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复仇】第1章第4节:恶有恶报

1984网 291 2020-12-09 15:36:46

06

不知道辛志远是怎么凑出这笔钱的,反正一周后漆盼盼告诉我,她拿到钱了。

漆盼盼非常开心,金钱的快乐让她意识到爱情根本不值一提。金钱比真爱香多了。

「我以前真傻,还老怂恿他跟家里的黄脸婆离婚,想跟他结婚好好过日子,现在看看,结婚过日子有什么好的?男人都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就算跟我结了婚,说不定也会出去乱来。还不如花他的钱多买点包包和香水。」

小三的错觉,男人都是要出轨的,天底下没有好男人。我淡淡一笑。

漆盼盼的美甲店开起来了,她当甩手掌柜,请了两个小姑娘给她看店,在寸土寸金的商业区租了店铺,还按她的审美重新装修了一下。

她跟我诉苦,说还没开始营业,已经扔进去了七八万。

我替她算了算账,觉得她过不了多久就要开始找辛志远要第二笔钱了。

漆盼盼的花钱速度超过了我的想象,甚至没熬过一个月,她又找辛志远要钱了。

可能是第一次要钱要得太顺利,这一次,她准备狮子大开口,直接找辛志远要一百万。

她忐忑地问我,「一百万会不会太多了?他不会破罐子破摔,直接把我拉黑,让我爱干嘛干嘛吧?」

我告诉她不会的,辛志远那么有钱,不会为了区区一百万就破罐子破摔,毕竟人家前程远大。

我真的很想不通,她怎么就不担心辛志远会去报警呢?在小三脑子里,果然没什么法律,责任,道德之类的词。

漆盼盼要钱那天晚上,辛志远失眠了,我半夜醒来的时候,看到他站在阳台上抽烟,月光照在他脸上,他模样沧桑,竟然还有点可怜。

我翻个身安安稳稳地继续睡觉,外面那么冷,被子里真暖和,真舒服。

我跟漆盼盼说,这事得速战速决,不能给男人犹豫的时间。

漆盼盼逼得很紧,辛志远每天回家吃饭,心事重重。

时机差不多了。

这天吃晚饭的时候,我跟辛志远聊天,说:「今天同事给我讲了个命案,是她老家那边发生的,都把我给听呆了,犯罪分子的作案手法真是花样百出。」

辛志远对我的话没有兴趣,支吾两声埋头吃饭,并不想跟我聊天。

焦头烂额没有聊天兴致,我明白。我不怪他。

我继续说我的:「说有个男的因为财产纠纷想杀自己的情人,正好他家是卖气球的,他就把一氧化碳灌进那些气球里,故意把绳子扎得很松,让气体泄漏出来。等情人睡了,他关紧门窗自己跑出去喝酒。第二天早上回家,他才装模作样地大喊大叫说死人了。要不是警方起了疑心,别人还以为他情人是煤气中毒死的。谁能猜到他身上去?」

辛志远敷衍说:「这人真够狠的。」

「他情人也不是个东西,染上了赌瘾,三天两头找他要钱去赌博,刚开始要几千,后来要几万,十几万,这男人也是被逼得没办法了。」

辛志远不啃声,敷衍都懒得敷衍我了。不过我不介意,我继续说。

「我同事还跟我开玩笑呢,她车的后备箱里不是有个瑜伽球吗,她说她得对她老公好点,不然老公搞不好会往瑜伽球里灌一氧化碳毒死她。」

漆盼盼一直在练瑜伽,她也有个瑜伽球,经常放在她车子的后备箱里。

我看到辛志远的筷子在半空中停顿了一下。

我猜,他大概想到了一些什么。

吃完饭我也不让辛志远洗碗,非常温柔体贴地让他好好休息,我说:「你最近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工作太辛苦了?对了,我今天给舅舅打电话他还问到你了呢,说很看好你,志远,你好好努力啊,我们家就靠你了。」

辛志远的脸上终于有了点活气,他问我:「舅舅怎么说我的?」

「就说你让你好好表现,他那边肯定会关照的,只要你不出什么岔子,后面基本就稳了。」我冲他露出一个「你懂」的笑容,又摸摸自己的肚子,柔声说,「宝宝,爸爸要飞黄腾达啦!你开不开心呀?」

一边是背靠大树飞黄腾达,一边是步步紧逼的情人和拿不出的巨款。

怎么选择,辛志远心里应该有数了。以我对他的了解,我赌他会铤而走险。

辛志远似乎很有触动,他也伸手来摸我的肚子,「来,爸爸也跟宝宝说两句话。」

我躲了一下没躲开,只好努力把肚子鼓到最大。

「都快五个月了,怎么还不显怀?你上次去产检医生怎么说的?」辛志远有点担心地问我。

「我子宫后位,不容易显怀,再说我本来就瘦,医生说没什么问题。」我笑着说,「你看,这肚子不是已经鼓出来了吗?」

「嗯,下次产检我陪你去吧。让医生好好检查一下。」辛志远有些愧疚地说。

「好啊。老公真好。」我仰起头笑得一脸灿烂。

每次产检都是我自己去的。挑的都是他最忙的日子。

我故意的。

过了两天,漆盼盼告诉我,辛志远约她周末见面,说是想跟她好好谈一谈。

如果我没有记错,漆盼盼的瑜伽课也在周末,那天,那个瑜伽球肯定会在她的车上。

看来,辛志远已经做出了选择。

终于到周末了,辛志远一大早就告诉我,他同事要回老家发展,今天大家一起请他吃饭为他践行,可能会玩到比较晚,让我别等他。

我温柔地说好。

踏出这个门,他就回不了头了,我希望他能义无反顾,毫不犹豫地走下去。

我对他没有爱,只有恨。在一起八年,我以为我们情投意合,彼此相爱,没想到他爱的只是我父母的房子和积蓄。这桩婚姻只是笔买卖,跟爱情无关。他从来没有爱过我。我的八年,只是一场笑话。

一整天,我都在等辛志远。

他回来得比我想象得早,表情也比我想象得更镇定,他不仅没什么惊惶和惴惴不安,甚至还神采飞扬,像卸掉了一个大包袱,看上去无比轻松。

我后背发凉,人心的险恶让我毛骨悚然。

我不停地看微信小号上的消息。漆盼盼没有音讯,没有给我发微信,也没有发朋友圈。

晚上,我不敢跟辛志远呆在一个屋子里,就谎称闺蜜老公出差她一个人害怕,到闺蜜家去睡了。

这一夜注定要失眠,我辗转反侧,看着窗外的月光,内心如煮沸的油锅。

事情看来已经照我设想的方向进行了,可是为什么我的心里并没有复仇的快意?只有恐惧和不安?

我什么都没干,东窗事发也跟我扯不上关系。可事实真是这样吗?我终于也变成一个恶魔了吗?

月光清冷如雪。我找不到答案。

第二天下午,辛志明给我发了一条微信。

「漆盼盼出车祸了!撞死了!健身房的人跟我说的,说撞得可惨了。」辛志明发了个摊手的表情,「这是不是她勾引我哥的报应?」

我没有回复他。

不,这不是她勾引辛志远的报应。这是她十年前害死另一个女孩的报应。

两个月后,辛志远被抓捕。他在瑜伽球里灌入一氧化碳导致漆盼盼在驾驶汽车的过程中昏迷,车子撞上高架桥的护栏,漆盼盼当场死亡。

辛志远被警方带走的时候,我站在高楼的窗口远远看着他。

没有快意,更没有得意,我的心荒凉如枯井,却又平静如水。我朝辛志远挥挥手——这一生,永别了。

没过多久,辛志远的妈妈又生病了,辛志明来找我要钱。

我在电话里里对他说:「我跟你哥已经离婚了,你怎么还来找我借钱呢?」

「一夜夫妻百日恩,嫂子,我妈等着这钱救命,你看着以前的情分上,再帮我们一次行吗?」

「对不起。不行。」

「你怎么这么无情无义?你别忘了!你肚子里还怀着我们老辛家的种!我妈可是他的亲奶奶!」

「孩子?哦,忘记告诉你了,孩子我早就打掉了。怀孕 45 天的时候,我就把它打掉了。」

「什么?怎么可能!我哥出事的时候,你不是还怀着孩子吗?我哥还让我多照顾你。」

「他记错了。」我微笑着对他说,「下次探监的时候,别忘了告诉辛志远,他没有孩子了,因为他不配当爹。」

我把辛志明的电话拉黑,心情愉快而平静。

挑了阳光最灿烂的一天,我抱着一大束鲜花去了郊区的墓园。

墓园里芳草萋萋青柏林立,有的墓碑年久失修,有的墓前供奉着鲜花水果。微风拂过草叶,我听见了青天上鸽哨的声音。

墓碑上,妹妹在对我微笑。

十四岁,花骨朵一样纯洁的少女,头发在阳光下闪闪发亮,一双清澈的眼睛,羞涩又乖巧。

眼泪毫无防备地奔涌而出。我闭上眼睛,听见了妹妹的声音,「姐,你什么时候放暑假?人家想你了。」

甜甜的小奶音撒着娇,让我的心剧烈地疼痛起来。

人家想你了。这是妹妹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然而,她没有等到我从外地的大学放假回家,就从十五层的高楼一跃而下,从此彻底消失在我的生命中。

我的妹妹,永远停留在那个夏天。永远十五岁,不会再长大。我们一家四口,变成了一家三口。

漆盼盼没有得到任何实质性的惩罚。她不满 14 岁,比我妹妹还小几个月。

哪怕她上课用圆规扎我妹妹的背,哪怕她在体操室当众扯掉了我妹妹的运动裤;哪怕她带人把我妹妹堵在卫生间,把那些装着用过的纸巾和卫生巾的垃圾篓扣在我妹妹的头上……

哪怕她做过那么多邪恶的事情,死一万次都有余,她还是好好活在这个世界上。

她只是被退学,我的妹妹却不在了。

妹妹的日记本上全是泪痕,我爸妈不明白,为什么我发了疯一样对漆盼盼拳打脚踢,几个大人都拦不住。

我没有给爸妈看那本日记,我怕他们伤心。我想,让我一个人来承担就好了。总有一天,我会让漆盼盼付出代价。

我的计划还没来得及实施,漆盼盼居然搬家了。全家都搬走了,我怎么打听都打听不到她的消息。

那时我还太傻,太年轻。一个人闷着头找,完全没想过要向别人求助。

幸好苍天有眼,让我再次遇到她。

她终于死了。她早该死了。

后悔吗?不,我不后悔。恶魔就该待在地狱,她不配活在人间。

我抱着膝盖坐在墓碑前面,头轻轻靠在妹妹的照片上,和她脸贴着脸。

天空很蓝,云朵很温柔,妹妹的墓前干净整洁,鲜花吐露着芬芳。我真的好想她。

我爸说,还是两个孩子好,可以回来轮流陪陪父母。是啊,要是妹妹还在,那该有多好。

我不是什么好人,但我想做个好姐姐,好女儿。

(完)


上一篇:【妻子的复仇】第1章第3节:双管齐下
下一篇:【破婚:滚蛋吧,妈宝!】第1节:突如其来的恶寒《妻子的复仇》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