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复仇】第1章第3节:双管齐下

1984网 387 2020-12-09 15:35:13

04

微信上,我跟漆盼盼聊得火热。

我夸辛志远送给她的那条项链好看,告诉她,谈恋爱的时候就是要让男人多送礼物,男人在你身上投入越多,就越爱你,越舍不得分手。

「我男朋友也不是特别有钱。花太多他的钱,我怕他会反感呢。好像我贪图他的钱似的。」漆盼盼说。

啧啧,还真是清新不做作。不好意思花男人的钱,却好意思找没见过面的网友要一万多的护肤品。

我现身说法,用我的故事告诉她,成功的女人该怎样驾驭一个男人。

我告诉漆盼盼,其实我跟我的富豪老公在一起的时候他还没有离婚,家里的黄脸婆死不松口,不肯顺应天道退出历史的舞台。

漆盼盼震惊了,「天哪!姐姐你好厉害!你到底是怎么说服你老公离婚的?」

「没什么诀窍,一是多修炼自己,外貌,身材都要维持好,多学习穿衣搭配培养气质,让他带出去有面子;二是床上让他满意,我买了很多研究两性关系的网课,还学了不少情趣方面的小技巧,每次都给他新鲜感。三就是不停地要东西,让他送包送珠宝送车送房子,让他为我花钱为我付出,一点点试探他的底线在哪里。」

「触到他的底线,他翻脸了怎么办?」

「翻脸了再把他哄回来嘛。给他点甜头,他自然就回心转意了。」

「太厉害了!姐姐你真是高手,难怪能成功上位!我要是有你一半的手段就好了。」

漆盼盼对我很是艳羡,对我踢掉黄脸婆顺利转正一事大为佩服,她遮遮掩掩欲语还休地告诉我,其实她跟我之前的处境很像,她这个男朋友也有老婆,黄脸婆也占着位置不肯离婚。

「那你男朋友是什么态度?」我心平气和地问她,好像在问别人的事。

「他也没办法啊,黄脸婆怀孕了,而且她家有点来头,我男朋友还想利用一下她那边的人脉。」

呵呵。我有点想笑。

「那他有没有给你什么承诺?」我替她担忧道,「照现在的情况看,你优势并不明显啊。你得赶紧为自己增加一点砝码。」

「怎么增加?」

「就是刚才我说的那些呀,让他迷恋你的同时,努力增加他的沉没成本。对了,你还可以想一想,他有没有什么把柄,小辫子之类的,你可以拿这个逼他离婚。」

我分析得头头是道,结果漆盼盼来了一句,「什么是沉没成本?」

我:「……」

该说的话我都说了,就看漆盼盼怎么操作了。

为了培养她的胃口,我给辛志远重新配置了行头,去网上给他买了块高仿的名表——虽然是高仿,也花了我好几万——搭配着精美得完全看不出是赝品的盒子,当做生日礼物送给了他。

辛志远这个土包子根本不认识这表,听了我的科普才惊喜地问我,「你哪儿来的钱?怎么突然给我买这么贵的腕表?」

「是别人送给我舅舅的礼物,他不敢戴出去,想便宜一点卖掉。我一听价格这么划算,就自作主张买下来了。你以后肯定一路高升,只有这块名表才配得上你。」

我一通胡扯加马屁,拍得辛志远都分不清东南西北了。看着他可笑的嘴脸,我深深觉得对不起舅舅。我舅舅两袖清风,却被我诬陷受贿,我真不是个东西。

盯着漆盼盼的朋友圈,推算出她又跟辛志远约过会之后,我去找她聊天了。

我发了好几款名表的图问她哪块表好看,说我跟我老公的结婚纪念日马上就要到了,我想送他一块腕表。

当然,我送给辛志远的「名表」就在名单上。

漆盼盼马上发现了那块表,「这块表我男朋友也有,前两天刚见他戴过,我还说蛮好看的。」

「他也有?」我安详地打字,「那你还说他没钱?这表多少钱你知道吗?」

听完我报的价格,漆盼盼不淡定了,「原来他这么有钱!太过分了,自己戴这么贵的手表,送我的项链才两千多块钱!」

「不肯在你身上付出呗。」我给她支招,「你得逼一逼他。让他养成为你花钱的习惯。」

漆盼盼开始逼辛志远了。

我知道这一点,是因为我偷偷登陆了辛志远的银行账号,连续看到了好几笔大额支出。

SKP 的奢侈品肯定让漆盼盼很开心吧。看着那几串数字,我的心久违地抽痛了几下。

辛志远从来没有送过我这么贵的东西,跟我在一起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爱过我。跟我结婚,只是为了少奋斗十年,跟感情无关。

没过几天,漆盼盼来跟我报喜了。

「姐,你真的好牛!我要拜你为师。你的策略太有效了,我男朋友最近给我买了好多东西!」

她把照片发给我看,非常得意,「男人果然要用点手段才会听话。以前是我太傻了。」

我祝贺她,让她再接再厉。人的胃口都是慢慢养大的。不着急,慢慢来。

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不过今天差点出了岔子。

我经期用过的卫生棉条扔在垃圾桶里,被辛志远看到了。他问那是什么东西,怎么全是血。

自从做完人流,来大姨妈的时候我都很谨慎地用卫生棉条,就是担心用卫生巾被他发现了。

「哦,之前鼻子流血,我用来堵鼻孔的。」我编了个谎话搪塞他,心里也有点发愁,马上怀孕就满三个月了,我平坦的肚子会不会引起辛志远的怀疑?

我去网上一搜,发现好多孕妇快五个月才显肚子,这才放下心来。我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应该来得及。实在不行就买个假肚子绑上。

我借口胎位不好不能过性生活,根本不让辛志远碰。他不一定会发现我的假肚子。

在给漆盼盼洗脑的同时,我想办法联系上了她的前男友。

她这位前男友以前就是健身房的教练,现在在酒吧当服务生,他微博上发的自拍都很社会,说话也蠢兮兮的,一看就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

我去酒吧找到这位前男友,点完酒塞给他一笔小费,问他能不能加个微信。

小费在前,前男友非常爽快地加了我的好友。酒吧人多眼杂,我没有多停留,坐了一会儿就走了。

第二天,我找这个男人聊天,说请他吃饭。大概以为我看上了他,想撩他,漆盼盼的前男友矜持地答应了我的邀请。

我请他吃了一家不错的馆子,吃完饭。我把手机里的照片亮出来让他看。

照片是漆盼盼跟辛志远的合影,勾肩搭背脸贴着脸,一看就知道是什么关系。

「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个名叫赵征的男人变了脸,眼神警惕地看着我。

很明显,他认出了漆盼盼。

「这是你女朋友吧?」我平静地看着他,「照片上的男人是我老公,你女朋友背着你跟我老公在一起了。」

赵征呼了口气放松下来,「我跟她早就分手了,她勾搭你的老公,你去找她去,不该来找我。」

我显得非常意外,「你跟她已经分手了?不会吧?我看她微博上还有你的照片,你们四个月前还在一起呢!」

「真分手了。」赵征骂了一句,说,「难怪把老子踹了,原来是跟别的男人搞上了。」

「本来还想让你管管她的。」我痛苦地垂下眼睛,「我老公被她勾得天天不回家。她再这么下去,我真的要找人打她了。」

赵征对前女友的破事不感兴趣,站起身就要走,对我这个怨妇没有一点同情心。

我急忙叫住他。我说:「赵先生,要不你帮我劝劝她吧,我可以给你钱。」

「钱?」赵征一愣,抬起来的屁股又坐回了椅子。

「对,我给你一笔钱,」我一副思路突然被打通,想出了新的解决办法的模样,「等我老公和漆盼盼约会的时候,你过去搅局,就说你是漆盼盼的男朋友,让我老公别缠着她。」

「我艹,这也行?」赵征也一副思路突然被打通的模样。

「拜托了,我已经怀孕了,我真的不想失去我老公,不想失去这个家。」我苦苦哀求,仿佛他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

赵征试探性地要了个价格,我讨价还价之后,两人愉快地达成了协议:先付定金,事成之后再付尾款,流程科学且严谨。

赵征的思路确实被打通了,因为他又问我,「要是顺便再打你老公一顿,你还能不能再加点钱?」

我眼睛一亮,「当然可以啊!不过你下手别太重了,别闹出人命啊。」

辛志远的命,留着还有用。

我在辛志远的车上安了定位器和窃听器,三天后,我终于等到了他跟漆盼盼约会的消息。

我把地址发给赵征,在家里等着。

等到晚上,赵征给我发微信了,告诉我任务顺利完成,让我把尾款付给他。

「等我老公回家,我验收完就付。」我付了一半尾款,等着辛志远回家。

两个小时后,辛志远回来了,鼻青脸肿,眼镜也碎了半边,深一脚浅一脚的,进门的时候差点摔了个大跟头。

「志远!你怎么了?」我关心地迎上去,搀扶他在沙发上坐下来,张罗着给他拿冰袋冰敷。

「今天真倒霉,」辛志远说,「走路走得好好的碰见个神经病!他妈的像条疯狗似的!」

「这些伤都是他打的?」我同情地打量着他,啧啧,确实倒霉,后脖子也破皮了呢。

「是啊。妈的神经病。」

「报警没有?这种神经病就该送到警察局关两天!」我义愤填膺。

呵呵,他敢报警吗?渣男跟小三,闹大了他不怕不好收场?

「没有。算了,跟个神经病计较什么呢!」辛志远像霜打的茄子,「我去洗澡了,身上都是他踢的鞋印。」

「好吧,快去吧。」我差点笑出了声。

漆盼盼应该也到家了吧,我推算了一下时间,拿起手机给漆盼盼发微信。

「今天看了个电视剧,超级好看,跟你安利一下。」我假装安利电视剧。

果然,漆盼盼很快回复我了,她回了一串哭泣的表情,楚楚可怜的,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怎么啦?发生什么事了吗?」我微笑着发出这句话。

「今天真是疯了,我跟男朋友约会呢,以前的男朋友突然跑过来搞事情,把我男朋友打了一顿。」

我赶快问她为什么。

漆盼盼说:「不知道呀!莫名其妙!我明明跟他分手了,他还以男朋友的身份自居,说我劈腿,脚踩两只船,让我男朋友看清我的真面目,别跟我这种渣女混在一起。」

赵征居然这么优秀?这话说的,我都想鼓掌了。

「我男朋友气得要死,跟他打架又打不过,路边一圈看热闹的,丢脸死了!」漆盼盼嘤嘤嘤地哭,「你说我前男友是不是有病?我又没招他没惹他,他干嘛这样啊?」

他干嘛这样啊?因为他收了我的钱啊。

我继续打字:「那你男朋友没有误会你吧?」

「怎么没有!他也以为我劈腿,脚踩两只船呢,我们俩大吵了一架!」

「怎么能吵架呢?」我摇头。应该打起来啊。

辛志远洗澡出来了,脸上的红肿更明显了,看得我恨不得多给赵征几百块钱。

辛志远心情非常低落,连敷衍我的心情都没有,臊眉耷眼地早早上床睡了。

他心里一定很痛吧?花了那么多钱,那么多精力的真爱,竟然脚踩两只船,还害得他被正牌男友打了一顿,刚刚恢复好的小弟弟搞不好又遭到重创了。

真是男默女泪呢。

漆盼盼晚上一直给我发微信,问我该怎么办,她说她很担心会失去辛志远,害怕辛志远会因此跟她分手。

我理都懒得理她,退出小号舒舒服服地追剧,痴男怨女爱干什么干什么,反正我现在挺开心的,一点都不苦恼不迷茫。

不过,赵征这件事确实给了我更多的灵感。我准备想点办法,把这把火再烧旺一点。

我给辛志明打电话,约他在我公司附近见面。

对付辛志明就更简单了,有钱一切都好说。辛志明知道他哥哥出轨的事,我直接了当地告诉他,辛志远现在还在跟那个女人来往,我想保住自己的家庭,想让辛志远讨厌那个女人,主动跟她分手。

「那……我去劝劝我哥哥?」辛志明现在跟我又是一家人了,一口一个嫂子叫得很亲热。仿佛之前那些难听的话他从来没说过。

「劝了没用的,他现在就是中了毒,谁的话都听不进去。」我忧伤地叹气,愁得眉头紧皱。

「那,我跟家里说吧,让咱爸妈来教训他!」辛志明天真地搬出他的父母。

「别让老人跟着操心难过了,」我拒绝了这个愚蠢的提议,我用深思熟虑的口吻说,「我想了好久,觉得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哥死心。」

「什么办法?」

「那个小三在健身会所当前台,你拿你哥的会员卡过去健身,过两天就跟他炫耀,说会所的漂亮前台在追你。」

辛志明长得挺帅的,追他的小女生很多。漆盼盼追他不是不可能的事。

辛志明露出了然的笑容,「嫂子你这玩的离间计对吧?让我哥跟那小三产生误会?」

「是啊。」我给他戴高帽子,「这件事只有你去办才能成功,其他人都不行,只有你的话才能让你哥哥深信不疑。」

「行啊!嫂子发话了,我就是死也得把这事办成。」辛志明冲我挤挤眼,「办成了,我拍旅游视频的启动资金肯定也有了,嫂子你说对吧?」

「你说的很对。」我冲他微笑,「只要你哥跟那个女人分手,我马上把启动资金转给你。」

挨了一顿打之后,辛志远老实多了,除了加班,晚上早早就回家了。

正好我今天在手机上看到一个新闻,一个女的出轨,她老公把奸夫给杀了,我就把这个新闻念给辛志远听。

辛志远听完没什么表情,只说那个老公太蠢了,因为争风吃醋就去杀人,搭上了自己的一辈子,太不划算了。

我引导他从另一个角度看问题。

我说:「这种三角关系太危险了,我们都觉得为这点破事杀人不值得,可架不住有人就是性格冲动,容易激情犯罪。我们管得住自己,管不住别人啊。」

比如你就管不住赵征,被他激情犯罪狠狠揍了一顿。

我的话果然引起了辛志远的共鸣,他喃喃感叹:「是啊。有的人真的跟疯子一样,你不小心招惹了他,说不好哪天他就捅你一刀子,太可怕了。」

挨了顿打,果然有阴影了。挺好的。

我登陆小号问漆盼盼什么情况,说我这几天出去玩了,没怎么看微信。

漆盼盼哀怨无比,说男友对她冷淡了很多,她使劲哄他讨好他,但两人关系还是不像以前那么好了。男朋友老说他加班,她怀疑他是回家陪黄脸婆去了。

黄脸婆这个词已经刺激不到我了,我让她干脆晾辛志远一阵子。男人嘛,不能光给甜枣,不能把他惯得没边。人都贱得很,你越跪舔他越不把你当回事,你不搭理他,他反而患得患失了。

「可是现在我跟他的关系已经出问题了,我再不理他,两人不就真凉了吗?」漆盼盼反问我。她还不算太蠢。

「不会的,你相信我。欲擒故纵,绝对是对付男人的制胜法宝。」我只能使劲给她洗脑,让她相信我这个顺利上位的前小三。

「嗯,那我试试吧。不行再说。」漆盼盼终于接纳了我的建议。

很好。可以开始下一步行动了。

我担心辛志远不肯把健身卡借给辛志明用,毕竟小三是一个特殊的存在,能藏多紧就藏多紧,最好不被任何人发现。

所以,我自己花钱给辛志明办了张卡,说是单位发的,不要钱。我把漆盼盼的照片发给辛志明看,让他赶紧去健身房认识漆盼盼。

辛志明去了健身房回来跟我说,漆盼盼人特别清纯,说话柔声细气的,还挺温柔的。

潜台词就是,难怪我哥看上她了。

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一个内心住着恶魔的人,怎么能表现得这么清纯,这么人畜无害呢?

「想办法拍几张跟她的合照,能表现出关系很亲密的样子就更好了。」我给辛志明支招,让他保存好照片。

没过两天,辛志明把拍好的照片发给我了。照片上,他跟漆盼盼肩并肩站着,他的胳膊还搭在漆盼盼肩膀上。两人关系看上去很不错。

我让辛志明把照片发给辛志远,跟辛志远炫耀,说他去健身房认识了一个女孩,那女孩对他很有好感,一直给他暗示,明显是在追他。

05

过了一个多小时,辛志明给我回微信了。

「嫂子你太牛 B 了!我哥气得快爆炸了,一会儿说我自作多情,一会儿又问我漆盼盼到底是怎么勾搭我的。我看他快精神分裂了。」

辛志远不气疯才怪。心爱的女人脚踩两只船不说,现在还想再去踩第三只船,这事还是自己的弟弟亲口说出来的!

漆盼盼的形象,大概已经被他在心里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甚至是红叉吧?

晚上,辛志远晚饭都不吃,一副为情所伤、萎靡不振的样子。

直觉告诉我,他很可能跟漆盼盼大吵了一架,并提了分手。

果不其然,没一会儿漆盼盼来找我诉苦了,说辛志远太不是东西了,把她玩腻了就想分手。还往她头上泼污水,说她轻浮不检点。

我快笑死了。辛志远对小三的道德要求太高了。都当了小三了,还不许人家轻浮不检点。

我问漆盼盼:「那你打算怎么办?就这么跟他分手吗?那也太便宜他了。」

「那我能怎么办,我又没有什么能拿得住他的东西。除非到他公司去闹,但是闹了又能怎么样?他破罐子破摔,该分手还是会分手,我又得不到什么好处。」

「去他公司闹用处不大,他又不是公务员,这种私事对他打击没那么大。」我对她说,「你得想想别的招。看看能不能弄到他什么把柄。」

第二天,漆盼盼告诉了我一个好消息:她在手机上找到一段小视频,浴室拍的,辛志远全裸的小视频。

「当初拍着玩的,没想到现在派上用场了。」漆盼盼高兴地告诉我,她要拿这个要挟辛志远,让辛志远给她一笔钱。

她想通了,强扭的瓜不甜,辛志远想分手就分手吧。只要给她一笔青春损失费就行。

我觉得特别没劲,剧情太老套了,我都没有评论的兴趣了。本以为漆盼盼有什么高招对付辛志远,没想到就这。

漆盼盼问我,管辛志远要多少钱合适,我告诉她,至少两百万。从那块手表就能看出来,辛志远绝对是个隐藏的富豪。

「也对,他老婆家里好像挺有钱的。」漆盼盼对我的话深表赞同,觉得两年的青春必须拿两百万来换才公平合理。

「别一次要这么多,他会心疼的。你得慢慢来。」我一个字一个字慢慢打出这句话。

漆盼盼没有马上回复,屏幕黑掉的那一瞬间,我在手机上看到了自己的脸。

苍白,冷漠的一张脸,眼神麻木而阴沉。我的手一颤,手机掉到了地上,发出沉闷的啪嗒声。

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

是的。不过我不后悔。我只是想讨回那个本该属于我家的公道,不管用什么手段,我都不在乎。

我不会坠入深渊的,会粉身碎骨的人,绝对不是我。

漆盼盼对我言听计从。她跟我说,她准备先要三十万给自己开家美甲店,再要六十万给她爸妈在老家买套房子,后面 100 来万慢慢要。

规划得挺好的。我夸她。她很开心,说她马上就去找辛志远要钱,让我等她的好消息。

我在客厅,辛志远在书房,门没有关,我看到他在看手机,手指点来点去,点着点着,他的脸色就变了。

想必是收到漆盼盼要钱的消息了。

我看到他满脸通红地打字,手速飞快,咬着牙关,额角还绷起了青筋。

漆盼盼应该把小视频也发给他了,她拿着视频问他要钱,所以他才这么愤怒,这么激动。

我悠闲地吃着草莓,用轻快的声音喊辛志远,「志远,草莓好甜啊,你要不要吃一点?」

辛志远当然不吃草莓,他扭头敷衍我的时候,笑容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看到他的笑容,我觉得草莓更甜了。

辛志远打完字,放下手机在书房走来走去,如笼中困兽。

「志远,怎么啦?是有什么烦心事吗?」我扬声问他,体贴而温柔。

「哦,工作上遇到点小麻烦。」辛志远笑着说,「你别操心了,我能解决的。」

哦,那你就好好解决吧。反正别想从家庭账户里拿钱。

随后的几天,辛志远肉眼可见的焦虑烦躁,嘴唇上起了干皮,憔悴了不少。

裸体视频虽然有点老套,但的确是个大杀器,漆盼盼要是真跟他撕破了脸把视频放到网上去,辛志远的职业生涯也基本完蛋了。

他还想借着我舅舅的高枝飞黄腾达呢,哪儿敢出这种问题。

上一篇:【妻子的复仇】第1章第2节:复仇开始
下一篇:【妻子的复仇】第1章第4节:恶有恶报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