,十分开心,「哦,对了,景鸿他工作上有点小不顺,不过他年轻气盛,昨天刚刚辞职了,他可能还没敢告诉你,你一定多安慰他啊。」

是的,排除了感情因素的干扰,我这种老油条,对付一个职场新人还不是绰绰有余?

第一回合胜。而且有了这个先入为主的印象,以后在刘蒙这儿,绵绵想拿景鸿对付我就比较难办了。

我又问绵绵,「上次你说要约起大家开同学会,什么时候开啊?」

绵绵很谨慎,「不知道耶,还得问问老班。」

我开着玩笑,「男同学们都是冲你去的,你哪天方便就哪天开呗。同学会,拆散一对是一对。我们女同学都有点不敢去呢。」

绵绵眼眶盈满泪水,用气声说道,「你……」

刘蒙一脸无视,显然开动了婆媳吵架时的神游大法,他是一个怕麻烦的人,对任何女人间的争吵都视而不见。

绵绵见状收了泪水,狠狠瞪我一眼,我见好就收,开心地张罗着吃饭。

吃饭时,我不断地表现出洋洋得意的样子秀老公,像得到糖果的孩子忍不住炫耀,把刘蒙描绘成了优质的富二代,在婚姻市场堪称完美的对象。

尔后又似是回忆起绵绵的手段,极力抹黑老公,前后十分矛盾,举止堪称拙劣。

听我说话时,绵绵笑而不语,只是愈发闪亮的眼睛显示出了她对刘蒙的兴趣。

其实绵绵这个人啊,受不得激,刚才我的挑衅,应该是越发激发出了她的凶性和掠食欲。

刘蒙倒还好,只是表现出了一个雄性生物对美女的正常欣赏。

就这样,吃了顿饭,绵绵和刘蒙熟悉起来。

慢慢地,有些事情开始发酵,她又开始进入我的生活。

05

几个月后的一天,我挽着婆婆的手回家,婆婆一路上照常训斥我,我忍耐地听着。

婆婆先开的门,她把门打开,又猛地慌乱地关上门,「哎呀,我想起有个东西,你替我下去一趟,把车里的东西拿上来。」

我狐疑地看着她,「今天没开车啊。」

再说,从他家工厂破产起,婆婆的车被拿去变卖,她应该有几年都没开过了吧。

她一脸懊悔,显然在懊悔随口瞎编的话没过脑子,但随后又撑起气势瞪我,「我让你下去就下去,多什么嘴?你去给我买点血糖试纸,快点,我一会儿要用。」

我轻巧地绕过她,笑着飞速开了门,「妈,别急,试纸我买了一大包呢,正要给您……」

我话没说完,因为门开了,露出两个搂在一起的人影——我老公刘蒙,和不应该在这里的绵绵。

嗨,不怪婆婆急着关门,这场景是有点儿尴尬。

条件反射地,我拿起手机咔擦咔擦拍了好几张照片,又开始录视频,却被婆婆打掉手机,她十分气急败坏,「你干嘛呢?」

这话说得,怎么这么别扭呢?

我慢吞吞捡起手机,把刚刚拍的内容一键发送到家族群,「这话应该我先问他们才对吧?」

婆婆收到群里消息,气得大叫,「佳佳,你干嘛?是要毁了这个家吗?」

啧,说话的腔调,这股子陈年绿茶味……

好老套,这种琼瑶式的陈词滥调都快发霉了吧。

我摇了摇头,沉下脸,冷笑着问,「这位,说是要跟我一生一世的老公;这位,说是跟我关系最好的闺蜜,请问,你们俩在干嘛?有什么打算?」

刘蒙左右为难,最后丢下绵绵,走过来拉着我,慌乱地哀求,「佳佳,你听我解释,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们刚刚只是在商量事情……」

刘蒙这个表现,我还是真没想到,好像他还真对我有点感情似的,但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只是不喜欢生活出现麻烦。

但不管怎么样,他够没担当的,我同情地看了一眼绵绵。

绵绵眼中闪出不可置信的神色,随即痛哭,「佳佳,对不起,我也是没办法呀。」

她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我有了蒙哥的孩子……」

呵呵,绵绵是抢男人的功力退步了吗?逼宫这种事居然自己上。

刘蒙想制止没制止住,一脸不知道如何是好的绝望。

倒是我婆婆,竟然大喜过望地笑开了花,「哎哟,可别哭了,快擦擦眼泪。这胎还不稳吧?仔细着点,可别影响肚子里的孩子。」

刘蒙这个妈宝,商量不了事,我问他妈,「现在怎么办?」我指着绵绵的肚子,「这总该有个交代吧?」

绵绵一脸复杂。她万万没想到,为她出头的竟然是我,。

刘蒙他妈说,「当然生下来啊。」她还瞪我,「谁叫你不能生,要不然也不至于出这档子事!」

嚯,真会颠倒是非黑白。她继续讲,「她怀孕了这段时间不方便,你就好好伺候刘蒙,说不定会接着福气,再生一个。」

我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把我当什么了?

跟这种人扯不拎清,我转向刘蒙道,「离婚吧,明天去办手续。我没别的要求,把你玩游戏刷我的信用卡还了就行。」

这点小钱我其实无所谓,主要是讲出来恶心一把绵绵,让她看清楚,她付出这么大代价抢过来的是什么货色?也恶心一把他妈,让她看清楚她没资格对我指手画脚。

没想到他妈跳起来,「什么钱?你做梦呢,没有!」

我气笑了,「大妈,出了这种事,我好好一个小姑娘,未婚变成离异,我没找你们要损失费就好了,居然还不还钱?你穷疯了吧?还要不要脸?」

他妈从来没听我这么跟她说过话,一时间惊呆了,半晌才勃然大怒,「你才穷疯了,你才不要脸,怎么说话呢你?」

我懒得跟这种专业扯皮赖账的说话,跟刘蒙吩咐了一句,「等我先找好地儿,过几天过来搬东西。」

然后从房间里拿出一只箱子,潇洒走人。

上一篇:【请君入瓮】第1节:绿茶闺蜜《妻子的复仇》
下一篇:【请君入瓮】第3节:完美脱身《妻子的复仇》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