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婚:滚蛋吧,妈宝!】第6节:人心不足蛇吞象《妻子的复仇》

1984网 269 2020-12-09 19:39:42

33

三天后,白丽死了。

意外死亡,七月半的夜里去水边烧纸,不小心掉进去了。

魏东找人把她救上来的时候,已经没了呼吸,送进医院又抢救了一阵,也没救回来。

白丽爸爸早年中风了,常年卧床,她妈身体倒是健康,就是脑子有些糊涂。白丽怀孕后就把睿睿送到老家,让她妈帮她带着。

得知她出了意外,她妈带着睿睿赶来,魏东在她面前一直忏悔,说他哥走得早,他没照顾好嫂子。虽然嫂子有了男朋友怀了孩子,还被甩了,可在他心里,嫂子始终是亲人。他会代替哥嫂把睿睿养大成人,白丽妈伤心之余还被魏东说的话感动了一番。

我帮着他们一起料理了白丽的后事。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在白丽的灵前点了一炷香,静静地看着她的遗像。

她就这么走了,为她的自私和贪婪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她曾真心喜欢过的人,想要托付一生的人,在她死后连一滴真心的眼泪都不曾给她。

为她哭的,终究只有她糊涂的妈妈和年幼的孩子。

尸体火化埋葬后,魏东象征性地给了白丽妈一点钱,让她暂时把睿睿再带回乡下去。

我也给她拿了些钱,并和她相互记下手机号,叮嘱她万一遇到什么困难找我和找魏东是一样的。

从葬礼回来的路上,我拿了一张银行卡给魏东,「爸妈的基金还有半个月就到期了,会打到我这张卡里,你拿好了,这会是他们一辈子的积蓄。」

魏东的脸上现出了掩饰不住的喜悦,三百万啊,他确确实实地握在手里了,他马上可以娶到白富美,境遇和现在就是天壤之别了。

他紧紧攥着我的手,再次向我保证,「让爸妈放心,我一定会做出一番事业,也会对你始终如一,不离不弃。」

我笑了笑,「信你,老公。」

34

有了我这张卡的加持,又没了白丽这块绊脚石,魏东加快了创业步伐。

反正钱都稳了,张白富美还在后面催着他给她家人展示实力,魏东索性又找了其他的搭桥公司借了钱,大张旗鼓地扩充办公室、招聘,看起来风风火火。

9 月 19 日是个好日子。

这一天,魏东迎来了他此生最巅峰高光的时刻,他的造纸厂正式启动,为此,他邀请了很多人,还请到张白富美的爸爸和张白富美本人为他剪彩。

外面停着一些豪车,现场的男人们穿着得体的西装,女人们穿着高贵的礼服,衣香鬓影,像极了高级酒会。

张白富美为自己未来的夫君助力,还请来了记者。

他意气风发,在台上侃侃而谈,张白富美崇拜的眼神始终追着他。

所有人都对他投去赞赏的目光,他衣着光鲜,笑容志得意满,他一定觉得他的人生走向了无与伦比的辉煌。

「为了我们的未来,干杯!」

魏东举起杯,大家还没等喝,几个人冲进了酒会现场,嚷嚷着:「魏东,还钱!」

那是魏东最早借的一批高息贷款,好几家的,日期到了,他一直在拖着没还,我在暗中指点他们去现场要。

魏东风发的笑容有些僵在脸上,隆重热闹喜悦的气氛被一句要债声破坏了,站在他身边的白富美疑惑地看着他。

「怎么回事?」

「误会,误会!」魏东连忙对台下的人说道:「各位,怕是认错人了吧?」

其中几个人走到台上,把借条往魏东手中一送,「什么误会!还钱!」

不等魏东解释完这一家,另一家催债的也来了,就这样陆陆续续地来了好几波。

魏东的脸红了,汗顺着脸颊往下滴,衬衫都被汗浸湿透了。

他窘迫不堪地看着张白富美,现在就算说是误会也没太大用了。

他只好试图去搂张白富美的腰,跟她解释,「宝贝儿,你听我说……」

35

一个魏东的朋友站起来,责备他,「你和千千还没离婚呢,怎么就跟别人叫宝贝儿了?」

张白富美的脸色立即变了,指着他鼻子问他。

「你说你离婚了?你还说她绿了你?你是受害者?」

「人家千千多好的人,你怎么说得出这种话!」魏东朋友摇头,「唉,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算我白认识你了。」

台下早就开始议论纷纷,张家是有头有脸的,什么时候这么丢面子过。

张白富美扬起酒杯狠狠泼向他的脸。

「恶心!没钱就没钱,装什么有钱,没离婚还来追我?让我被小三?你给我等着瞧!爸,我们走!」

「茜茜!」

「茜茜!你听我说啊,不是那样的,茜茜!」

白富美的爸爸阴冷地看了他一眼,抿着唇,跟着女儿转身就走。

「叔叔!」

「您等等啊!」

魏东想去追他们解释,奈何被那些要债的围住,新招聘的员工们也因为感觉被骗,都围上来骂他,租赁公司冲上来要他结清尾款,他简直被淹没在了催债里和唾骂里。

这一切,都是混在现场的李园园直播给我看的。

一天时间,魏东从天堂跌落到地上,摔得真狠。

不仅如此,他还被那些高利贷的拖走,弄到他们那里狠揍了一顿。

撒了钱的场地被砸了,他的车被砸了,身上却没有钱,连去医院看病的钱都没有。

晚上他拖着一身伤回家的路上,还被不明人员拦住狠踹,每一脚都踹在要害,直接踢废了他。

朋友刚跟我同步完现场消息,便听到敲门声。

魏东虚弱地,跌跌撞撞进门时,可把他妈给吓住了。

「怎么回事?东东,你今天不是……」

我从卧室里出来,婆婆止住了话头。

「欠债,被打了,我好疼。」

魏东艰难地说完这句话,呼吸都变得微弱了很多。

「千千啊?怎么办?我们送他去医院吧。」

「不,不能去医院,他们说如果我有钱去医院却没钱还债,就……弄死我。」

魏东在极致的疼痛中在家里撑了三天,他攥着那张我给他的银行卡,直咬牙。

「等这三百万基金到账,我要让他们所有人看看,我有钱没钱!我要让所有人都后悔!」

36

他还在梦想着改写命运的三百万。

「明天就到了,对不对?」他抓住我的手,叫我千千宝贝儿。

只有做着辉煌的梦时,他的疼痛才能稍微缓解一些。

「嗯,明天,明天会是个好日子。」我轻声微笑着说,这几天里,我特别温柔。

「太好了,我魏东还会发达的!」

他又疼痛又想着翻盘,一夜没睡。

在他千盼万盼中,天终于亮了,好不容易挨到了九点钟,他催我赶紧查,钱到账了没有。

他的伤口开始溃烂了,又整夜没睡,已经脸色惨白,嘴唇也惨白,每一天都在不停地哼哼唧唧,疼痛难忍。

「钱到了,我就可以去还债,去医院看病了,我疼死了!」

他说这话时,都快哭出声了。

真惨,特别惨,惨到不能再惨了,可都是他该受的。

若不是为了让他多受这几天罪,我还早就收尾了呢。

砰砰砰。

敲门声响,他紧张地缩了起来。

「高利贷?是不是他们又上门了!」

这几天高利贷可是时常来问候的,他已经如同惊弓之鸟。

婆婆也害怕极了,她不敢开门,只敢偷偷在客厅里观察动静。

我笑了笑,对魏东说:「别怕,不会有高利贷追你了,你安全了。」

「对对对,我安全了,我有钱还他们了,我们基金到了吧,快去查呀!到了一起还清。我就可以东山再起了!」

「嗯,还可以迎娶白富美。」我继续微笑。

他有些不解地看着我,「千千,到这时候你还在跟我开什么玩笑呢。你快去查啊,老公真的很痛……」

「会有我们的孩子更痛吗?」

我收起了笑,冷冷凝视着他,终于到了摊牌的时刻。

想起我那个可怜的孩子,我的鼻子有些酸,我的心冰凉无比。

「什么,什么意思?」

「三百万?呵呵,哪里来的三百万啊,我爸妈别说没有三百万,就算他们有,他们又怎么会给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37

「你?」

他像傻了一样看着我,仿佛不认识我,又仿佛我这简单的一句话他根本听不懂。

他这时的感觉,是不是就像我当时听婆婆说那句,你又不是只有这一个孩子时一样的惊愕呢?

「你骗我的?根本没有三百万?」

「对呀,就是骗你的。」

魏东不能相信,他傻傻地看着我,半晌反应不过来。

「你真是骗我的?」

「是,我已经肯定地回答你了。」

「你骗我?你为什么骗我?你知不知道我因为这三百万都干了什么啊?我本来什么都有的,就因为这三百万,我什么都没有了!」

他想坐起来扑向我,看样子是想要掐死我,可是他一点儿力气都没有,根本就起不来。

我冷冷看着他。

「问我为什么?那我问你为什么你们要害死我的孩子!为什么你承诺了要一生一世爱我,却和你嫂子上床,怀孕!没错,你真是什么都没有了,儿子没有了,女儿没有了,钱没有了,工作没有了!正好应了你那句誓言。魏东,这个结局,是你自找的啊。」

「你?你什么都知道?你怎么知道的?什么时候知道的?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故意害我!」

砰砰砰,砰砰砰。

敲门声更响了。

「警察!开门!」

「警察?警察来做什么?」魏东一愣,虚弱地皱起眉,他真的连皱眉都很吃力了,刚刚对我的低声咆哮,几乎快要耗尽了他的力气。

他好像是忘了,他干过什么,或者是他觉得他干的天衣无缝,警察永远不会找上他。

我没说话,只是起身离开卧室,打算去开门,我不想让警察同志等得太久。

婆婆在门外没听到我们的对话,她像个惊慌失措的老鼠,一直在抓着门把手。

以为是高利贷她怕,听到是警察,她更怕。

「千千,怎么会有警察来呢?他们是不是知道魏东被打了,所以……警察不会无缘无故地来啊,他们会为了高利贷来吗?」她喃喃低语道。

她的脸上写满了恐惧,即便她觉得那件事做得很好,现在也不禁怀疑是不是哪里出了纰漏。

38

我走过去,手刚放到门把手上,她就说:「别开门,千千,不要开门!」

我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怎么了?是警察啊。」

我推开她,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三名穿着制服的警察,亮了一下他们的证件,「我们是来调查白丽死亡一案的,有人报案,说她是被人谋杀的。」

「谋杀?不可能吧?她又没得罪什么人,又没钱,谁杀她做什么,总要有理由才会杀人吧?再说她掉河里,是我儿子魏东亲眼见到的。但魏东不会游泳,找人救她的时候晚了,她才死的。谁吃饱了撑的报这种假案啊,让白丽死都不能安息。」

「魏东!对,一定是我儿子欠人钱得罪了人,有人想要冤枉我们家。」

「老人家您别激动,我们不会冤枉任何一个人,但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犯罪分子。我们现在需要对你们几个人单独问询,请你们配合我们的工作。」

随后他们对婆婆和魏东进行了单独询问,他们当然是极力否认。

他们暂时还不知道警方手上有什么,但我心里清清楚楚。

白丽打了婆婆以后,他们三个人都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一副相安无事的样子。

婆婆和魏东不是吃素的,他们找到了打婆婆的混混,给了钱让混混晚上把白丽叫出去。

白丽心虚,自己找个借口说出去烧纸,还特意到小区门口买了纸。

魏东尾随她,到河边,一处监控盲区,趁着天黑路上没人,把她推下去。

然后他又假装呼救,又过了很久才有人把白丽打捞上来。

这一切都被我雇的人碰巧拍了下来,他给我视频后就消失了,他说,因为内疚。

那个混混并不知道魏东他们把白丽叫出去的目的是要杀人,我让人给他看了魏东杀人的视频,他吓坏了。

再加上良心不安,他主动去投案,并告发魏东。

魏东和婆婆都以为白丽火化埋葬了,这件事已经完美隐瞒过去,不会有任何人起疑和调查,

虽然私下微信聊天时多有注意,但还是被警察从这些聊天记录发现了证据,正好证明了婆婆也参与其中。

不仅如此,白丽生前还写过一封纸质信藏在她床底下,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写在了上面,她多多少少还是预感到了她的结局。

我早在魏东和他母亲出去的时候,让人拆掉了家里所有监控,并且把警察请进了白丽的房间。后来警察顺利找到了那封信,还在他们面前播放了那段魏东行凶的视频。

魏东他们两个人惊得面如土色,汗流浃背。

39

「不可能啊,不可能,这根本不可能!」魏东反复重复着这句话,就像个傻子一样。

「是不可能!这都是伪造的!」

「都是她陷害我们的!」魏东也像清醒过来一般,朝着我咆哮,「是她,是她说有三百万,要不然我不会想着要发财,不会买房子买车!我不会杀白丽。」

「魏东!」婆婆吼了一句。

「你在说什么,你什么时候杀白丽了。」

「没用了,妈,呜呜呜,没用了。这些证据,抵赖也没用了。」

魏东这就算已经交代了。

他们一起被带走了。

因为证据确凿,而且他们杀害孕妇,还是长期生活在一起的亲人,种种条件都满足加重处罚。

魏东被判故意杀人罪,死刑。

婆婆被判无期徒刑。

上诉无效。

判决生效以后,可以办理探视手续了。

我最后一次去见了魏东。

他在看守所里,狱友可能不怎么待见他,再加上他身上的伤没痊愈,整个人快沧桑的像个老头子一样。

他还在恨我。

隔着玻璃,他还咬牙切齿地骂我,说我害了他。

「魏东,我来看你,就是想让你静下来心来想想。我虽然算不上白富美,可我家连房子也有个几百万财产,还是独生女,这一切本来都是你的。

我肚子里有我们的孩子,还是个男孩,长得一定很漂亮。我一心一意地爱着你,对你好,对你妈妈也好,对白丽对睿睿都好。你也曾经很爱我,很知足,可这一切,从什么时候变的?你是因为谁失去所有的呢?是你妈!是你最亲爱的妈!」

「我不准你说我妈!我妈没有害我,我妈是最爱我们的,我爸早死,她一个人……」

我打断了他的话。

「你知道你爸怎么死的吗?」

40

「他不是意外死的,他是你妈亲自毒死的。」我一字一顿地告诉他。

这个真相足以要他的命。

果然——

魏东像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一样,目光呆滞地看着我,而后脸上又出现了满满的愤恨。

「不会!你说谎!你骗人!」

「我骗你做什么呢?贾大夫已经交代了,当年就是你妈花大价钱从他手上买的药,这才让他掉进罪恶的深渊。贾大夫受不了牢里的生活,交代完就自杀了。」

当然,贾大夫的交代也是我在背后促成的。

「绝不可能!我妈没有理由害死我爸!」

「怎么会没理由呢?你妈一直就是见利忘义的人,当年她想要一夜暴富,加入了传销组织。主动勾引了你爸的好朋友,还杀了传销里一个不听话的人。你爸那个朋友顶下了罪名。你爸是一个正义之人,他想要揭发你妈,然后就被你妈毒死了。」

魏东一切悲剧的根源在于他是个妈宝,此时此刻,他才知道他一直听命行事的亲生母亲竟然亲手杀死了他的父亲。

魏东彻底崩溃了,他不停地喊着不可能,声音都喊哑了。

而我,只是冷冷看了他几秒钟就走了。

我又去探望了我的好婆婆,进了看守所,没有谁活得滋润,她也非常沧桑。

到了这时,她还以为我会帮她,一直在盼着我来呢。

「千千啊,你可算来了,你爸妈那三百万基金到帐了吧?你快想想办法,说不定我们还可以减减刑。」

我坐在那里,朝她微笑。

「您觉得到了这时候,我还会帮你们?」

「为什么不帮?难道东东出事了,你就不爱他了吗?他这次要是出去了,保证会更爱你的。」

「看来在你心里,我一直都是这么傻,这么好骗啊。」我笑了笑,「哦,也是,这段时间魏东可能也没机会跟你说,那三百万,并不存在。」

「什么?」婆婆吃惊地看着我:「你再说一遍?」

「你这表情和魏东知道这事时一样呀,很意外吗?那我就再说一遍好了,我爸妈的三百万不可能给你们这些恶魔。」

「没有三百万?你说你有三百万!我们要不是因为这三百万,我们不可能……原来是你害了我们!」

她疯了一样咬牙切齿,可惜隔着探视玻璃,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干瞪眼。

「别乱说,我可什么都没做,害死你们的,是你们自己的贪婪和自私。你要是不弄掉我肚子里的孩子,我也不会想到开什么三百万的玩笑啊。」

「你!你个坏女人!弄死你肚子里的孩子,那也是活该!」

「你生不了了,我魏家还有孙子。」她咧嘴笑了笑,觉得还有能让我难受的资本。

「我来,就是想亲口告诉您,睿睿不是你家的孩子。我找到了他亲生爸爸,给您看一眼,毕竟这么多年了,您有权利知道是帮谁养了孩子。」

我拿手机给她看,婆婆的脸气得扭曲,她很不想相信,可那个人和睿睿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她不得不信。

她咬牙切齿,骂我是魔鬼,她不停颤抖,眼看着就要气昏过去了。

「您坚强点儿,还有很多事您不知道呢。」我淡淡开口。

「您杀了魏东他爸的事,贾大夫那边已经交代了。贾大夫落网,是我们联手促成的呢?你还记得您贪那两万块钱介绍费,送到他身边的实习生吗?」

「千千!你好狠啊!你好狠啊!」

「对了,这些我都告诉魏东了,我看他,好像以后在黄泉路上都不会听你的了。」

婆婆气到五脏俱裂,跳着脚骂我,身后有狱警把她强行拉走了。

她被并案重审,再次宣判时,我在现场。

魏东看着她,激动地要冲过去掐死她,给他爸报仇。

魏东说了很多很多恶毒的话,婆婆实在受不住,一头栽在被告席上,脑溢血,没等到宣判死刑,就直接死了。

41

秋天,是个丰收的季节,也是个告别的季节。

我告别了一段婚姻,告别了我的孩子,而他们,告别了这个世界。

我看着湛蓝的天空,闭上眼睛,闻到了似乎已经有很久没有闻到过的空气里沁着花香的味道。过去了,我应该让一切过去,人,总应该往前走。

「嗨,千千,还好吗?」

我听到身后响起一声问候……

(完)

上一篇:【破婚:滚蛋吧,妈宝!】第5节:借力打力《妻子的复仇》
下一篇:【请君入瓮】第1节:绿茶闺蜜《妻子的复仇》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