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复仇】第1章第2节:复仇开始

1984网 153 2020-12-09 15:33:19

02

单人照,双人照,每一张照片上都有一个陌生女人的身影。大眼睛,高鼻梁,柳叶眉,尖下巴,网红四件套她全部都有。

这位小三,确实比我好看。

妒忌像毒蛇啃噬着我的心,我死死盯着这个女人的脸看,看着看着,我心里突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这张脸实在太像记忆中的另一张脸了!虽然眼睛变大了,鼻梁变高了,可是相似的菱形脸,还有下撇的嘴角带来的那种刻薄感,几乎跟记忆中的那个人一模一样!

是她吗?十年过去了,那个恶魔又要来把我的生活搅得天翻地覆了吗?

我呼吸急促,手颤抖着翻找手机里的信息,想要知道这个女人的名字。

我认识的那个恶魔姓漆,一个非常少见的姓氏。我想知道,这个女人是不是也姓漆,是不是也叫漆盼盼。

通讯录没有姓漆的,也没有叫盼盼的,记事本、文件夹里也没有相关信息,除了照片,我得不到任何线索。

我表哥是个网络高手,非常擅长网络追踪,曾协助警方侦破过网络案件。我哆嗦着把女人的照片发给他,拜托他帮我查查这个女人的来历。

十年前的事,表哥已经不记得漆盼盼这个名字了吧?可我还记得,永远都记得,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那个叫漆盼盼的恶魔,在我心里留了一道疤,一道血红的、狰狞的疤,这辈子都不会消失,不会痊愈。

一整天我都坐立难安。我像一头困兽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无法安静地坐下来哪怕喝一口水。

我的神经绷成了一根细丝,快要断掉了。

一直到晚上,表哥才联系我。他给我发了一条微信,上面写了那个女人的姓名,身份证号,工作单位,现在的住址,还有她在好几个社交平台注册的账号。

「你查她干嘛?」表哥问我。

他果然不记得了。我告诉他,这个女人做代购骗了我一笔钱,我要去找她要回来。

我不想让表哥蹚这趟浑水。在微信上看到漆盼盼这三个字,确认了这个小三就是那个恶魔的那一秒钟,我就已经下定了决心。十年前的旧债,我要讨回来。当年没有伸张的正义,由我来执行。

我要让她死。

那些鲜血不能白流,生不如死的日日夜夜,所有的痛苦和悲伤,都必须得到回应!

所有人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没有人可以例外。老天爷无眼,那就让我来取而代之!

我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一张张仔细研究这些照片,研究漆盼盼在社交平台留下的足迹,搜索所有跟她相关的信息,我研究那个女人的喜好,描绘她的行动轨迹,甚至顺藤摸瓜查到了她的前男友、前前男友的社交账号。

我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还有福尔摩斯的潜质。

漆盼盼在网上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当年的魔鬼,竟然天天在微博上分享伤感的文艺句子,什么「我在漫天风雪的回忆里披荆斩棘,你却在哪一个的字典里演绎皈依。」什么「有时候繁花似锦的热闹,只是暗无天日中悲伤的前兆。」

再配上几张加了滤镜的 45 度角自拍,或轻颦浅笑,或低眉敛目,活脱脱一杯清新淡雅的绿茶,忧伤得能让豆瓣反矫小组的地爷们集体咯噔,郭小四看了都得跪地喊大师。

我看得快吐了。

表哥给我的信息说漆盼盼现在在一家健身会所当前台小妹,我查了一下健身会所的地址,发现它离辛志远公司不远,两人应该是在健身房认识的。

辛志远两年前开始健身,两人从去年夏天开始有合影,在一起最少也有一年多了。辛志远跟我说他是一时糊涂,这是第一次出轨。呵呵。

吸着我家的血养活他全家,还出轨给我戴绿帽子,做人怎么能无耻下贱到这种地步!

在漆盼盼另一个社交账号里,我发现她扫码进了一个讨论化妆品的微信群,我办了一张新电话卡,申请了一个新的微信号,用新号混进了那个群。

漆盼盼的头像就是她自己的照片,实在太好找了。我没有马上加她,我有办法让她主动来加我。

几天之后,辛志远出院回家了。

住院期间他拼命联系我我都没接他的电话,但是今天,我特意做了一桌饭菜等他回来。

看到桌上的饭菜,辛志远很诧异,他看看我又看看饭桌,语气充满了惊喜,「妍妍,你,你原谅我了?」

「先吃饭吧,」我示意他去换衣服洗手吃饭,「医院里伙食不好,你看你都瘦了。」

知道辛志远刚做过手术肯定不会喝酒,我还是开了一瓶酒,不把自己灌上几杯,我没办法说出那些让自己恶心的话。

我闷头吃菜,辛志远跟我说话我也爱答不理。

酒过三巡,我终于借着酒劲哭了起来。辛志远趁机搂住我,他一边道歉一边信誓旦旦,说他跟漆盼盼是第一次发生关系,他会跟她分手,以后绝对不会再做伤害我的事。

我哭了很久,哭得肝肠寸断。最后,我对辛志远说,如果不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他的。既然他答应跟漆盼盼断绝关系,那我就再给他一次机会。

辛志远很高兴。我看着他的笑脸,在心里计算着去医院做人流的时间。

我刚怀孕一个多月,现在是流产最好的时机。

我假装自己肚子不舒服去医院看病,回来告诉辛志远,医生判断我有先兆流产的迹象,需要卧床保胎一周。

我跟辛志远说:「你自己还在养伤,不方便照顾我,我去我爸妈家住一周吧。你在家好好休养,别担心我。」

辛志远被我的体贴贤淑感动了,抱着我说了许多感激的话,又赌咒发誓说他一定会跟小三了断,给我们的宝宝一个温暖的家庭。

我连连点头,内心却毫无波澜。我的心已经死了,救不回来了。

我去医院做了流产手术,回父母家休养。我对爸妈说辛志远出差,我先兆流产需要卧床保胎,所以回家休养一周,他们毫不怀疑。

辛志远出轨的事,我没有告诉父母,还不到时候。

躺在床上休养,我并没有闲着。

我精心装修了自己小号的朋友圈,吃喝玩乐的照片发一波,环境各种高大上;再发几张能看出奢侈品的打码美照,一套组合拳下来,一位有钱有闲的白富美马上诞生了。

我一边装修朋友圈,一边用小号在那个化妆品群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刷存在感,让群里的人开始眼熟我。

每当漆盼盼在里面说话的时候,我就去接她的话茬,捧她的场,营造我们很合拍很聊得来的感觉。

来父母家的时候,我从家里带了很多自己用的护肤品和化妆品。我挑了现在最热门的几样拍照发到群里,声称是自己的闲置,现在免费转让,问有没有人要。

我用的基本都是大牌,消息一发,群里地震了,一堆人排队说自己想要。我选了第一个举手的,让她加我的微信把地址告诉我,我今天就快递给她。

过了几天,我又发了一个包包的照片,同样免费转让。

包也是大牌,也的确是我的闲置,本来想到二手网站卖掉的,一直懒得弄,现在正好拿来钓鱼了。

这个包包也顺利送出去了。

两次,漆盼盼都举手了,但是她都没抢到第一个留言,所以没有她的份。

晚上,漆盼盼来加我的微信了。看到她的好友申请,我冷冷一笑。该来的,终于来了。十年前把我们全家送入地狱的恶魔,终于开始走向我的陷阱了。

03

漆盼盼问我还有没有闲置的化妆品和包包,她说我的东西都很有品位,她都很喜欢。

我把护肤品和化妆品拍照发给她,问她想要哪个。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这钱我愿意出。

漆盼盼真够贪心的,她说她全都想要。还发了个绿茶兮兮的表情,问我:「小姐姐,可以吗?」

当然可以。这些本来就是为你准备的。

我把护肤品和化妆品打包寄给了她。一万多块钱的东西,送给她了。

我没有在护肤品里做什么手脚,让她烂脸之类的,我不要她变丑,我要她的命。

短短几天,我跟漆盼盼成了好朋友,化妆品大使起了作用,漆盼盼认定我又有钱又大方,是人美心善的阔太太。

女人之间的友谊,就是这么纯粹和简单呢。

夜里无法入睡的时候,我也会想,如果辛志远和漆盼盼只是一对单纯的狗男女,我会不会放过他们?

如果辛志远跟我结婚不是另有所图,如果漆盼盼只是一个普通的小三,我会放过他们吗?

我想,我会的。只是出轨而已,离婚就是了。跟他们多纠缠一分钟都是对我自己的羞辱。

只可惜,他们不是普通的出轨,他们对我做的事,我无法原谅,也不准备原谅。

至于那个无辜的胚胎,我庆幸它只有黄豆那么大,我还感受不到它的存在,还没有对它产生感情。否则,我可能会因为失去它而痛彻心扉。

在父母家休养了一周,我的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心情也前所未有的宁静平和。

看到漆盼盼朋友圈里的新照片,我心如止水,尽管我认出了盘子右上角的那只手。那只手的形状我太熟悉了,那是辛志远的手。

辛志远跟漆盼盼去吃了网红餐厅,去公园漫步喂鱼,一起看了电影,他还给她买了条项链。

我给漆盼盼点赞,夸她跟她男友好幸福,说她男友一定很帅——我承认我是在嘲讽。辛志远不丑,但跟帅也不太沾边,单论外貌,他在当年追我的男生里根本排不上号。

我真是瞎了眼,我挑来挑去,怎么就挑了个垃圾呢。

漆盼盼回我了一个甜甜微笑的表情。今日的约会,想必让她非常开心和满意。

一周病假休完,父母知道我要回自己家了,有点恋恋不舍。我妈帮我收拾东西,语气有些伤感,「你不回来住,我们还不觉得家里冷清,你这一走,我跟你爸都有点不适应了。」

看着妈妈头顶新长出来的白发,我心里难过,却还是笑得没心没肺的,「我走了你们不是更省心吗?做饭少做一个人的,多舒服!」

我爸背对着我给阳台上的花浇水,听见我们的对话,扭头突然说了一句:「还是两个孩子好,可以轮流回来陪陪父母。要是……」

「爸!水流出来了!您浇水浇太多啦!」我急忙打断我爸的话,指着花盆让他看。

水浇太多了,水都从花盆底下流出来了,小小的水洼在阳光下反着光,像一大滩眼泪。

我爸拿纸巾擦水,我偷偷看一眼我妈,她手里还拿着我的衣服,正盯着空气中的某个地方发呆,眼眶已经有些发红了。

不能提。十年前的往事,提起来大家心里都不好过。我妈至今还经常做噩梦,白头发一茬又一茬,染都染不过来。

回到家,辛志远对我格外殷勤,嘘寒问暖不说,还向我展示刚到货的好几本孕婴指南。

「这本《亲密关系》据说特别好,新手妈妈可以多看看,还有这本《0-3 岁的婴儿在想什么》口碑也特别好,你好好学习学习,科学育儿,把我们的宝宝养得健健康康,聪明强壮。」

合着养孩子就是我一个人的事。他买几本书就行了。

「好啊。老公真好。」我冲他嫣然一笑,满脸幸福地摸着自己的肚子,「宝宝好幸福,有个这么爱他的爸爸。」

「不知道是儿子还是女儿,」辛志远笑着说,「第一胎可以先生个女儿,女儿懂事顾家,等第二胎生了弟弟,还可以帮你照顾弟弟。」

先生个女儿,再生个儿子,老婆一边上班挣奶粉钱一边带孩子,他跟小三风流快活两不耽误——这么美好的想象,听得我都想给他点个赞。

我恶心得快装不下去了,只好转移话题,「对了,这次回爸妈家听到了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

「我小舅舅要高升了,各种流程都走得差不多了,就等着公示了。」我抛出这个诱饵,观察辛志远的反应。

辛志远是做互联网金融的,我舅舅是银保监会的,舅舅高升,对他的事业发展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果然,辛志远非常激动,「真的吗?太好了!你让你爸妈牵头组个局,咱们请舅舅一家吃顿饭吧。」

「嘘!」我伸出一根手指头按住嘴唇,「还没公示呢,你激动什么,等结果出来了再说。」

「没问题没问题!」辛志远高兴得直搓手,「太好了!真是个好消息!」

当然是个好消息,只可惜,这消息是假的。它只是我的诱饵,跟送给漆盼盼的化妆品一样,它是陷阱上铺好的馅饼,是量身定制的毒药。

上一篇:【妻子的复仇】第1章第1节:妻子的复仇
下一篇:【妻子的复仇】第1章第3节:双管齐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