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惊奇》第45节:昆仑仙胎

1984网 67 2020-12-11 21:24:29

今天讲的是一个关于神器的故事,这个神器就是昆仑仙胎,据说这是昆仑山成仙的东西,很神秘。我有个朋友,有缘见过一次这东西,也算是一段很神秘的仙缘了。

我这个朋友姓吴,叫吴二哥,这还是从前我在北京厮混时认识的朋友。

当时我和一个大哥叫老满,在三里屯卖烧烤,生活所迫,也经常做点儿副业,都不是特别光彩的,比如做点儿野导游了,去南疆贩玉石了,平常的就是给潘家园的铺子带生意,推荐一些外地土豪,以及外国人过去买古董,我们好拿提成。

我们当时合作的铺子,老板姓吴,排行老大,但是「吴(武)大郎」金玉在前,所以我们都叫他吴二哥。我以前也讲过几个关于他的故事,比如「陕西龙肉」、「太湖巨鼋」等,不过最神秘的,还是关于这个昆仑尸胎的。

这还是几十年前,他年轻时收过一个近乎神迹的东西,叫作:昆仑尸胎。

这玩意儿很邪乎,是一个玉化的胎儿,拳头大小,眼耳鼻舌都是清清楚楚的,很邪门。

据说它是昆仑山吸取天地精华孕育而出的精华,已经通了灵,要成仙了,有点儿孙猴子的意思。《鬼吹灯》和《盗墓笔记》两部小说里都提过这东西,说是昆仑山的精华凝聚而成,是最好的天葬之穴,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这东西很邪门,命不够硬的最好别看,据说看过实物的都遭遇了各种诡异经历,有的失踪了,有的死了。

这个东西的来历也很神秘,是他刚去潘家园时,天上「掉」下来的。

我当时还年轻,喜欢听他讲收古董的传奇故事,经常有事没事找他玩。

那时候,铺子生意也清淡,我们经常喝喝茶,随便聊聊,一天就打发过去了。

那一天初冬,早早地下了大雪,街上一个人没有,他就索性关了铺子,带我去东来顺吃饭。

两个人在二楼坐定,先吃点儿了涮肉暖暖身子,然后一边看着鹅毛大雪,一边慢慢喝着小酒聊天。

聊到潘家园的各种诡异事件,他也感慨,作为中国最大的旧货交易地,潘家园什么都有,古董、收藏、珠宝、瓷器、明清家具,当然还有一些邪门的物件,像人骨筷子,西藏那边的骷髅碗,南洋过来的龙鳞,泰国的小鬼,等等等等。

他在潘家园待了几十年,基本上什么都见过,唯一一次让他觉得恐怖的,莫过于一个棺材板打造的柜子,里面放的一件东西。

不过,那也是他这辈子最幸运的一次,也因此发了大财。

我当然要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捏着酒杯,眯着眼睛回忆了一下,说事情发生在十几年前,当时他刚来潘家园不久,年轻气盛,只要赚钱的买卖,什么西郊墓葬里的血铜鼎,新疆倒腾的干尸,做过冥婚的棺材板子,南洋走私过来的邪佛……他啥都敢倒腾,倒是很快闯出了一些名气。

后来,有人给他递话,说其他的也就罢了,这南洋的邪佛等,都是有专门的南洋蛮子经营。这些人嘛,皮肤黑,眼睛毒,心狠手辣,还是别得罪他们的好!

吴二哥说,老子当时根本不怕,拿着一瓶二锅头啜了一口,说:「他南洋的大长虫再厉害,还能斗得过咱们观音大士?!」

一天清早,伙计告诉他,有个王八蛋也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把一个挺好的红木柜子撂在他们门口了!

事有蹊跷,他就亲自过去看了看,发现那是一个古旧的红木柜子,柜子整体风格古朴浑厚,差不多有半米高,上面还坠了一把精致的老式铜锁,看起来精致又大气,还真是个好玩意儿。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柜子看起来阴森森的,他总觉得哪儿有点儿不对劲,又说不出来。

他研究了半天铜锁,但是那铜锁却没有锁眼,根本打不开,使劲晃了晃,里面还有什么东西滚来滚去。他绕着柜子转了两圈,让伙计去对面铺子请老掌柜来帮他掌掌眼,就说这是他刚从乡下收到的东西,看看有没有打眼。

老掌柜戴着老花镜,仔细看了看,说这柜子板材好,上好的红木,厚实圆润,起码有几百年的年头。不过,这铜锁有些古怪,是特制的,设计之初就是不让打开。看来,这柜子里有什么东西,是不能见光的。

吴二哥就赶紧问,这什么东西是见不得光的呢?

那老掌柜就不说话了,喝了口茶,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拱拱手,出去了。

他也没多想,这时候天也黑了,他随便弄了碗卤煮,呼啦呼啦吃了,倒在床上就睡。睡觉前,看着床头那柜子,觉得碍眼,顺手就给推到床底下了。

谁知道,这一觉可睡得累死了,迷迷瞪瞪地,就感觉有人使劲推他,质问他为啥抢自己的房子?

吴二哥抬起眼,就觉得眼皮子有千斤重,模模糊糊看到床上盘腿坐着几个老男人,都是凶神恶煞的,用手点着他的脑袋。

他当时困得厉害,迷迷糊糊又睡了过去,结果到了第二天,脑袋像是被马蜂蜇了,鼓出来一个大脓包,浑身酸疼,骨头缝里都疼。

吴二哥觉得事情有些不对,赶紧找人问了问。有懂行的说,这死人和活人抢地方,一般都是房子盖在了坟堆上,或者床底下放了骨灰盒之类的东西。床脚要是压在死人胳膊上,那胳膊就会常常疼,床脚压在死人腿上,人的腿脚就会抽筋。如果是头痛,搞不好就是床脚压到死人头。

他赶紧钻到床下看了看,发现自己头底下就放着那个红木柜子,看来还真是这东西在作怪!

事到临头,也顾不得这柜子值多少钱了,趁着大中午的,赶紧抬到院子里,几下砸断了铜锁,柜子门应声打开,就露出了里面一个碧莹莹的翠玉葫芦。

他用手一摸葫芦,就断定这一定是块宝玉雕成的,大夏天的,这宝葫芦摸起来还凉飕飕的,一股凉气直往脑门子蹿,浑身的热气都消了。

那玉葫芦里有淡淡的雾气缭绕,里面还有什么东西,乒乓球大小,看不太清楚。

对着太阳照了照,吴二哥小手一哆嗦,差点把葫芦给摔在地上。

原来那淡紫色的雾气中,笼罩着一个拳头大小的胎儿,小手小脚,眼耳鼻嘴,样样俱全,身体蜷缩在一起,真是让人心惊肉跳。

这事情真是邪性了!

吴二哥见这东西如此邪乎,哪还敢留,赶紧让那伙计把这东西连那柜子一起运到荒郊野外,浇了两瓶汽油,狠狠烧它一把。

那红木柜子倒是噼里啪啦烧得一干二净,没想到,那个碧玉葫芦却丝毫没事,不仅没事,烧了大半天,依旧冰冷冰冷的,冷得瘆人。

没办法,他们只好把葫芦埋在老槐树下,两个人赶紧走了。

接连几天,吴二哥一合眼就梦到那个小孩子,光着小脚丫啪啪啪在地板上跑,听见那孩子清脆的笑声。甚至有一次还感觉到那小孩子顺着他的腿脚往上爬,叫他:「爸爸,爸爸!」

几天下来,他被折腾得脱了形,只好去求助一个老收藏家。

这老收藏家姓白,人称白爷,平时最好收藏这些古怪玩意儿,什么南洋小鬼,湘西蛊术,佛牌鬼骨,没有他不懂不收藏的。

白爷住在一个老胡同里,一个独门独户的小院子,是前清时一个大官的宅子。小院青石铺地,假山回廊,老树盆栽,到处都是一架子一架子的红木书柜,上面摆满了各式古董、宝玉,墙上挂着铜镜、宝剑,把吴二哥的眼睛都耀晕了。

吴二哥说出了来意,将那玉葫芦恭恭敬敬递给白爷,白爷却让他放在桌子上。

没想到,那玉葫芦刚放好,悬挂在墙上的一面古铜镜猛然颤抖起来,无风自鸣,泠泠作响。

同时,那玉葫芦里淡红色的雾气也消散了下去,露出了一个白玉般的胎儿。

吴二哥惊讶地发现,那胎儿此时竟然长大了几分,四肢张开,缓缓抬起头来,冲着古镜冷冷看着。

那古铜镜的鸣叫声更加响亮,不怒自威,仿佛随时会从墙上跌落。

吴二哥吓得连退几步,差点儿一屁股坐在地上。

白爷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惊讶,但是很快冷静下来,用一块红布将葫芦盖住,那铜镜这才恢复了平静。

白爷说,这个红木柜子确实是南洋的一种邪法,要害他的性命。它是用七个横死人的棺材板拼出来的,阴邪无比,要是放在屋子里,一屋子里的人都会被克死。

吴二哥这才明白,难怪有人要跟他抢房子,原来就是这个原因。他又问,那这个玉胎又是怎么回事?

白爷淡淡地说这东西比较邪门,他也看不大出来。

吴二哥听他这样说就急了,要把玉葫芦拿走,再去找人看看,可不敢再耽误了。白爷这才说了实话,说这玉葫芦不能乱动,这东西亦正亦邪,是个难得的罕物。

据他分析,这七副凶棺拼成的柜子,可能只是平时放置这个玉葫芦的器具。这东西平时肯定供奉在别处,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流落了出去,也许是给人偷了去。后来,这柜子被不懂行的人看到,看它戾气重能害人,顺手丢在了他那儿,反而让他捡了个大宝贝。

白爷也直言相告,这东西确实是个宝贝,但是邪性得很,那七个横死之人才堪堪能压住他,以吴二哥这福气,估计也享不了,倒不如让给他,换得半世富贵。他大手一挥,如果愿意割爱的话,他所有的东西都不要了。

见吴二哥有些犹豫,他又淡淡地加了一句,要是小胖不肯的话,以那宝葫芦的戾气,就怕活不过今天。

白老爷子恩威并重,死活要取了这宝葫芦,吴二哥索性咬牙喊了个天价,白爷当时便一口应下,顺利拿走了葫芦。

吴二哥喝了一口酒,跟我感慨,他当时以为白爷也就是这么一说,哪能真给那么多,后来才知道,按照白爷的意思,其实就是这座四合院包括满院子的古董,都送给自己了。

我忍不住问他,那东西到底是什么,怎么能值那么多钱?

吴二哥说,后来他才知道,那玩意儿,通着天了,别说一座四合院,就算是要了白爷全部家产,他都会给!

他感慨:「你听说过昆仑胎吗?」

据《葬经》说,昆仑胎就是天地山水中凝结出来的仙胎。往往在一座大山脉的最核心处,聚集了天下最好风水之地,千万年的积累,才会凝结出一个胎儿状的白玉,这就是昆仑胎。《西游记》里孕育了孙猴子的那块灵石,就是昆仑胎。

这昆仑山自古被称为仙脉,人要是将玉胎挖出,将自己葬进去,吸收天地精华,久而久之就可以成仙。所以所有帝王都在疯狂寻找它。但是古往今来,也就只有黄帝找到了仙胎处,将自己成功葬了进去,再无第二人。

据说,如果能找到还未孕育好的昆仑仙胎,用秘术将它封在宝玉中,也能蒙蔽天意,将自己葬入仙胎种,夺取他的造化,借以成仙。

他感慨,都说白爷是当世的活神仙,通天彻地,谁能想到,他是想当真神仙啊!

我问他:「那白爷后来呢?」

吴二哥摇摇头:「得到白玉胎的第二天,他就消失了,从此再也没有出现过。」

我又问他:「那家南洋铺子呢?」

吴二哥说:「当天晚上,那铺子就发生了火灾,所有人都被烧死在里面,一个都没跑出来!」

我点点头:「确实,这事情那么大,白爷也不放心啊!」

吴二哥点点头,猛喝了一杯酒,像是感慨,又像是叹息:「幸好我不贪啊!」接着又点点头,「没想到啊,原来那个喊我爸爸的孩子,不是小鬼,竟然是昆仑仙胎!我这福气,可真是齐天喽!」

吴二哥又自言自语:「这十几年来,我一直等着白爷来找我,可是他始终没来……后来我想明白了,也许不是他不想除掉我,而是那个白玉胎不让……」

他沉默了,只是大口大口地喝酒,大声地笑。

他喝多了。

走出门时,看着外面纷纷扬扬的大雪,吴二哥低声说了一句:「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那个小娃娃长大了没有……」


上一篇:《深夜惊奇》第44节:逃离精神病院
下一篇:《深夜惊奇》第46节:燕郊大学恶鬼杀人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