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眼还眼】第3节:上钩的鱼《丈夫的复仇》

1984网 147 2020-12-08 16:24:11

6

连着几天我都没有上班,这件事对我的打击太大了,但同时也激起了我的斗志和复仇的欲望。

这几天,我脑子里演化了无数个复仇的场景,但大多数都太过血腥暴力,而且没法让我自己脱身,我都放弃了。

我想报复他们,但我却不想犯罪。

三天后,我去公司申请了两天的出差,然后直接去了我哥张岩的城市,我跟他说了我的遭遇之后,他的反应比我还大,当时就把桌前的玻璃杯摔碎了。

「张路,你说吧,你想让我怎么配合,我把公司卖了也得支持你报这个仇!」

我笑了笑:「那倒不至于,哥,你只要陪我演一出戏就行了。」

第二天,我带着一个名叫张岩的大客户来到公司参观,介绍各种项目。

开了一辆奥迪A8前来的张岩在公司里四处扫视,微笑着连连点头,一副很满意的样子。

他穿得相当气派,谈吐得当,西装名表、又开着豪车,公司的同事都有些讶异,他们都知道我最近比废柴还废,又遭遇了母亲去世的事,肯定一蹶不振,谁能想到我转头就能招来一个这样的大客户。

顺便说一下,我们公司的大客户销售都是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的,像古董那行一样,很多人连着好几个月没业绩都正常,所以我上来就找来大客户,他们都挺羡慕的。

「张哥,行啊你,这么快就有订单了,这位老板是……」我一个徒弟眼睛发亮,上来问道。

我指着张岩介绍道:「哦,这位是济南青环公司的老总,看上咱们公司的新业务了。」

我哥的这个公司在他们市里虽然不算大,但是近年被扶持着,名头不小,算是个明星企业吧,都略有耳闻。

张岩摆摆手道:「小张啊,我时间不多,要不是听你说你们公司新产品很有前景,我也不准备投资几千万试试水……你尽快安排签约吧,我下午还有事。」

果然,张岩一开口,业务部的人都瞪直了眼。

一开口就是几千万,简直壕气冲天,我光提成最少都能拿二三十万,羡煞旁人!

我眼角余光瞥了人群里的蒋超一眼,看见他两眼放光,我知道他动心了。

我故意把张岩引到距离蒋超办公室不远的休息区。

我给他端了一杯热茶,然后用故意压低但让所有人能听到的声音说着,「张总,抱歉啊,签约的资料我落在车里了,您等我十分钟,我马上就回来。」

说着,我急匆匆地跑下楼。

车库距离我们办公楼有点远,我走了五分钟才到,到达了我也没折返,不慌不忙地坐在车里抽了支烟。

直到手机上收到一条信息:OK。

我才拿着资料急匆匆赶回办公室,看到休息区只有一杯未喝完的热茶,张岩却没有了踪影,我面露震惊,赶紧问其他同事。

「你们看到张总了吗?」

他们全部摇头。

紧接着我惊慌失措地给张岩打去电话,对方很快就挂断了,众目睽睽之下,我的额头沁出了冷汗,任谁都看出来,我已经慌了。

我自言自语说着:「不行,我得去查监控,看看张总去哪儿了。」

这个时候,经理办公室门打开了,蒋超走了出来,傲气地看了我一眼。

「张路,你别找了,张总在我办公室里。」

在众人眼里,我和蒋超已经是对头了。

我自然不给他好脸色,冷声道:「你把张总叫出来吧,我要带张总和几个领导见见面,敲定合约。」

蒋超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张路啊,这个事你不用管了,张总由我全权负责。」

「你说什么?」我紧皱眉头,「我的客户,凭什么你全权负责?!你狗改不了吃屎,又抢客户是吗?小心我告到董事会,你吃不了兜着走!」

蒋超掏出一根烟递给我,和气说道:「张路,我知道你心里有气,但是,这个新项目你了解得还不够全面,万一丢了单子可就是公司的损失了,这样,我来帮你谈,提成到时候咱们哥俩看着分不就得了,嗯?」

我气得涨红了脸,一下拍掉了他的烟。

「老子不稀罕!」

蒋超的德行我太清楚了,抢订单已经不是第一次,表面上跟我说分提成,到最后自己就悄悄私吞了。

以前我看在他是我带出来的份上,从未计较过。

张岩这时候也走了出来,看见我有点尴尬,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小路啊,这个项目我就和你们经理谈吧,反正你们都是一个公司的,跟谁谈不是谈?而且他能给我最大的优惠力度,吸引力是比你强些,对吧?」

蒋超现在是经理,很多事情可以直接拍板,比如各种优惠、返点等等,跟他竞争,我的确不占优势。

我青着脸:「可是张总,我们昨天可是说好了的,你怎么能出尔反尔?」

「哎,小路,我是个商人,在商言商,没办法,我下面还有那么多张嘴等着吃饭呢。」

「可是,我……」

蒋超轻飘飘地推了我肩膀一下,「行了,张路,回你的工位吧,我和张总还要约见几个领导,回头咱哥儿俩再细聊。」

「蒋超!你他妈别欺人太甚!」

我怒火中烧,撸起袖子。

蒋超跟后面两个同事道:「我先带张总去会议室,你们先帮我劝劝张路。」

他的两个狗腿马上一人拖住我的一个胳膊。

「师傅,算了算了,就别跟蒋总置气了。」

「是啊,张路,客户没了能再找,千万别再闹事了。」

我憋屈地坐在工位上,看着蒋超和张岩去了电梯口才绝望地收回怨毒的目光,再一抬眼,同事们都投来同情和安慰的眼神。

我红着眼哼了一声,又开始给其他客户打电话。

临近中午的时候,蒋超才回来,我看到他,隔着落地玻璃窗看着张岩上了一辆奥迪A8,缓缓驶去,然后他嘴角一勾,好似放下了心。

我知道他多疑,要试探张岩的底细。

我也不怕蒋超去查张岩,既然来了,我和张岩就都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7

中午时刻,我来到了一间咖啡厅,在二楼玻璃俯瞰,正好能看到对面有一家幼儿园。

秦洁就在这里做幼师。

与此同时,张岩的秘书小刘正开着一辆保时捷卡宴在也在附近静静等待着,只等秦洁的那辆本田飞度上路。

幼儿园离家不远,所以一到中午,她都会回家休息一个小时(她基本不负责看护幼儿园孩子午睡)。

在一起这么多年,我对秦洁的行动轨迹了如指掌。

很快,十二点到了。

秦洁刚开出去不久,我就指挥小刘就一脚油门,撞了上去。

飞度的车尾直接被撞出一个窟窿。

通过小刘衣领上的针孔摄像头,我看到秦洁一脸怒气地下车,心疼地看着车尾,正要找肇事司机理论。

只是看见撞自己车的竟然是一辆黑色卡宴,秦洁的话咽了回去,先是一喜又是一脸担忧。

因为卡宴车前有些凹陷,要是跟自己索赔可是一大笔钱。

「小刘,你走过去,告诉她,这次事故是你全责。」我轻轻说着,声音马上通过传输到了小刘耳朵里的隐形耳机。

「收到。」

小刘马上下车,满脸抱歉地朝着前面走过去。

今早,我特意给小刘换了一副装束,一身帅气西装,络腮胡茬半后背头,再加上他本身就长相端正,妥妥一枚型男,对秦洁这种少妇绝对是重磅炸弹。

秦洁一转身,迎面撞上高大的小刘。

她差点摔倒,小刘绅士地扶了她一把,歉意道:「对不起,女士,我刚刚在打电话没有注意你,这次事故我全责,我全责。」

小刘说着话,微笑着的眼神似放电。

秦洁本来准备的牢骚话,一下子卡壳了。

「噢……噢,没事,那你直接让保险来处理吧。」

小刘说道:「女生,我这车保险刚过,正要去续呢,这样吧,我等会还有事,你记一下我的手机号码,告知我理赔账单,我全赔,微信转账给你。」

秦洁想了片刻,「好,那也行。」

小刘说了一串电话号码之后便匆匆离开。

秦洁看着卡宴渐渐驶去,才魂不守舍地回到了飞度上。

我的备用手机里的微信很快响了一下。

秦洁发来了加好友的申请。

我微笑着同意,再次打开自己的微信,这是我特意为她准备的小号,三天可见,能露出来的朋友圈精心包装过,有小刘颓废分手的感慨、酒吧买醉的视频、不经意秀车、秀酒、秀别墅游泳池的照片。

最新的一条朋友圈动态是:唉,开车不小心追尾了,只能换一辆先凑合开(附图小刘坐在保时捷911里微笑)。

几秒钟后,我收到了秦洁的点赞,很快,私聊里传来了秦洁友善的问好。

两条鱼都上钩了。

8

晚上,跟张岩视频通话,他说,蒋超和你们公司领导摸过了我公司的底,判定我公司的确很有实力,十分迫切地想签合同,同时又介绍了新的业务。

张岩跟公司表示很满意,项目很有前景,投资欲望很强烈,但是现金流有些吃紧,借调资金需要几天的时候。

所以,暂时拖住了几个领导和蒋超。

蒋超这段时间都得扮孙子陪着张岩了。

我想想那个画面,有点美,开心的双线并进,拿起另一个手机,发了个朋友圈:「下个月想自驾去西藏洗涤一下自己,有没有想一起去的?」

秦洁点赞飞速。

随后我看到了秦洁更新了朋友圈,带着一张精致的自拍:「在城市待久了觉得好无趣,真想出去逛逛。」

我为她点赞,主动私信她:「在吗?你也喜欢旅游?」

秦洁回复更迅速,带着喜悦的表情道:「我很喜欢啊,你也喜欢?好巧。」

喜欢个屁。

秦洁一向嫌出去玩麻烦,刚结婚时我还兴致勃勃经常带她出去游玩,只是她总是兴趣缺缺的,窝在酒店里不出门。

原来只是因为我没开着保时捷卡宴带她出去。

开着豪车就算去吃屎她都甘之如饴。

接下来的几天,我依旧照常上班,只是经常用备用手机稳定更新着朋友圈生活,偶尔给秦洁点个赞,不远不近的距离,不冷淡也不热情。

秦洁几次主动找我,我都敷衍了过去。

直到某天深夜,秦洁突然私聊我:在吗?今天我心情很不好,能出来陪我聊聊吗?

9

白悦最近经常偷偷摸摸地来找我。

别想歪,她就是一直气不过,想要报复蒋超,还煞有介事地拿出了一堆报复方案,比如把蒋超的茶水换成尿、在门上放一盆面粉让他出丑,如此这般的小恶作剧……

我暗暗叹气,刚出社会的小女孩想法就是简单。

不过,她和我女儿很投缘,两个人玩起来,一点代沟都不存在,她经常给熙熙带一些小玩具、零食之类的东西,哄她开心。我忙着复仇的这段时间,也都是拜托她帮忙带熙熙。

今天她又给熙熙带来了几个布偶玩具。

随后又兴致勃勃地挥着胳膊,「张哥,我想到了一个超棒的复仇,咱们可以把蒋超的刹车弄坏、或者车胎上扎钉子,你说行不行?」

今天的方案让我侧目,不是因为破绽明显,而是报复尺度明显上升了一大截。

我问她:「这法子你从哪里想的?」

「我从一本娱乐圈小说里看见的,有人暗算女主,就是让女主刹车失灵爆胎……」白悦有点不好意思。

「《路有今月白》吧?我也看过,下一章主角没死还发现反派对车动手脚了,」我很无语,「你真这么做的话,都不用警察,光保险公司能查出来你知不知道?能不能报复不说,蒋超一报警,你还得吃官司!」

白悦瘪着嘴被我劝退。

「行了,人生总要往前看,这事,我不想追究了,我只想过好自己的生活就够了。」

我说完,就准备离开。

「可你背了这么大的黑锅,净身出户,名声都臭了,你妈妈还……」

白悦着急地说着,说到一半闭了嘴。

她提起我死去的母亲,我心里很痛,但仍然冷脸:「我怎么样,不关你的事,请你不要再来烦我了。」

我快步离开。

从一至终,我都没想过把自己的计划告诉白悦。

她来公司还不久,每天打扮得非常活力,性格挺活泼,是同事里人人喜欢一朵娇花,但我们的关系一直是不远不近的,如果不是被秦洁和蒋超设计,我和她永远不会有交集。

即使是相同的遭遇,我也不能充分地相信她,万一她把我卖了,我就前功尽弃了。

我押上了一辈子去赌,不能输,也不敢输。

10

线上,我对秦洁了如指掌,每句话都在秦洁心头撩拨,很快,我们的生疏称呼已经变成了亲爱的。

线下,我也让小刘和秦洁出去了两次,动作都比较绅士,只是氛围很到位,关系也飞速地拉近。

有我在,小刘和秦洁的关系拉近的自然奇快,我给他传授了不少撩拨秦洁的方法,毕竟住在一起这么多年,我对她的生活细节和喜爱厌恶的东西,可能比她本人还要清楚。

只要小刘按照我说的去做,稳步推进,进退两可,拿下秦洁易如反掌。

蒋超既然能从我身边撬走秦洁,那么一个多金、绅士、帅气,比蒋超优秀百倍的人出现在秦洁眼前,她怎么可能不会心动?

出轨嘛,有一次,就有无数次。

这几天,张岩也一直在吊着蒋超。

蒋超从我手里夺走的单子,就算只是给我点脸色看,都要咬牙把这单子谈成了。

这段时间,蒋超很少在公司,全程陪着张岩,得请客吃大餐、去高级会所捏脚、洗浴中心按摩、海上冲浪,把本地能玩的项目全给玩了一个遍,甚至,没几天,张岩就在话里暗示蒋超去特殊场所玩玩。

蒋超老婆死了多年,他不是圣人,每当需要发泄的时候就去,熟门熟路,以前还约我一起去过,被我婉拒了。

看着蒋超搂着小姐进入了开着粉灯的房间,张岩给了我消息。

洗浴中心门口,理发店的霓虹灯开始花里胡哨的闪烁。

拒绝了托尼老师进店的盛情邀请,我靠在理发店门口,掐灭了烟头,拨打了报警电话。

几分钟之后。

蒋超光着屁股,被抓了个正着。

而在选小姐的张岩恰好肚子疼,去了厕所,躲过一劫。

蒋超被警察带走的时候,周围人都出来围观看热闹,拿起手机拍视频。

他毫无防备,正脸的照片被散播开来,我在没有蒋超的几个同事小群都看到了同事们转发的视频和八卦的议论。

他嫖娼被抓的事,很快在附近都传开了,更不知道哪里来的「谣言」说他得了花柳。

由于蒋超身上还有没完成的订单,公司领导虽然很生气他对公司的影响,但也只是作了警告,并未惩罚,还催促他加快谈成和张岩的合作。

但这件事,也让秦洁对蒋超心生怨气,没少在微信上跟我抱怨。

某个夜晚,秦洁貌似和蒋超大打出手,大半夜联系小刘,说要出去喝酒。

小刘自然赴约。

事后,他告诉我秦洁对他似乎真动了情,想跟他做点事,但他以「我不能在你脆弱的时候行不轨」为由拒绝了,反倒让秦洁更加信任他了。

蒋超从派出所灰溜溜的回来之后,第一时间就联系了张岩。

听到张岩关切地问他,还表示会继续合作,他心里的石头才算落了下,如果能顺利签下这一单,就算留下这么个案底也无所谓。

相比几十上百万的提成,这点小事又算什么?

功夫不负有心人,蒋超又跟了几天之后,张岩终于稍微松了松口,说可以谈签约的事了,签约仪式就在几天后,定在五星级蓝湾酒店里。

张岩特意提醒,说自己公司也会来几个高管,让蒋超多订几个房间,而且自己儿子也会带着女友来,让蒋超定一个最好的主题大床房。

蒋超嘿嘿一笑,意味深长,立刻拍胸脯表示,会让贵公子满意!

签约协议十分隆重,蒋超当天就开始东奔西跑,足足准备了两三天。

在公司对我态度更是差得很。

甚至因为我文件里多用了一个句号这种小事大动肝火,在办公室里把我骂了个狗血淋头,同事们都被蒋超这尾巴翘上天的模样吓到了。

我很平静地挨了一顿骂。

不过当天,蒋超也因为一点小事,被老总叫过去,看模样似乎是被骂得不轻。

一人挨了一顿骂,也算扯平。

白悦这天找了我一次。

我赴了约,也为自己上次说话不好听而道歉。

她倒是很大度,说是她越界了。

这次,我们没有说蒋超和秦洁的事,而是心有灵犀地聊起了其他话题。

通过这次闲聊,我发现白悦的确是个很不错的女孩,如果不是秦洁他们设计,被我毁了,她应该会有大好的前程,也不用辞职了。

我很歉疚。


上一篇:【以眼还眼】第2节:阴谋呈现《丈夫的复仇》
下一篇:【以眼还眼】第4节:以眼还眼《丈夫的复仇》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