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眼还眼】第1节:净身出户《丈夫的复仇》

1984网 157 2020-12-08 16:21:28

那天,我醒来的时候,就听到「哐」的一声,房间的门被踹开了。

我的老婆、老丈人、丈母娘、小舅子一家人冲了进来,最后面还跟个举着手机录像的。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老丈人不由分说,抬起手,一个大巴掌甩在了我的脸上。

「畜生!」

唾沫星子喷我一脸。

这一下把我打醒了。

我环顾四周,这儿是酒店,松软的大床上,我和一个年轻女同事衣衫不整……

他们是来抓奸的!

昨晚喝醉了,我没想到自己竟然酒后乱性……

我内心无比懊悔,伸手给了自己一巴掌!

我一直是个工作狂,即使是国企,996对我来说也是常态,家里的里里外外都是妻子一个人在操劳。

我却和女同事睡在了一起?!

我还是人吗?怎么能干出这么畜生不如的事?

小舅子一把拉起来我那迷迷糊糊的女同事,抡圆了胳膊给了一巴掌。

女同事醒来也懵了,等她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时,丈母娘已经张牙舞爪冲上来了。

要不是我抬手护着她,肯定会被打得很惨。

当然,我也少不了一顿胖揍。

等大伙冷静下来以后,丈母娘说以后日子没法过了,让我们离婚。

我和妻子还是有感情基础的,我不愿意离婚,为了孩子也不想离婚,我跟老婆道歉,再三保证以后不再犯,都无济于事。

妻子始终不松口,没办法,只能答应离婚。

她娘家人的态度很明确,让我净身出户,孩子归她,没得商量。

我什么都没有争取,出轨了就要认栽,我哪还有脸争取财产,而且女儿跟着老婆,总要多点经济来源。

我们夫妻名下三套房,都是市区的好位置,出租两套,就是妻子不上班也够她们母女两个生活的。

一切都谈好的时候,丈母娘神奇地掏出了两页纸让我签字。

他们怎么准备得很充分,连净身出户的合同都准备好了?

这时,我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

但迫于无奈,只能签了。

我本来还抱有幻想,这两页纸应该是他们用来威胁我,防止我再次出轨的把柄。

可是,幻想很快破灭。

下午,我们就领了离婚证。

妻子全程冷着脸,十分冷漠,甚至都懒得骂我一句。

「你的东西我都给你扔到物业了,自己去拿。」

这是她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分割得很干脆,没看出她的一丝不舍。

也许是我伤得她太深了,整个人都麻木了吧……

心死了的人做事都很绝。

1

简单介绍下我自己。

三十来岁,坐标华东某二线城市,在一家国企做大客户销售,也算小有成绩,妻子贤惠,女儿健康可爱。

在外人看来,我算是一个事业有成,家庭美满的人。

可这令人艳羡的完美幸福却被我亲手给毁掉了。

那天,我攻坚下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大客户,公司给我升了职,同事们为我开了庆功宴,宴席上,同事们纷纷敬酒,让装了好几年孙子的我十分享受这一刻,不知不觉有些飘飘然。

吃完饭还嫌不够尽兴,大伙又去了ktv,喝了很多的酒……后来的事就记不太清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就被捉奸在床了。

现如今,财产没了我还可以打拼,最让我割舍不下的是女儿,她才六岁,刚上一年级。

我在公司和女儿学校中间的位置租了房子,收拾下心情,化悲痛为力量,想把精力都投入到工作当中。

可是,老婆和丈母娘一家并不准备放过我。

他们将我出轨的事情四处传播,沸沸扬扬,就连我的新邻居们都知道了,搞得我每次出门都抬不起头来,就差编一首童谣街头巷尾传唱了。

最让我难堪的是,他们还闹到了我的单位,当着很多同事的面儿,小舅子和岳父对我连打带踹,丈母娘甚至还准备了粪水,泼得我身上,工位上都是,整个公司臭气熏天,我在公司的名声彻底臭了。

幸好我的那位女同事提前离职了,要不然事情会闹得更大。

那天我顶着一身的伤和臭气,公交车都没敢坐,只身走回家(车给了前妻。)

路过天桥时,我看着桥下熙熙攘攘的车辆,麻木到想跳下去。

到此刻,我发现,快到中年的我,突然间什么都没了。

女儿、老婆、车子、房子、尊严,甚至连赖以谋生的工作也岌岌可危。

公司是国企,上级领导很重视这件事造成的影响,最终开会商议决定撤销我经理的职务,降级为普通职员,从零开始,只能跟着别人做项目,很多我一手带起来的徒弟反而成了我的上司,我又重新做回了孙子。

接替我经理位置的就是我的一个徒弟,名叫蒋超。

他跟我关系还不错,以前经常师傅长师父短的,他人圆滑,肯钻营,能力提高得很快,很快就成为了公司的中坚力量,是我的爱徒。

这个经理的位置,他本来是我的有力竞争者,要不是我拿下了大项目,鹿死谁手还不一定。

不过,兜兜转转,还是他坐进了那间办公室。

有时候,运气也是一种实力,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晚上,蒋超带了几个同事一块陪我喝酒。

「师傅,不就是个女人吗?天涯何处无芳草。」

「凭你的能力,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你就能官复原职!」

「别难过,还有哥儿几个陪着你啊!」

他们如是劝我。

效果明显,我好受多了,我也很感谢蒋超他们愿意陪我喝酒,让我觉得我还没被这个世界抛弃。

时间是最好的解药。

虽然,工作上没什么起色,但是我渐渐能从上一段婚姻里走出来了。

我以为一切就好好起来。

就在生活渐渐平复的时候,一件事情的发生,又再次将我推向了深渊。

2

距离我离婚过去了半个月。

一大早,我刚到公司,发现办公室里气氛很活跃,蒋超正穿着鲜艳衣裳发喜糖,大家都笑呵呵的。

「这周末办婚礼,你们都来啊,都来!」

我放下公文包,开玩笑说道:「呦,恭喜啊,怎么没我的请柬?是不是不欢迎我啊?」

蒋超愣了一下,转而微笑。

「哪儿能啊,师傅你一定得来给我捧场啊。」

接着递给了一包喜糖和一张鲜红的请柬。

「放心,一定给你包个大红包。」我很愉快。

蒋超虽然叫我一声师傅,其实比我还大一岁,婚姻同样不幸,他前妻抛下他走了,蒋超自己带着一个六七岁的儿子,他能找到一个适合他的老婆,我挺替他高兴的。

然而,当我打开请柬的时候的,整个人都懵了。

那种感觉具体形容就是——脑子嗡得一声,思维一片空白。

请柬上,新娘的名字,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秦洁(化名)两个字,看得我浑身颤抖。

无他,与我的前妻同名同字。

我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半天没回过神来。

这……是不是只是和秦洁同名?

我骗自己,可抬头放眼看去,同事们纷纷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我,目光里有同情也有幸灾乐祸。

离婚仅仅过去了半个多月,就传来了蒋超和前妻的喜讯……

这大白天的,我只觉天旋地转。

我不禁怀疑,他们两个到底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确切地说,我想知道的是我离婚前还是离婚后……

只是我没有去问。

因为这一切都没意义,是我,出轨了。

我没有去质问任何人,也没有发飙,只是变得更沉默寡言。

婚礼我没去参加,那是自取其辱。

据说婚礼办得很热闹,蒋超和秦洁两人看起来很般配。

这几天,我昏昏沉沉,整个人彻底成了一个废人,有时候饭都懒得吃,无心工作导致我业务直线下滑,领导多次把我叫到办公室训斥,甚至在办公室,当着众人的面让我下不来台。

我也越来越不好了。

3

这天是父亲的忌日,我请了假,准备去郊区的老家上坟。

女儿熙熙的班主任突然给我打来了电话,说孩子在学校出了点事。

现在我唯一挂念的只有女儿了,我赶紧驱车赶了过去。

到了学校,看到女儿脸上被抓了几条血痕,很深,差点破相,额头上还有一点淤青,衣服上全是泥。

看到我来了,女儿直接抱住我就哇哇大哭。

我心疼地抱住了女儿,再去看欺负了女儿的男同学,看着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老师叫了他一声蒋小峰,我才反应过来,这揍我女儿的不是蒋超的儿子吗?

把我女儿打成这样,蒋小峰却没受什么伤?如果这里不是有老师在,我真想给这小子几个巴掌!

班主任说他们俩是一个班的同学,还是前后桌,上自习课不知道为什么就打起来了。

「蒋小峰!你怎么能打熙熙,她比你小,还是女孩子!你知不知道男生要让着女生?!」

我压着怒气质问蒋小峰,搂着女儿安慰着。

女儿一直在哭,抽噎得太狠,话都说不完整,就一直说疼,手也疼胳膊也疼、腿也疼腰也疼,总之浑身都疼。

我急忙撸开熙熙的袖子,骇然发现女儿的两条胳膊上,全都是横竖纵横着的淤青,这绝不是两个小孩打架能打出来的!

再撸起裤管一看,小腿上全是青紫、甚至还能隐隐看出半个脚印的形状!

这脚印一看就是成人踹的,痕迹还没消退,显然是刚挨没多久的打!

蒋小峰开口了,语气还特别自豪:「呸,我凭什么让着她?我告诉你,那都是我爸爸打的,她是活该,谁让她没规矩,敢用我的橡皮还好意思哭!哼!」

「你再哭!你再哭,回家我爸爸还打你!用皮带抽死你!用脚把你踩死!」

很难想象,这样恶毒的话是从一个六七岁的小孩口中说出来的。

我能从女儿的眼神里看到恐惧,她浑身都发起抖来。

蒋小峰最后那两句话明显在模仿大人训小孩的语气。

如果蒋小峰说的是真的,那这已经不是单纯的教训,这是虐待!

女儿这段时间一定受了很多的苦,秦洁怎么都不管管呢?!

当时我火冒三丈,也顾不得旁边的班主任就想狠狠打一顿蒋小峰。

这时候,一个人从后面抓住了我高抬的手。

我回头,对上了蒋超的脸。

他来了。

「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跟小孩一般见识?」

我怒气冲冲,差点一拳甩过去,「蒋超!你他妈打我女儿的时候怎么不说这话?」

熙熙看到蒋超,更加害怕了,直往我身后躲,我很想连蒋超一块打,给我女儿报仇。

可是,这里是学校,孩子和老师,又在眼前。

「哎呀,张路,你怎么教熙熙的啊,一点也不懂事,我是帮你教育一下,让她知道什么是规矩。」

蒋超凑在我耳边说着。

张路是我本名,他现在也懒得叫我一声师傅了。

「操你大爷的!」

听到他这话,我更加恼火了,压抑了这么久,在这一刻全面爆发,直接用力推了他一把,蒋超被我推倒在地。

他站起身,没有还手,反而鄙夷地看着我:「当着孩子的面,我不跟你打。」

那班主任不责怪蒋超,反而紧张地站起来,严肃地瞪着我。

「熙熙爸爸,这里是学校!请你注意你的行为!」

显然,她只是想赶紧糊弄过去这个事,并不为我女儿受的虐待愤怒。

蒋超挑衅地看着我,我实在不知道他为什么能这么有恃无恐。

女儿抱着我的腿,哭着道:「爸爸,不要,妈妈说熙熙不听话就不能吃饭,你打叔叔,妈妈会不让熙熙吃东西的——」

看着可怜的女儿和对面张狂的蒋超,我心里的愤怒值已经到达了顶点!

这个时候秦洁和丈母娘居然也从办公室外走了进来,离着老远,丈母娘就朝着蒋超喊:「超子,你快点啊,等会还得去看房呢,磨叽死了。」

走到近前,她们才发现我也在,也看出了我满腔的怒意。

我指着秦洁的鼻子质问:「秦洁,我把熙熙留给你,你就是这么对她的?你好好看看,她被打成什么样了!」

秦洁看了我一眼,目光说不上来是失望还是鄙视。

「我管教我女儿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不懂教育就别说话行不行?!你看她被你惯的,现在就会哭哭哭!我们这么做不都是为她好?!」

我气得差点背过气去。

「为她好?你一个幼教老师也是这么对你们班上的孩子的?!孩子不听话不给饭吃是对她好?!把孩子打成这样是为她好?!你放什么狗屁呢!」

办公室里其他老师都朝着我们看过来,秦洁也不接话了。

「爸爸,熙熙害怕。」女儿揪住我的衣领,浑身发抖。

我心痛极了,不知道这几天里女儿都遭受了怎么样的虐待。

「熙熙乖,有爸爸在,谁也欺负不了你。」

我摸着女儿的头,下定决心不能再让女儿受委屈。

「这几天熙熙跟我住一段。」

我抱起女儿就往外走,我不能再让女儿待在这俩变态身边了。

秦洁追了上来,她冷脸道:「你带她去哪儿?张路,你现在连个房子都没有,让她跟你一起去住租的破房子吗?!」

「不用你管!我的女儿我拼了命都不会让她受委屈!」我火大,「倒是你,改改你那破脾气,心里有气冲我来,为什么要去伤害孩子!」

丈母娘也追了上来,她神色不太对劲,拿着电话说道:「那个……张路啊,咱先不说孩子的事儿了,你还是回你老家看看吧,你妈好像出事了。」

「你老家邻居他们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联系不上你……」

不知道为什么,丈母娘一向趾高气扬,这时说话显得很心虚,哪里还有前两天气势汹汹的狰狞嘴脸。

我心里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上一篇:【彩礼的诱惑】第5节:与君奉陪《丈夫的复仇》
下一篇:【以眼还眼】第2节:阴谋呈现《丈夫的复仇》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