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婚:滚蛋吧,妈宝!】第5节:借力打力《妻子的复仇》

1984网 232 2020-12-09 19:39:23

25

我躲在自己的卧室里,在监控中把厨房里婆婆的动作看得一清二楚,她把银耳汤端上了桌,叫我和白丽吃饭。

银耳汤有两碗,白丽一碗我一碗,婆婆看起来特别有爱心,对我们两个人都照顾有加。

谁能看得出慈祥的笑容里暗藏杀机,就如同她曾经一次次笑着把补汤端给我时一样,今天的白丽也丝毫没有防备。

她下的药是一种慢性毒药,就算是加了两倍的分量,也不至于一吃完就怎么样,只是会一步步的让胎儿中毒。一两个月以后,药的分量在身体里累积多了,结果就像我那样。

我拿着手机和白丽前后脚到了餐桌边,婆婆对我们说,趁热把银耳汤喝了。

白丽马上要端起碗了,我快了她一步,把她那碗端到我面前,「嫂子,我这碗汤里红枣太多,你喜欢吃红枣,你喝我的吧。」

我把我的那碗,推给了她。

她不怎么高兴地扫了我一眼,「随便。」

「千千,你喝你的,让你嫂子喝她自己的。」

婆婆抬手就想来端我的汤,我微微一躲。

「妈,干嘛不让我喝她的?除了红枣,我们不都一样吗?难道嫂子的汤里还加了什么好东西?」我笑着问。

婆婆脸不红气不喘,摇了摇头,「那是没有啊,就是平时你们都用自己的碗,我看习惯了。」

她可能是想着反正白丽少吃一顿药也不打紧,晚上还有机会呢,我要喝,她索性就让我喝。

就算我喝了,也察觉不出什么来,可是,她错了。

我咕咚咕咚喝下去,不出两分钟,就捂住了肚子喊疼。

白丽端起我那碗汤还没等喝下去,便被我的样子吓住,汤也被她弄洒在桌子上了。

「快,快打 120,嫂子,我好难受。」我有气无力地说。

26

白丽目光锐利地看向婆婆,眼神像要杀人一样,恶狠狠的。

婆婆愣住了,毕竟是毒,她心里琢磨着是不是今天药量加大了,我才会这样,这样闪烁和思索的样子当然没逃过白丽的眼睛。

「怎么回事啊?妈?」白丽冷冷地问。

「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

「快打急救电话啊,我……难受啊!」我又在一旁说道。

婆婆心虚,拦着白丽,对我说:「千千,哪里难受啊?肚子吗?到房间里躺一会儿看看能不能好,跑医院做什么,怪折腾人的。」

「不!我得去医院。」

我挣扎着爬起来拿到自己的手机,婆婆又来拦我,被白丽挡住了。

「千千这个样子,必须得去医院,妈你这么拦着什么意思?」

「我,我哪有什么意思,我就是不想她折腾呗。」婆婆小声说。

我趁机拨打了 120。

白丽要跟着上车,被婆婆拉住了,说她大着肚子还是少去医院。

「嫂子别担心我,妈说得对,你留在家吧。妈你在家照顾嫂子吧,也别跟着去,一会儿让魏东来就行了。」

我装作艰难地说出这句话,被抬上了急救车。

到了医院催吐洗胃,胃溶物做化验,在我的引导下,医生打电话报了警。

这次的药并不是婆婆认为的慢性打胎药,李园园把贾新义的底细摸得很透彻,还悄悄地把两种药调换了。

我吃下去的是更烈性的药,药性虽烈,起效却并不快,在胃里吸收需要两三个小时。我直接到了医院,洗出来的胃溶物,药物浓度还是在最高峰,我的身体却几乎不会有什么损伤,除了有些虚弱。

这点苦,为了失去的孩子,是我必须要承受的。

我躺在病床上,看着家里的监控。

从我被送走,白丽一直在质问婆婆,婆婆死不承认,还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

警察来找我做了笔录,又询问了医生,证实是银耳汤里含有剧毒,而银耳汤是婆婆做的,他们立即赶到我家里去了。

27

魏东来医院时,并不知道他妈被抓走的事。

他在约会白富美时被医生通知来的医院,想来对我这边出事连累他不能好好约会,很烦躁。不过他不敢在我面前表现出来,他只会装作非常心疼我。

「千千,怎么回事啊?看你脸色不好,老公快心疼死你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中午就吃了妈做的银耳汤,我喝的那碗本来是要给嫂子的,我看自己那碗红枣太多,就和白丽换了。谁知道喝完就……医生说我是中毒了。」

他第一时间露出了然于心的模样,但很快伪装成什么都不知道。

「是不是银耳变质了?」

「不是,医生说是剧毒,还报警了。」

「报警了?那……妈会不会有事啊?」

妈宝很着急,不仅仅是担心他妈会不会被牵连吧,可能还担心他腾飞的进程受到影响。

「我也担心这个呢,你快回家去看看吧。」

「千千,宝贝儿,我只能先回家了,你自己能照顾自己吗?」

「能,你快回去吧。」

「行,我这就回去,我通知爸妈来照顾你吧。」

「不用不用,你是不是傻呀,要是爸妈知道了这件事,准要说你没照顾好我,会影响你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你的创业基金还想不想要了?」

「还是你想的周到,老婆真好。」魏东到我额头上亲了两口,他一走出病房,我就厌恶地抽了几张纸巾擦掉他的痕迹,虽然什么痕迹都没有。

他回到家进了门,白丽坐在客厅。

「妈呢?」

白丽站起来,脸色难看地走到他面前,扬手就是一巴掌扇到他脸上,干干脆脆。

我静静地躺在病床上看白丽撕他。

「你干什么?你打我干什么?疯了吗你?」魏东不耐烦地说。

白丽呵了一声,「你当我不知道?你当我像千千那个傻子一样?你妈给我下毒了,想要毒死我肚子里的孩子!」

28

「胡说八道什么呢?妈怎么会呢。」

「不会?那天你们两个要揪着我去医院,是我说告诉千千,你们才住手的!妈把千千肚子里的孩子都弄没了,不就是相信了她那个是女孩子吗?要不是千千不知情喝了我那碗汤,现在躺在医院里的就是我了吧?我还以为你们怕了,原来你们没怕啊,跟我玩儿阴的。好阴狠!」

魏东装出一副虚张声势的样子,「没有的事,你别冤枉妈!」

「还要说没有,警察都来了,妈都被带走了。」

「妈已经被带走了?不行,我得去看看。」

「你给我站住!」

白丽挡在魏东面前,不许他出门。

「我就问你一句,你知情不知情?」

「什么呀,知情什么,肯定弄错了,妈不可能伤害你伤害我们的孩子。」

白丽又是一声冷哼,「魏东,你们还想要骗傻子呢,我算看明白了,你对我根本就是毫无感情。说你不知情,我才不信!给千千喝的药,还是你亲手端给她的。算我白丽瞎了眼,看上你这么个小白脸。

你现在,就天天哄着千千吧,谁让她是你的摇钱树呢,有她看不上我也正常,毕竟我没钱。不过,你要以为我白丽好欺负,那就错了,我会让你和你妈都后悔的!」

「你想干什么?」魏东抓住白丽的肩膀,眼神凶狠地看着她,白丽却并没有被他吓住,只是露出一丝冷笑,轻声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不是要去看你妈吗?你去呀。」

「白丽!我丑话跟你说在前面,你要是敢干什么,我和你就完了。别说妈不可能对你下手,她就算是真的想要打掉孩子,也无可厚非。她无非是不喜欢女孩子,我也不喜欢。」

「无可厚非?」白丽凄凉地笑了笑,这会儿她的心必定很痛吧。

「我就是喜欢你这个读书人,这词用的多好,无可厚非。」

「少疯疯癫癫的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也不关心关心妈,她真是白对你好了。」

魏东不耐地说完,也不管白丽正在流眼泪,甩门而去。

「你会后悔的!」

29

没什么可看的了,我把手机放到一边儿,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儿,听到脚步声我睁开眼。

是林硕,手里拿着一束康乃馨。

「你怎么在这里?」

「医院里有我的朋友……」顿了顿,他又说:「魏东在和别人公开交往,你知道吗?」

「不知道,有这样的事?」

「那个女孩子叫张希茜,本来是介绍给我的。」

我没说话。

「既然知道魏东是个什么人,不提醒一下你那位张姓朋友?」我问。

我肯定不希望他提醒,不然这盘棋就没那么精彩了。

「没什么好提醒的,不吃一堑不长一智,她这花痴病也该有人治治了。」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提。」他又说。

「为什么这么想帮我呢?是因为被绿了,不甘心?」

「差不多,所以说你可以利用利用我,我还挺希望在对付他们这对奇异的男女时贡献一份力量的。」

他走后没多久,我手机响了,是李园园,这个电话在预料之中,应该是贾新义被抓了。

以婆婆的无情无义,她被抓,不交代出贾新义都不正常。

「姐姐,贾新义应该会蛮惨的,坐牢是肯定的,不会轻判。」李园园说。

「嗯。」

李园园比我想象中更能干,她弄开了贾新义抽屉上的锁又还原,用她的话说她对机械更感兴趣,没学理工科都可惜了。

她找到了贾新义藏着的药还有他的日记本。

她说贾新义这个人实在虚伪分裂,一边儿在日记里忏悔,一边儿又继续干坏事。

30

她把她整本日记都拍给我了,自己也留了底,警察来的时候,她找了个机会偷偷交给了警察。

我的这场中毒,第一个目的是让贾新义为他的所作所为买单,成功达成了。

那天晚上婆婆回家了,这点让人多少有些意外。

她应该是把问题都推给了贾新义,毕竟从微信聊天中她只说了要开补药,能赖掉。还有一个原因,也非常奇怪,贾新义那本记录他害过谁的日记里并没有提过婆婆这档子事。

但我很注意他和婆婆的一次微信聊天,就是婆婆拿到药以后感谢他的,她说:谢谢你,当年认识你真幸运。

贾新义说:别再提当年了,给你办这一次就别再找我了。

或许当年两个字才是贾新义没有咬出婆婆的真正原因,他们之间,一定还有什么秘密。

婆婆看起来真的很普通,像很多没什么固定工作的家庭妇女一样。我只知道,很早以前她在商场里卖过服装,然后卖过保险,听我爸妈说她参与过传销。

我爸妈曾很反对我嫁给魏东,因为他们了解过他家背景,打听到婆婆进过传销组织。我当时只觉得她是被骗进去的,是受害者。我父母却说,一个人不相信天上掉馅饼,就不容易受这种骗。

如今想来,真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若不是我坚持到快要绝食抗议,爸妈也不会答应我嫁给他。

后来婆婆炒股,买彩票,打麻将。

关于传销的事,我想起更奇怪的一个细节。魏东的爸爸有个好朋友,在牢里,据说他是当时的传销组织者,魏东妈就是被他骗进去做传销的。

魏东差不多每个月都会买上香烟和酒去看看他爸这位朋友,按理说,受害者不会去看望加害人才对吧?

我的心里忽然有了一个猜测,会不会婆婆当年根本就不是受害者,而是策划人之一呢?还有魏东爸那位朋友,据说坐牢都十多年了,单纯的传销会判这么久?

这里面到底还有些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会不会跟贾大夫说的当年有关呢?

31

婆婆以为她回家了,洗脱了自己就没事了,我心里清楚,白丽不会只是喊喊让她后悔就算了的。当然这便是我的第二个目的,我要让白丽彻底看清他们的真面目,他们的互撕才会激烈起来,不再小打小闹。

我从前和白丽关系很好,后来不那么好了,是因为一件小事。那时白丽刚怀孕一个多月,小区里有一条狗冲出来吓了她一跳,并不是咬她,只是她下楼时,那条小狗从楼梯间正好跑出来碰到了她的脚。

她和狗主人吵起来,让狗主人道歉,狗主人不肯道歉,她就冷笑着说:「那你看好你的狗,这么横冲直撞,会被打死的。」

第二天那条狗真死了,我总觉得那不是巧合,应该与白丽有关。

我问她时,她只说那条狗死有余辜。

我既没证据证明是她干的,本身与我也不大相干,不过下意识的就不怎么想接近她了。从那件事也就能知道,白丽的性格,睚眦必报,一条没咬到她的狗尚且逃不过她的报复,何况是有人要给她下毒呢。

婆婆到家时都一点多了,想跟白丽解释一下的,白丽早早地睡下了,装睡的。

魏东问他妈,白丽的孩子怎么办,总不能让她生下来,这太影响他了。张希茜都和他说想要见见他家长了,他也不敢往家里带。

「妈,这事还得尽快解决啊。」

「贾新义被抓了,要不是把事都赖他身上,我自己都出不来。这一时半会儿的,我也不知道该去哪里买药。再说,她这次都怀疑我了,再给她用药,孩子是能弄没,可她能不闹吗?只要她闹起来,怎么都会影响你。我看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你好好哄着她,哪天带她上山去烧香……我听她们跳广场舞的说老八坡是野山,上面还有个庙,野山上面不会有监控的。能不能把她哄去,就看你了!」

白丽比我想的有城府,她光着脚在婆婆门口听了一阵,而后沉着脸悄无声息地回了她的卧室。

第二天早饭时,婆婆对白丽说:「贾大夫弄错了药,我是让他给开的补药,谁成想他弄成有毒的了。幸亏是千千喝了,要是你喝了,妈会后悔死的。」

32

「是吗?」白丽挑了挑眉。

「肯定是啊,想不到贾大夫是这样的人,一个大夫,手里怎么会有毒药呢?你可要相信妈,也得相信东东,千千不能生了,我们肯定不会为难你肚子里的孩子。」

「嗯。」

白丽答应了一声,婆婆给魏东递了个眼色。

我还在医院里,睿睿也始终在外婆家,只有他们三个人在,魏东也没什么顾忌的,搂住白丽的脖子就在她脸上狠狠亲了几口。

「我们宝宝没有受什么影响吧?」

魏东摸白丽肚子,白丽似笑非笑,「没有,她很坚强。」

「最近真是多灾多难的,不如我带你去爬山散散心?听说老八坡上有个庙很灵,正好你也陪我烧个香。我现在要创业,得去求一求。」

「今天下雨,等天晴了我和你去。」

我以为白丽只会张牙舞爪,或者装无辜,原来她的城府也是这么深,想想也是,从前我都没看出来她对魏东有意。

魏东放下心来,打扮一番,又去约会张白富美去了。

我想看看白丽到底会做什么,什么时候做,一整天她几乎什么都没做,天快黑的时候她从密码箱里掏出了一部老人机,充了电,而后开机发了消息。

在监控里我看不清她发了什么内容。

没多久,婆婆叫她吃晚饭,她说她妈在东湖边的卤肉店老板那里买了五斤卤牛肉,放在店里了,让婆婆八点半去帮她拿。

「好,妈打几圈麻将就去拿。」

差不多四个小时后婆婆才回来,她敲门的声音很低。白丽开了门,婆婆浑身是血,遍体鳞伤,看起来已经没什么力气了,手脚并用着爬进了客厅。

她的样子要多狼狈有多狼狈,抬脸时无意中对向了镜头,眼眶发黑,鼻青脸肿。

上一篇:【破婚:滚蛋吧,妈宝!】第4节:远大前程《妻子的复仇》
下一篇:【破婚:滚蛋吧,妈宝!】第6节:人心不足蛇吞象《妻子的复仇》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