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的复仇》第1章第5节:复仇之刃

1984网 311 2020-12-08 15:20:05

15

2015 年 7 月 29 日

我等这个日子很久了。

今天焦健和柳柳结婚,邀请了我和赵芳。

赵芳好像憋着一股气,打扮得花枝招展,像花孔雀。

这段时间,在我刻意伪装下,我们谁都没提出轨相关的话题。

赵芳以为我不知道她已经知道我知道她出轨的事了;我也乐于配合她,假装自己不知道她知道我知道她出轨的事。

至少表面上,我们还像是恩爱夫妻。

这场婚礼江河集团是下了大力气要扶持焦家工厂的,办得相当大气,场地摆满了优雅雪白的摆设座椅,高处放着一张巨大的荧屏,旁边摆着音响。

我看到远处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走进影视后台,微微一笑。

那是赵林。

我告诉他,让他替我出气,破坏焦健的婚礼,事成之后,给他五百万。

当婚礼进行曲播放到一半,新郎新娘一齐走入现场接受无数宾客赞美的注视时,大屏幕上突然响起了一阵娇喘,伴随着新郎极具辨识度的声音响彻场地。

而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又是新的女人的娇喘视频,连续如此,还没人来得及反应的时间内,同一男主不同女主的情色视频已经播放了十几段。

场内哗然一片。

新娘当场呆住,脸色惨白。

焦健则是被冲上来的岳父一拳撂倒,有人惨叫,有人冲上来台拉架。

到处乱哄哄的,我看着屏幕上的场景,对自己的杰作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只是我有点对不起柳柳,那个无辜的女孩,但转念一想,真嫁给焦健这种人,以后后患无穷。

如此想来,我更心安理得了。

显然,焦健和柳柳的婚礼是彻底吹了,宾客们被疏散离开,江河集团在焦健身上栽了大跟头丢了这么大的人,等待焦健的,大概不是什么好下场。

听说焦健被打进了医院。

听说江河姑爷成了笑料。

听说播放视频的人没找到。

听说柳家发誓要搞倒焦家工厂。

听说焦家资不抵债,陷入债务危机。

听说……

……

都只是听说了。

再次见到焦健,是赵芳被焦健约到了一个废弃工厂。

我悄悄跟着去了,在角落看着赵芳被焦健毒打。

焦健大势所去,在江河集团的折磨下,脸色惨白,整个人瘦得像脱了像。

我听着他指着赵芳的鼻子,大声地咆哮嘶吼着:「都是你这个贱女人,都是你干的!到现在你都还不承认?!」

「就你还想嫁给老子,赵芳,你特么不问问自己这个扶弟魔配吗?就算老子被你拉下来落魄了,你也休想从老子手里拿到一分钱!」

「不是我,我没有,我真的没干,你相信我啊焦健……」

赵芳哭得撕心裂肺,奈何很快被打成了猪头。

「放你特么的屁!除了你还有谁能拿到那些视频,难不成是你那个废物老公吗?!老子叫你害我,叫你害我!老子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焦健狰狞地跺了赵芳脑袋一脚。

废物的我叹了口气,看着赵芳又挨了一会顿揍,几乎都不怎么挣扎了,才拿起手机报了警。

警察来的时候,赵芳已经奄奄一息。

焦健跑得快,溜了,而我在医院抢救室见到了赵芳。

我装模作样地哭道:「谁?哪个杀千刀的动我老婆?到底是哪里来的神经病?」

16

2015 年 8 月 3 日

赵芳的身体养了几天,就恢复得差不多了,但是好像焦健踹脑子的那一脚踹到了什么地方,她现在反应有点慢,神经也衰弱得厉害,听见脚步声就睡不着觉,每天神色恍惚,脸色惨白。

我细心护着,等回到了家,又收到了一个好消息——焦健跳楼了。

焦家工厂资不抵债,背上了千万贷款,江河集团派出的追债集团那可比我找的凶残得多,直接把焦健逼得跳楼了。

我一字一句地把这个消息念给赵芳听,看着她毫无表情的脸,我笑了。

焦健从楼上跳下来没死,抢救成功,但伤势严重,变成了半植物人。

带着一束盛放的六月菊,我去看望焦健。

病房里都没几个焦健的家里人,估计都自身难保了,只有我不太熟悉的几个焦健的好友在这里看望,我随便打了个招呼,便走到了焦健的病房前,把花插到了他床头的花瓶里。

焦健浑身缠着一层纱布,从头包到了脚,现在还在昏迷中。

看着往日球场上的大明星如今沦落到泥里的惨状,我深深叹了口气,问旁边的人们,「怎么会这样?」

焦健好友们大多表现出默哀,可嘴角却都不屑地瞥了瞥。

他本就是罪有应得。

看着他的好友们大多都找理由离开,我在病房里等了一会,时不时地和照顾焦健的护工说几个字。

焦健醒了过来,他露在外面的只有眼睛和嘴,眼皮艰难地颤动,嘴也一蠕一蠕的。

我支开护工,自己坐在床边,握住他的手,耳朵贴在他的嘴边,听见他气若游丝的声音,却终究说不成清晰的字。

我知道他是在叫我的名字——卫东。

「焦健,这个下场,」我凑近他的耳边,小声道:「你还满意吗?」

他的瞳孔猛然瞪大,战栗地看我,全身的纱布都在发颤。

他用口型艰难地挤出两个字:是——你——

「是我。」我在他耳边笑。

「希望你明白一个道理,千万……别惹老实人。」

焦健眼里燃烧着无边的恨意和愤怒,死死地咬着牙,他用尽全力想爬起来打我,只可惜,只是手指头蜷缩了一下。

很明显,他再没有报复我的机会了。

我站起身来,微笑着和焦健告别:「祝你早日康复,焦健,我先走了。」

坐上回家的车,我的心一片安定。

还没到家,又收到了焦健朋友发来的感慨消息,「卫东,你听说了吗?焦健刚刚突发脑溢血,还在抢救,医生说,就算他活下来也要变成一个彻底的植物人……这下半辈子可怎么过哟。」

我一字一顿地回复消息,「是啊,好可怜啊,下半辈子怎么过呢?」

可,那与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17

2015 年 8 月 8 日

这两天,赵芳似乎接受了现实,精神状态也好了些。

大概是因为她除了我再没其他依靠了,对我越发依赖,几乎到了离不了我的地步。

我让她坐在沙发上,说要给她个惊喜。

看着她眼里期待的光芒。

我也很期待。

拿出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我轻轻道:「赵芳,我们离婚吧。」

她先是惊慌,哭着求我原谅,不停地扇着自己的嘴巴子,告诉我都是焦健引诱她的。

我叹了口气,原来所谓真爱,也不过如此。

看着我神色坚定,赵芳逐渐改变了策略,很快,她终于露出了在我面前从未露出的冷酷一面,说:「许卫东,我们现在离婚,奖金我一毛都得不到,你以为我是傻子吗?」

我拿出那张「亿元大奖」的彩票,做出要撕掉的动作,笑着道:「赵芳,我们如果现在就去领离婚证,到时候我领了奖,看在往日夫妻情分上还可以帮赵林还债,再分你一点;但是如果你要跟我耍横,不好意思,我现在就撕了它,我得不到,你也得不到。」

或许是被我的话吓到了,赵芳哆嗦了半天,为了赵林的二百万债款,最后还是选择签下了我准备的离婚协议。

儿子跟我,女儿跟她,车房归我,赵芳净身出户。

拿到了离婚协议,我还觉得不安定,逼她跟我一起马上去领了离婚证。

等离婚证到手,我抱着那紫红色的小本子,宛如梦中。

我让赵芳收拾家里的东西,搬出去,她仇恨地看着我,迫于彩票的限制,只得打包好东西。

正在这个时候,我们家的门被砰砰砰地砸响了。

我过去打开门,一群人冲进来,把一个苟延残喘的男人丢在地上。

定睛一看,这男人正是赵林。

他浑身往外冒血,显然被打得很惨。

赵芳惨呼一声,冲上去抱住赵林。

那群凶神恶煞的大汉们冲我吼道:「你就是这个王八蛋的姐夫许卫东?!他欠了我们三爷一千二百万的赌债,你赶紧替他还了,要不老子杀了他!」

我蹲下来看赵林,「赵林,你借的那二百万呢?用来赌钱了?」

赵林跪在我面前,抱着我的大腿哭嚎,「我……我也不想的,姐夫,姐夫你救救我啊,我以为那一局就能翻盘,可是……可是……」

我却说着风马牛不相及的事。

「听说倩倩不见了?」

赵林一呆,喃喃道:「她肯定是嫌我没有赚到大钱,等兑了彩票,倩倩就会回来的,倩倩就会回来的。」

赵芳哭着喊我:「卫东,求求你救救赵林吧,就一千多万,对你来说不过是抬抬手的事,你跟他们写个借条,写个借条咱们明天就去兑奖……」

看着这把我家都吸空的姐弟俩,我叹了口气,拿出了那张彩票。

在两人希冀的目光中,我轻描淡写地撕掉了彩票,边撕边笑道:「抱歉——这张彩票是假的,从来都没有什么亿元大奖,我那时只是看大家心情不好,所以逗你们开开心。」

一室寂静。

「另外,赵林啊,很不幸地告诉你,倩倩托我告诉你,她看不起一个赌棍。」

我看着赵林呆若木鸡的样子,继续说道:「还有,赵芳,你和焦健的闺女我已经送到你妈那里去了,孩子身体不好,你要好好照顾。」

沉默了许久,赵芳尖叫起来,而赵林则是像入魔一样趴在地上去捡碎了一地的彩票,口中还念念有词:「等我翻盘,等我翻盘了,倩倩就会回来的……」

赵芳的尖叫吵得人耳朵疼。

我拿出一根录音笔,打开放到赵芳耳边笑道:「喏,赵芳,最后一个惊喜。」

『我姐那个傻子,就是被我爸妈领养回来为我赚钱的工具,她怎么好意思给我带来这么多麻烦,天天闹着和姐夫离婚,我的钱怎么办?她怎么不去死啊!』

录音笔里传出赵林清晰的声音,咬牙切齿,憎恶之极。

赵芳披头散发,浑身打抖,嘴里发出嘶吼的怪声。

「可怜你辛苦为别人做嫁衣,扶弟魔,原来只是个工具。」

我啧啧有声,看着赵芳逐渐疯癫的神色,我知道,她这辈子都会陷在这句话的梦魇里,逃脱不出。

站起身来,看着这满屋狼藉,我亮着刚领的离婚证,冲着追债的大汉们耸耸肩,「我跟他姐姐现在离婚了,前小舅子的债,跟我没关系吧?」

大汉们面面相觑,让开一条路。

这条路不宽,却让我觉得格外轻松明亮。

临出门前,我笑着跟大汉们告别,「这房子还是我的,麻烦你们手下留情,打人就行。」

学校要快放学了,我该去接儿子回家了。

-------------------------------------

后记:

距离那些痛不欲生的日子,已经过去好几年了。

我把房子卖了,辞了工作,带着儿子和父母去了海边一个小城定居,找了一份收入不高但很空闲的工作,足够我陪伴和孩子父母的工作。

儿子很乖,好像也看出了我的忧虑,从不问我妈妈和妹妹去哪儿了,我打算等他长大了就把这些事跟他讲一讲。

这些年也有遇到不错的女人,但是我都没有接受。

被人彻底伤过的心,总会留下阴影。

我带着儿子在沙滩上玩,看着他无忧无虑的样子,心里也挺满足。

沙滩上有很多人,有一家四口和乐融融地坐在一起堆沙子,笑容满面。

远处有一对小情侣在拍婚纱照,他们在夕阳下热烈拥吻,对未来充满期待与幻想。

晚霞很漂亮,借着沙滩上的叽叽喳喳,我拿出手机,看到有知乎好友邀请我回答「扶弟魔」相关问题。

我点燃一根烟,在屏幕上缓缓敲出字:「谢邀,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完)

上一篇:《丈夫的复仇》第1章第4节:录音笔的内容
下一篇:【彩礼的诱惑】第1节:天价彩礼《丈夫的复仇》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