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婚:滚蛋吧,妈宝!】第2节:血!泪!血!《妻子的复仇》

1984网 181 2020-12-09 15:43:20

05

他们的话说完了,我听到了脚步声,顾不上多想,快速跑回床上装睡。

我的脚冰冷,浑身都冰冷,心在颤抖。

一瞬间,我的世界天塌地陷,我的老公出轨有了孩子,还要亲手夺走我肚子里孩子的命。

我们一起摸宝宝数胎动的场景历历在目,难道他都是装的吗?他怎么忍心?

我极力控制着眼泪,不去想那些,这一刻最重要的是保护我的孩子。

魏东进门开了灯,我假装被亮光弄醒,「开灯干嘛?大半夜的。」

「千千啊,妈熬了一碗补药,老中医开的,对胎儿好,你快趁热喝了。」

他真打算动手了!我的心痛得仿佛被刀尖划过,被子里面,我的手紧紧捏成了拳,指甲已经抠进了掌心。

他走到床边儿,把药放床头柜上,来扶我。

「什么老中医脉都不把就随便开药,我不喝。」我推开他。

「宝贝儿,这是妈最信的老中医,白丽都在他那里保胎,胎儿状况比咱们的好。医生不是说咱们宝宝太弱吗?中药没副作用,比吃钙片吃铁剂片强啊。」

如果不是我听到了他们的话,他这么说,我一定信。

他怎么可以演得这么好?我又怎么会这么傻呀!我特么真想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

「真的吗?」我看着他的眼睛问。

他的眼神稍稍闪了闪。

「当然是真的。」

「那我喝。」

我坐起身,端起那碗药,继续看着他,我多希望他跟我说:千千别喝。

他倒是张了张嘴,还是没说什么,他好狠的心!

「我闻着有点儿苦,你帮我拿几颗葡萄干来。」

「苦的话……」

「你是说苦就不喝了?」傻傻的我还带着最后的一丝希望问。

「吃葡萄干可以解苦,你说得对。」

他去拿葡萄干过来,我伸手去接时故意一撞,把药弄洒了。

「哎呀,怎么还洒了呢,都怪我。」我假意说。

魏东好像松了一口气。

「洒了就洒了吧,我来收拾,你接着睡。」

我躺下来,闭上眼睛,他飞速收拾完帮我关了灯,走出房间。

过了一阵,我又听到了他们小声说话。

「怎么回事,是不是你故意弄洒的?」婆婆问他。

「不是,千千不小心洒的。」

「她怎么会这么不小心?她不是听到了吧?」

「不可能吧,她那么单纯,要是听到了,能不闹吗?」

看来,在他心里我果然是心无城府的傻子。

06

「儿女双全不好吗?妈,这都是天意,让她把孩子生下来吧。」

儿女双全,他们认定了我肚子里的孩子是女儿,也就是说——他的另一个孩子是儿子。到底是和谁?

他天天下班按时回家,手机也从不设密码,不像出轨啊。

「不行,明天我再弄一碗药来。」他妈说。

魏东叹了口气,答应下来。

他回到房间上了床,手臂搭上了我的腰,想到他和别人生孩子我又恨又恶心,推开了他。

他没再搂我,也没睡,我装睡了一晚上,他干躺了一晚上。

第二天早上,婆婆笑着跟我说:「千千,昨晚的药你没喝到,那药特别好,妈今天再去给你开一副来。」

「好啊,谢谢妈。」

「还是千千好,年轻人都不信中药了。」

是啊,傻子多好,任你们摆弄呢。

婆婆看了一眼魏东,为「成功」骗到我洋洋得意。

我真想撕了她,为了我的孩子。

不过不是时候,我还要看看她坚持要让魏东选的人,到底是谁。

白丽一边吃着蒸蛋羹一边儿笑着说:「那药是好,我喝了好多,医生都说我肚子里的男宝宝特别健康。」

我扫了一眼白丽,心里在琢磨她是帮他们一起骗我,还是单纯的热情。

「你昨天去做四维了?」她问。

「嗯。」

「男孩女孩啊?健康吗?」

「健康,不确定性别。」

「我的是男孩,医生说的。」

「恭喜你啊。」

「你真的恭喜我啊?」她笑着问。

这个问题好奇怪,她脸上的表情也有些奇怪。

魏东接话了。

「千千当然是真恭喜你。」

「算了,不吃了。」白丽放下了碗,看着魏东,「魏东,我肚子有点儿不舒服,你陪我去医院看看?」

「怎么不舒服了?」魏东微微皱眉,看起来有些不耐烦。

「不知道啊,走吧。」

她拉住了魏东的手。

拉住他的手,当着我的面,这是一个寡嫂该干的事吗?

我的心里突然涌起怪异的念头。

是她?白丽?她就是给我戴绿帽子的人?

07

我想了一晚上,从魏东的同学,到他的同事,到我所知道他能接触的所有女人,都觉得不可能,唯一没在我考虑范围的——就只有白丽。

也许白丽在我眼里就没当做过女人,她是他的家人,比他大好几岁不说,长相也不惊艳,身材也一般,还没什么正经工作。

魏东能看上她什么?何况,她还有更优秀的男朋友。

见我盯着白丽的手,魏东甩开了她。

「嫂子,我要陪千千,你找你男朋友林硕去吧。」

「林硕出差了,你就陪我去嘛。」

这句话已经带着撒娇的意味了,人不遇到变故,是不可能知道自己有多强大的,比如这一刻,我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看着他们就像看着不相干的人。

「你陪她去吧。」我说。

「谢谢你啊,千千,我忽然发现你还挺大度的呢。」白丽说:「魏东,千千都批你假了,陪我去医院检查完,再跟我去看看男孩子的小衣服吧?」

魏东表情有些不自然。

「那些东西我不会看,你自己看好了。」

「别这么说,东东,白丽怀孕后走动都少了,你就陪着她去逛逛,这样对她肚子里的孩子也好。」婆婆说。

之前我心里就纳闷,婆婆对白丽的态度转变太大了,以她只占便宜不吃亏的性格,怎么白丽怀了别人孩子,她还能那么上心地照顾,就像肚子里是她家的种一样。

现在,她这句话更印证了我的猜测。

我的心梗得厉害,可我硬生生挤出一丝笑来。

「妈,您不是说要去给我开药吗?得早些去吧?」

「对对对,我这就去排队,千千啊,妈回来买两副猪腰子,给你和白丽吃。」

「谢谢妈。」我假笑。

婆婆出门后,我也出了门,不远不近地跟着魏东和白丽。

08

他们走路时隔得很远,一路上没看出有什么不对,到医院都没见他们有什么亲密举动。魏东似乎在特意跟她保持着距离。

就在我以为我是不是猜错了的时候,有人拍我肩膀,喊我的名字。

我回头一看,是林硕。

「白丽不是说你出差了,你骗她的?」

「我们分手了,白丽没说?」他有些意外地问。

我摇摇头。

「没有啊,她都怀了你的孩子,你怎么说分手就分手呢,是不是太不负责任了?」

见了林硕,我越发觉得白丽不大可能舍林硕而要魏东。

或许是她被林硕甩了,一气之下勾搭魏东的?

直到这时,我也不能完全排除猜错的可能。

林硕笑了笑,「你不知道吗?就是因为她有孩子了我们才分手的,我没有生育能力,我们也没发展到那一步。」

这么说,孩子确定不是他的,那便一定是魏东的了!

我的心霎时苦涩起来,这时白丽和魏东从检查室出来了,白丽说了些什么,魏东站在那儿没动。白丽好像生气了,直跺脚,过了快一分钟时间,魏东突然亲了白丽的额头。

那是一张亲了我无数次的嘴,如今亲了别人,我看在眼里,身体忍不住地颤抖。

林硕顺着我的目光看过去,惊讶地皱起眉来。

我往前走了几步,他一把拉住我,低声说:「千千,别冲动!你还怀孕呢!」

说完,他拉着我的手往相反方向走。

是,我还怀着孕呢,冲上去打他们吗?万一摔到了我的孩子怎么办?

走出医院我平静多了。

林硕没问我的意见,直接把我带到了旁边的公园。

「你打算怎么办?」他问。

事情来得太突然,我还没想过该怎么办。

「你还想和他继续吗?」

09

「不会了。」

「那就离婚吧。」

我摇摇头。

「这太便宜他们了。」

「确实过分!要不你说孩子是我的,把脸打回去!」

我再次摇了摇头。

「我岂不成了过错方,他们正好趁离婚大张旗鼓地要我房子。」

「还不错,还能想到财产。你不知道,你刚刚的样子多让人担心,跟要杀人一样。」他调侃道。

我只是不想让他们如意罢了。

我知道这时为了孩子,我应该远离他们这些扭曲的人,或许我还想看看我曾经爱过的人还能干出什么恶心的事来。

或许我不甘心就这么算了。

「我回去了。」我起身说。

「千千,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我可以解决。」

「你有孩子,别硬碰硬。」

「我知道,谢谢你。」

回到家,我躺在床上强迫自己补了一觉。

醒来时越想越恨,我和白丽虽算不上闺蜜,也一起看电影,一起逛街,买孕妇奶粉我都买双份的。谁能想到我对她那么好,她竟背地里睡我老公?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还有魏东!更狼心狗肺!

我想明白了,一定是他妈不想白丽带着魏家的孩子嫁人,撮合了他们。我记得我怀孕一个多月时回了次娘家,回来时魏东就不对劲。

算算日子,白丽就是那时候怀孕的。

此时他们都回来了,我听到白丽的笑声,她在和我婆婆说新买的小衣服。

「千千,宝贝儿,吃饭了。」魏东进门来对我说。

真特么恶心极了。

我答应着起身。

餐桌上除了腰花等几个菜,还放了一碗中药。

「先把药喝了吧千千。」婆婆说。

「我饿了,先吃饭。」

我坐下来开始吃饭,白丽心情特别好,给婆婆夹菜,又给魏东夹菜。

「哪里的中医开的药,真信得过吗?」我轻描淡写地问婆婆。

「信得过,是白丽家的一个远亲,她们家一直在他那里调理。」

这么说,白丽都知情的,她和他们合伙要弄掉我的孩子。

我的手下意识地摸了摸肚子,小家伙不知是不是有感应,胎动得有些异常。

宝贝别怕,他们伤不到你,我轻轻的抚摸,把宝贝安抚好。

我刚放下筷子,婆婆就迫不及待地说:「千千快喝药吧,一会儿凉了。」

我碰了一下碗。

「已经凉了。」

「妈去给你热。」

「我自己来。」

我笑着起身,听到身后白丽说,「千千,别热的太烫嘴了,中药温温地喝,效果最好。」

10

「白丽,我刚想起来,我接到顾主任电话了,说你胎儿有些小问题。」

我转回身说了这么一句,婆婆和白丽顿时紧张起来,我特意看了一眼魏东,他倒没有很紧张。

「不对啊,我们今天去检查时顾主任说都很好的。」白丽焦急地说。

「他兴许是没直说呢,你快打电话问问。」

婆婆连忙去房间帮白丽拿手机,我端着药去厨房,打开煤气。

等到电话接通,几个人注意力都在那边时,我用手指沾了一点药抹在嘴边,其他的倒进水池,关了火,回到餐厅。

「没有吗?谢谢您啊顾主任。」

白丽长舒一口气,却拧眉看着我。

「顾主任说没打电话,你怎么说他打电话了?你吓死我了!」

怎么没真吓死你呢。

「没打?我明明接到了啊,天呐,你看我,又把做梦当真事了。对不起啊白丽,让你担心了。」

婆婆也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这才想起了我。

「你喝了吗?千千。」

「喝了。」

「感觉怎么样?」

还怎么样,药要起效也不至于这么快……这个念头刚闪过,我的肚子突然痛了起来。

剧痛!

我捂着肚子说了一声疼,就撑不住往旁边倒下去,魏东上前扶住了我。

「啊!血!」

随着白丽一声惊叫,我感觉一股热浪排山倒海地从我身体里涌出,随着温热,我明显感到生命在剥离。

我的孩子!

我拼命捂着肚子,想要阻止,无能为力,我眼睁睁看着自己浸湿在血水中,肚子似乎瘪了很多。

胎儿在肚子里特别激烈地动了几下后就没了动静。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我不停地在叫着,重复着,用劲死死去抓魏东的手腕。

这一刻我顾不得他的背叛,我什么都可以原谅,我只求,能留住我的孩子。

「魏东,快,救救我们的孩子。」

「好,好好好,我打 120,打 120!千千你忍住了!」

11

魏东颤抖着手掏出手机,打电话的声音也在颤抖。

婆婆冷静极了,虽然她在假装着急,白丽也在假装关心。

我抱着肚子,自欺欺人地和宝宝说话。

「别急,爸爸妈妈会救你,我的宝宝,坚强点儿。」

羊水破了,胎儿不足七个月,没有成活的可能。

我懂,可我不想懂,科学都是骗人的,我的宝宝能活下去!

我上了急救车,做了各种抢救,到了医院,顾主任说宝宝已经没了,没有呼吸了,我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醒来时浑身冰冷。

我不想睁开眼,不想面对这个世界。

但我的脑袋特别特别清醒,一个想法一直在转,明明那药我没喝,好好的孩子怎么就没了。到了这个月份,不可能自发流产了,难道是他妈还用了别的办法?

「那个药这么厉害吗?不大可能吧?你是不是之前就给她下别的药了?」魏东在走廊里问他妈。

「下了又怎么样?这个药本来就是个引子,之前我在她的饭菜里加了很多次药,就算没有这次的,她这孩子早晚也保不住。」

我死死攥住了床单,恨得咬牙。

「您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对她?顾主任说,她以后可能都怀不了孕了!而且她这一胎,您看见了吗?是个儿子,都那么大了!」

我听到魏东的哭声,他在流眼泪吧,而我,我的心在流血!

「别难过了魏东,你还有我们的孩子啊,也是个儿子。」白丽的声音也低低地响起来:「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你和千千离婚,我们一家人幸福生活在一起。」

「嘘,急着离什么婚,现在离婚,我们什么都得不到。魏东啊,你对千千好点儿,想办法让她立个遗嘱,把房子给你留下。」

我的孩子没了。

都是他们算计的。

如今他们还要幸福生活在一起?生活在我的房子里?算计我的孩子,算计我的房子,看来还要算计我的命!

都是我眼瞎,我对不起我的宝宝!

我怎么能让我最亲爱的宝宝一个人孤孤单单地走?

我要你们这群恶魔,一起给我儿子陪葬!

上一篇:【破婚:滚蛋吧,妈宝!】第1节:突如其来的恶寒《妻子的复仇》
下一篇:【破婚:滚蛋吧,妈宝!】第3节:狗咬狗《妻子的复仇》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