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的复仇》第1章第1节:我妻子是扶弟魔

1984网 178 2020-12-08 15:01:00

妻子和我的好兄弟私会,还拍了视频传到某网站……

而那时,我的女儿正在手术台上哭着找妈妈。

我假意装作不知,甚至满足扶弟魔妻子的若干要求,给小舅子介绍女朋友。

从现在起真正的报复才刚刚开始。

妻子、兄弟、小舅子……一个都别想好过。

1

「卫东,求求你了,就三十万,我保证就这一次了,我弟弟他以后再也不敢赌博了……」妻子梨花带雨地道。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我真没钱了,赵芳,咱家的经济状况你还不知道吗?」 

「你不是把爸妈远郊的那个房子卖了么?」  

妻子赵芳的话,让一股血猛地往我头上冲来。

小舅子赵林还在一旁附和,「姐夫,你可不能不帮我,要不那些人会把我的腿都打断的!」

他们这是要我的命啊!

我的小舅子赵林,嗜赌如命,欠了一屁股债,这六七年来前前后后我已经帮他还了二十多万,实在是尽了全力仁至义尽了,结果现在居然还盯上了我父母的房子!合着姐夫就有义务养小舅子了?

远郊那套老房子本来是我爸妈养老用的,但听说我和赵芳要二胎得换房,我爸妈把老房子卖了三十万,他们回乡下安度晚年……

父母年老,却仍舐犊情深,我本就觉得很对不起父母,现在他们居然是想打这笔钱的主意?!

我捏了捏拳头想打人,只是看看刚生完孩子半年的赵芳,我还是忍住了这股冲动。

毕竟我儿子才七岁,女儿刚出生,我不能发作,不能拆散这个家庭。

「我真没钱,那套房子是我爸妈给我们换房子才卖的,不信你问你姐。」

本来以为妻子会为我说话,哪成想赵芳反而楚楚可怜地劝说道:「卫东,我知道那是爸妈给咱们换房子用的,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我们可以晚两年换房子。可如果明天还不上这三十万,那群疯子可是说要打断小林的腿啊,你忍心看着咱弟变成一个废人吗?」

我可太忍心了!

心里骂着,但看着妻子眼里带泪的模样,我也心疼。

脸皮抽搐了半天,我才咬着牙道:「这件事,让我再想想。」

2

2015 年 6 月 1 日

我回到家时,家里一片冷清。

在黄昏里坐了许久,我给赵芳打去电话,她说她正带着儿子逛儿童乐园。

我拿上钥匙,准备把她们娘俩先接回来。

想着给儿子买点他爱吃的甜点,我特意开车绕远去了隔壁街道的甜品店,结果居然在这里看见了一个单身浪子——我最好的兄弟焦健,他那辆霸道的牧马人就停在甜点店门口。

「焦健,你怎么在这儿?」

我拍了他一下,哪成想他居然直接把手里提的东西掉了一地。

这种甜品我认识,因为我儿子也喜欢吃 。

看着满地的甜品,我有些尴尬,他也呆住了。

沉默了一会,他突然叹了口气,「老徐,我跟你说实话吧,刚嫂子带着你儿子来找我借钱呢,我找了个理由出来正想联系你,你就出现了,把我吓一跳。」

我知道焦健家里是开工厂的,挺有钱。

上午我一直没松口,赵芳来找他借钱倒是也有可能。

我有点脸红,「行,你先回去吧,我回去解决这事。」

「别那么暴的脾气,都不容易。」

拍拍我的肩膀,老焦开着牧马人扬长而去。

我在商场里找到赵芳的时候,她好像有点意外,反应很大,「你怎么来了?」

「接你和孩子回家,」我摸着儿子的脑袋,阴霾了一天的心情终于好了些,「走,儿子,咱们回家!」

赵芳领着儿子在前面走,我看着儿子傻呵呵的,笑得很快乐,心里也默默做了决定。

睡觉前,我把赵芳拉回了屋里,把一张银行卡地给她。

「三十万,都在这里了。」

赵芳呆住了,她浑身颤抖起来,捧着卡,满眼泪花。

「老婆,这真是最后一次,」我叹着气,「你弟不争气,我也不争气,就是个小职员,养不起他,要是再有下次……」

「咱们的夫妻路也到尽头了。」

赵芳猛然抬起头,看着我。

我知道,她是惊讶,这句话是我们结婚七年以来,我说得最重的话。

「卫东,谢谢,谢谢你!」她哽咽着扑进我的怀里,泪水打湿了我的前襟。

钱花出去了,我焦躁的心也平静下来。

只是我没想到,这笔钱不是平息麻烦的利器,反而成了打开潘多拉魔盒的钥匙……

3

2015 年 6 月 4 日

深夜,我和赵芳突然接到了丈母娘的电话。

因为我和赵芳都有工作,所以丈母娘主动提出平时帮我们带孩子,顺便每个月跟我要个两千块钱的保姆费。

电话里,丈母娘说女儿呼吸困难,有点严重,哭得很厉害。

我和赵芳是知道女儿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因为病症很轻,所以当时没有太担心,只是眼下听见这消息我和赵芳哪里坐得住,立马去丈母娘家接了孩子直奔医院。

很快,医生便下了诊断——动脉导管未闭,孩子很痛苦,建议立刻住院,准备手术。

我和赵芳脸色惨白地站在走廊里,对视无语凝噎。

女儿才不到半岁,还是咿呀学语的年纪,怎么就要受这种罪……

我抱着头,有点头疼。

刚刚医生刚给我透了个底,孩子得住院治疗,前前后后下来,这场手术怎么也得五万块钱。

工资需要补贴家用,存款已经没了;父母之前卖房子留下的三十万被那天杀的赵林拿去还债;丈母娘岳父领着低保,几万块已是天价……

人到中年,越发觉得钱是个好东西,一分钱真能逼死英雄好汉。

我感到我的呼吸都沉重起来,但是我不能倒下,还得安慰妻子:「没事,钱的事我来准备,咱们先给孩子准备住院手续。」 

赵芳不说话,只是把脑袋埋在手里,好像在哭。

我一向跟人张不开嘴,女儿住院几天了,都没跟人借着钱,最后索性去把多年攒的公积金提出来了,正好有个五六万,我把钱全存进卡里,好好放到枕头下面。

这些,都是我闺女的救命钱!

闺女住院这些天,我和赵芳轮流休息,在医院照看女儿。

我给她倒了杯水,看着她正飞快地敲着手机,不知道在干什么,我刚走近两步,她突然特别紧张地把手机给息屏,放到一边去,好像坐立不安。

我没有多心,安慰了她两句。

她重复地看了我好几次,我听见她突然松了口气。

半个月后。

一切都在往一个不错的方向发展。

女儿在医院治疗得很顺利,病情控制了下来,手术的日子正式定在了今天下午。

这几天赵芳工作忙,我请了假,一直住在医院,好几天没有回家了。

眼见着女儿稳定下来,我让丈母娘代看孩子,自己回家打算洗漱一下再回来。

可一迈进家门,我突然觉得很不对劲。

我的拖鞋一向是放在柜里的,最近我一直没回来过,现在鞋居然摆在外面。

而且家里,似乎有种陌生男人的气息。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但那种被侵略过的气息,让我觉得实在坐立难安。

在沙发上犹豫了许久,我终于忍不住翻看起了家里的柜子桌子。

最后,我在卫生间里停了下来。

打开镜柜,镜柜里竟然空了一大片。

我依稀记得,那都是赵芳的洗漱用品……

她的东西呢?都去哪里了?

我承认,自从赵芳怀了二胎,我一直努力加班挣钱,很少注意她,回家也很少在意物品摆放,可我也不是瞎子,这么多东西凭空消失不会没看见。

手有点发抖,我控制着自己继续在家里胡乱翻看。

没有再发现其他东西不见,但是床似乎还是我离开那天的模样,马桶水箱里没有上水。我家的老式水管必须开阀门才能上水,这证明这几天都没人用过厕所。

难道,我在医院住的时间里,赵芳没有在家住?

她究竟去哪儿了?

这些消失的东西就好像一根刺,扎在了我的心上。

但出于对妻子的信任,还有女儿下午就要做手术的原因,我现在没空去计较这些,急匆匆地收拾清理了一下自己,拿上枕头下的银行卡就去了医院。

现实很快狠狠给了我一巴掌。

我站在医院收费处,反复反复地求着收费护士再试一次,再试着刷一次。

仍然无果。

那张存了我女儿救命钱的银行卡里,一无所有,余额为 0。

当赵芳在女儿手术前赶到,心虚地对我说对不起,钱她偷偷给赵林的时候。

我终于爆发了。

「啪!」

我狠狠地抽了赵芳一巴掌!

这是结婚七年以来,我第一次打她。

这一下,何尝不是也抽在了我自己心上?

她捂着脸,似乎从来没见过含着泪的我,只能一遍遍地说对不起。

可对不起又有什么用?

她最对不起的不是我,是女儿,是那个躺在病床上,浑身痉挛的孩子!

医院来来往往,对着我指指点点,我知道他们是在嘲讽我竟然打了女人,毕竟在世人眼里,女人一直是弱势群体,不管做了什么都可以原谅。

但现在,他们不懂我的痛。

正是这次事件,让我下定决心,如果赵芳不和赵林彻底断绝关系,我们就离婚!

4

2015 年 6 月 19 日

女儿最后还是进行了手术,我跟医院保证一周内就把手术费凑够。

趁着女儿正在休养,赵芳离不开,我驾车往电脑城去了。

买了两个针孔监控器回家,安装完,我特意重复测试了一下,确定除了厕所以外能全高清监控覆盖,才松了口气。

我承认我有点卑鄙,但我是被吓怕了。

赵芳能偷女儿的医疗费养弟弟,我都不知道还有什么事她干不出来!为了防止这种惨状,这些手段不得不用。

我和赵芳冷战了一周。

这一周,我只得去找焦健借了五万块钱。

说实话,我和焦健虽然关系不错,但我知道,他其实一直瞧不起我这个小职员,所以不是被逼到走投无路,我也不会拉下脸去跟他借钱。

家里的监控,我偶尔也注意着,见赵芳没有什么异常举动,暂时放下心来。

似乎一切都没事了,我每天接送着儿子上下学,稳定地冷落着赵芳。

直到这一天,有一件事,彻底地把我的生活推入了万丈深渊。

和赵芳许久没接触,即使同床也隔得远远的。

但我一个男人,总归有生理需求。

夜里,赵芳酣睡,我便打开之前焦健给我推的网站,屏住呼吸,快乐的畅游着,忍不住打开了「激情自拍」栏目,随手打开一个视频。

看着视频里男人拿着手机拍着女人后背的画面,我突然顿住了。

女人身材纤细,右肩上三个红痣在刺激的视频里清晰可见。

我僵硬地转过头去,看见赵芳正背对着我睡。

她露出的右肩上有三个红痣,刻骨铭心。

上一篇:【拯救前妻计划】第6节:番外(完)《前任的复仇》
下一篇:《丈夫的复仇》第1章第2节:亲子鉴定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