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君入瓮】第1节:绿茶闺蜜《妻子的复仇》

1984网 195 2020-12-09 19:47:58

01

奶茶店里,景鸿神色认真地看着我,「佳佳,我知道你的婚姻并不幸福,我才是能给你幸福的男人。」

我正要开口说什么,忽然听到有人招呼,「佳佳。」

我吃了一惊,回头望去,出乎意料,隔壁桌子的人是她,我从小到大的对手,绵绵。

绵绵笑吟吟地看着我,又打量景鸿,「这是你老公吗?」

我顺着她意味深长的目光看到紧挨着的我们,一惊,条件反射地隔开了与景鸿的距离。

天哪,我一时间心跳如鼓后悔不迭,刚刚进门的时候我居然没仔细打量,要是看到她,我绝对不会进来。哪怕我的婚姻已是一团糟得不能再糟的鸡肋,我也不愿意节外生枝。

但景鸿慌忙摆手,「不,我是她同事。」

他有些发急,「我们刚刚闹着玩呢,你误会了。」

这借口拙劣得可笑。

虽然我不愿意这段关系曝光,但是他这态度……?

也跟我刚才的猜测太大相径庭了,我心里一沉,回看他一眼,他垂下眼皮,躲开了我探寻的目光。

一时之间气氛有些不自在,我尴尬地清了清嗓子,假装若无其事,「绵绵,好久不见。你来喝奶茶?」

绵绵一撩湿漉漉的长发,展露出美好的身材,接着叹气,「唉,真倒霉,遇到大雨,只能躲到这儿了。」

薰衣草紫的裙子也湿漉漉地有些透,紧贴着她的雪白肌肤,十分诱人。她又忍不住瑟瑟发抖地抱紧双臂,身材曲线愈发显得玲珑,「啊,好冷,店里空调温度实在太低了。」

景鸿眼中闪过光,热情招呼,「来,坐我们这,离空调远,温度高些,你们正好聊聊。」

绵绵犹豫着,「方便吗?」

景鸿笑得分外磊落,「有什么不方便?我们也是来避雨的,没其他人。」

绵绵一脸无辜地看了我一眼,我忍不住暗骂「贱人」,勉强笑笑,转过了头懒得理她。

景鸿把椅子拉开,又殷勤地帮她把奶茶拿过来放好,绵绵开开心心地坐下,一脸惊呼,「果然哎,这边温度高好多,真舒服,谢谢你。」

景鸿笑,又拍拍我,「这位是?」

我不情不愿地为他俩介绍,「这是景鸿,我同事;这是绵绵,我以前的同学。」

绵绵俏皮地眨了一下眼睛,「不止喔,我们以前可是最好的朋友呢。」又笑吟吟地看我,「佳佳你说是吧?」

这话让人怎么接?跳起来说不是?显然不合适,我只得勉强点点头。

这种伎俩她不是第一次玩了,呵呵,这个绿茶!我就从来没喜欢过她。

下午的约会骤然泡汤。

过得一会儿,景鸿已经斜着身子,越过我和她攀谈起来,我倒成了多余人。

我索然无味地望着天空出神,呵呵,下雨天真是最不适合约会的天气。

我也没心思,在滴滴上叫了个车,看着车到了,借口工作,招呼景鸿回公司。

绵绵起身送我们,亲亲热热地挽着我低语,「一直听说你找了个好老公,人帅多金,前几天老班还说要约出来一起玩呢。到时候我们可要好好聊聊!」

我头皮炸开,她想干嘛?威胁我?我冷冷地抬眼看她,如果杀气可以杀人,她早已经被千刀万剐。

可惜她不为所动,笑得越发开心,再次俏皮地对我眨眨眼睛,无声的口型说着「你猜对了」,仿佛这威胁只是她一个小小的,孩子气的恶作剧。

我如坠寒冰。

再一次,她将毁了我的生活。

02

眼见我的婚姻可能已经步入倒计时,我晕头涨脑还是没想出解决的办法,一如之前我对这塑料闺蜜毫无办法。

焦虑地看看表,太晚了,必须回了,再不回地铁要停。

无声地叹了口气,我抬起沉重的脚步,慢吞吞地回家。

刚刚换好拖鞋,就听一个尖刻的声音,「怎么搞到这么晚?」

我懒得回话,这声音就一直骂骂咧咧。

这就是我的婆婆,一个陈年绿茶事儿精,但凡有一句话不带刺,她就会觉得是吃了大亏,天天想的念的都是给媳妇立规矩。

在旁边听这个话无动于衷继续打游戏的就是我老公刘蒙,是个空壳子富二代,猛一看模样还挺能唬人,实际上他是一个巨婴妈宝,从来只站他妈那一边,不愿意为我说一句话,也不打算为我花一分钱,还经常偷摸撩骚,所以咯,这货根本就是个大写的渣男。

我第一百零一次地反思自己,当初我为什么会跟这么个绣花枕头结婚?

回想起来,也许是因为绵绵?

我大约是上辈子欠了绵绵的,从认识她的第一天起,就是我倒霉。

大约是因为第一天的时候,我穿了一件跟她一样的裙子,抢了她的风头?

之后我们为了哪个男同学的殷勤,为了成绩,为了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她屡屡与我为难,闹得不可开交。

偏巧我和她还是同学加同桌,避都避不开。甚至她还告我黑状,搞到老师请家长。

我跟我爸妈解释,我爸不信,说老师不会骗他。

而且我爸跟她爸是同学兼发小,她爸在她小学三年级时就倒霉早逝,撇下她们孤儿寡母,她妈一直没有再婚,含辛茹苦拉扯她。因此我爸更是要我让着她,护着她。

当时我爸跟我说的时候,我是翻了白眼的,我也是个小姑娘啊,怎么护啊?

得,让着吧,我爸的巴掌和棍子我惹不起。

不过后来,我妈信我了。

她曾咬牙切齿地跟我说,绵绵她妈就是个狐狸精,一天到晚勾着那帮老同学,一会儿朝这个撒娇帮忙,一会儿朝那个撒娇帮忙,让一帮男人围着她团团转,把这些人家里弄得鸡飞狗跳天天打架。她倒比丧偶前过得更舒服了,呸!

不知道我妈指槐骂桑的话里,这些男人包不包括我爸?

呵,让你不信自己的亲女儿,吃亏上当了吧。

本想读大学总算就能摆脱她了,没想到大约是扯不断的孽缘,我跟绵绵上了同一所大学,还好是不同系,平时根本见不着面,但是挡不住她好手段,把我有意的男生抢了一个又一个,没玩没了。

最后一次,我甩了她一个耳光,气得口不择言地骂她,「真恶心,抢男人的样子跟你妈一个样。」

她捂着脸看我的眼神真是叫人不寒而栗,我一阵快意。

我打人的事被校方知道了,辅导员要我道歉,说不能打人,必须道歉,不然就记过。

我俩假惺惺地握手言和,此后我再没搭理过她。

工作后,我妈开始催婚,并埋怨我没有在大学谈个合适的。

我把绵绵的事说了,我妈却更加火大,骂我没本事,比不过绵绵。

我哪是比不过,我是骚不过。

说实话,不愉快的感情经历让我对男人对恋爱都有了阴影,我心灰意冷,不想再谈恋爱,很是沉寂了几年。

直到我妈实在催得厉害,这才通过相亲认识了刘蒙并结了婚。

结了婚我才晓得婆婆的厉害,嘴十分刻薄,不管我做什么都要挑剔,仿佛她还是个富家太太般趾高气昂。

还有刘蒙,他天天躲在书房里关起门打游戏,实际上他是在游戏里撩骚。

他对我一点热情都没有,对游戏里的萝莉们倒是哥哥妹妹亲昵得不得了,甚至把他的钱全花在了上面,除去游戏充值当人民币玩家,还给萝莉们买 LO 裙买汉服各种打赏,也难怪家用都是他妈在掏钱。

我倒吸一口凉气,这才意识到,要想花,宅在家里也控制不住。

问题在于这个人的根本品性。

但离婚是离不了的,家里所有人都不同意,结婚不只是两个人的事,是两个家庭。

我一说离婚,我妈就要死要活,七大姑八大姨也都来劝我,好似我离婚就是不孝。

唉,如果不是绵绵,我也不会再三失恋,最后还因为她起了心理障碍,选了刘蒙结婚,也不至于陷入这种婚姻困局。

如果没有她,我或许已经已经跟哪个男友结婚,甚至孩子都生出来了。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吃,我只得把心思都投入到工作中。

于是,自然而然地,我对新来的同事周景鸿有了好感。

我们一起加难熬的班,一起吐槽变态的上司、无聊的工作,每一个梗彼此都能意会秒接。

他像一个可以逃避日常生活的树洞,慢慢地,我跟他暧昧起来。

可惜赶巧我们约会的时候被绵绵撞见了,现在只怕这点小确幸也保不住了。

03

接下来,我提心吊胆地等着绵绵发招,连周景鸿疏远我这事都没空顾及。

直到有一天晚上,我刚加完班,拿起手机偶然发现绵绵发了一个朋友圈,「安慰了小朋友半天,总算从被已婚上司追求的惊恐中恢复过来。」

配图照例是她精致的自拍,而她身后虚化的人影,我一眼认出就是景鸿。

一堆的老同学看热闹不怕事大,立刻留言。

「666」。

「哈哈哈,现实中还真有这种事」。

「嘿嘿,这已婚上司谁啊?介绍我认识认识,我来解救小朋友。」

……

我又惊又怒,立马发语音质问她什么意思?

她没回我,只是,她马上在这条朋友圈下连发两条评论:

「老同学啊,真的,克制点自己吧,被老公知道就不好了」。

「职场性骚扰,真惨」。

还配着个笑哭的表情。

于是,留言更热闹了,朋友圈更加沸腾了。

他们是什么时候搅和到一起的,我已经无暇追问了,但她不能曲解我这段感情的性质。

我忍住揪心的疼痛,马上问景鸿。他有点意外,说没看到,看来这条朋友圈屏蔽了他。

我截图过去,但万万没想到的是,景鸿回了我轻飘飘几个字,「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咯。」

说话的腔调很是宠溺,完全不在乎我的观感。

这个回复是我决计预料不到的,我呆住了。

景鸿虽然比我小两岁,他对我而言也决计不是小朋友吧。

而且,虽然我名义上是个经理,职级比景鸿高,但我就是个光杆儿司令,跟景鸿一样,从总监手里领活儿做,工作上最多有部分配合,所以我从不觉得我是她上司,更不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是因为职场的压制。

更关键的是,或许是因为独自漂泊异乡的孤独,很多时候景鸿是主动的:

第一次表达好感,第一次打感情擦边球都是他。

但我能跟谁解释?

谁会相信?

绵绵要做什么?在名声上毁了我?

这个时候,我那个婆婆突然来了电话,我刚接通,她那刺耳的声音便传来:「怎么这么晚还没有回来做饭?想饿死我们吗?」

「妈,我正在加班——」我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谁知道你是在加班还是在鬼混!我们家有你这个儿媳妇,真是到了八辈子霉了。」

我不想听太伤心的话,直接挂断了电话,却早已泪流满面……

一直以来期待的爱情和家庭,甚至名声,我都要失去了。

也许,我就不该听妈妈的劝,导致现在满盘皆输。

既然如此,我这次就顺着自己来,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上一篇:【破婚:滚蛋吧,妈宝!】第6节:人心不足蛇吞象《妻子的复仇》
下一篇:【请君入瓮】第2节:诱敌深入《妻子的复仇》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