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惊奇》第42节:微信另一头的人究竟是谁?

1984网 82 2020-12-11 21:20:38

一个母亲和上了初中放假在家的儿子用微信聊天,聊着聊着发现微信那边的人,语气怪异,他到底是谁......

20:00

晚上八点,擎信大厦写字间里依然人头攒动灯火通明。最近裁员的消息不胫而走,这几天陆续有人被请进办公室,出来就开始收拾东西。在这种氛围里,谁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是下一个。

作为营销人员,李妤芳前后加了四十多个微信群,每个群里都有好几百人,因为怕错过群里的订单信息,她把那些微信群全部置顶了。

点开屏幕正中的绿色图标,满屏999+消息,红得刺眼,跟虫卵一样叫人头皮发麻。其中有个供应商不停地发信息追问尾款,李妤芳没办法,只能先垫了那几百块钱。

退出对话框的时候,在数不清的未读信息中,她看到了儿子林东给自己发了一条微信。

李妤芳四年前跟林斌离婚了,从那之后,她就一直带着林东住在西浦车站附近的一个小区里。房子是买的,贷款不多,前两年已经还完了。可房子不仅面积小,而且地段差,偏僻就不说了,离小区不远的地方还有个殡仪馆,不管白天黑夜,总能看到运尸车在前边的马路上经过,叫人莫名心慌。

儿子现在已经上初三了,平时住在学校,不需要她花太多精力照顾,这倒也成全了她的工作,不然一个离异女人带着一个孩子,没办法赚钱,日子真不知道怎么过。

今天是周六,林东学校里放假,通常这时候他都会回家做作业或看书。

20:12

在一片键盘声中,李妤芳点进了儿子的聊天界面。

林东:「妈,你下班没?」

李妤芳:「没有。妈妈有事在加班,今天可能要晚点回去。」

信息发送过去了,林东过了几分钟才回:「又加班啊。」

李妤芳:「嗯。」

林东发了一个撇嘴的表情。

李妤芳忽然想到了什么:「对了,你身上还有钱没有?要不要我转点钱给你?」

林东:「不用了。上次给的我还没有用完。」

李妤芳想了想,还是给林东发了200块钱红包。跟其他同年龄段的小孩不同,林东从不乱花钱,也很少主动问她要钱。

红包发出去了,艳艳地躺在屏幕中央,美丽得像朵花,却没有蜜蜂来采。

李妤芳:「哟,连红包都不要了?」

林东:「还有钱。」

李妤芳:「那好吧。我昨天买了你喜欢吃的草莓酱面包和蛋挞在冰箱里,你肚子饿的话就去拿一些垫垫肚子。」

林东:「知道了。」

李妤芳又问:「这几天在学校怎么样?」

林东:「挺好的。」

李妤芳:「和同学相处好吗?没人欺负你吧?」

林东:「没有。」

尽管林东这么说,可李妤芳还是有些不放心,儿子是自己生的,没人比她这个妈更懂他。林东的性格属于扎在人堆里也不爱说话的那种,长期在群体中生活很容易遭到排挤。

过了片刻,李妤芳回了条信息问:「最近考试了吗?」

林东:「考了。」

李妤芳:「成绩怎么样?」

林东:「年级第二。」

李妤芳心里有点开心:「儿子太棒了!等放假妈妈带你出去玩。」

林东:「嗯。」

李妤芳:「你想去哪儿?」

林东:「澳大利亚。」

李妤芳:「要出国啊。」

林东:「嗯。」

林东很少对自己提要求,李妤芳本不想拒绝他,但出国一趟花费太高了,她目前的经济状况不允许她这样透支,所以只能对林东表示遗憾:「太远了吧。你之前不是想去千岛湖吗?元旦节妈妈就带你去好不好。」

林东:「不想去。」

李妤芳心里有点愧疚,字打到一半,这时,销售部的同事叫了她一声:「芳姐,开会了。」

「来了。」李妤芳答了一声,连忙收起手机,拿着笔和本子往会议室走去。

21:05

每天的小组例会时间通常在半小时内,内容就是复盘一天的订单量、成交率和存在的问题。因为前几天一个客人向总部打投诉电话,点名说了李妤芳很多坏话。因为这个事情,李妤芳挨主管的批评,氛围一度变得很尴尬。从会议室出来,李妤芳心情有点低落。

回到座位上,点亮电脑屏幕,那些密密麻麻的微信群里依然有数不清的新信息在生成、蠕动。投诉电话是匿名的,李妤芳不知道是谁这么讨厌自己,但一想到那个投诉者现在可能还怀着恶意潜藏在这些微信群中,李妤芳就觉得心底发凉。

长期职场工作带来的心理压力,已经使李妤芳不堪重负,但理智告诉她,一旦离开,以自己的年龄想要再找到一份工资比这里高的工作几乎是不可能。再说,林东马上就要上高中了,到处都需要用钱。没有办法,权衡之后她只能硬着头皮留下来。

过了几分钟,李妤芳收拾好情绪,打起精神准备继续工作时,她突然看到林东在十几分钟前给自己发的一条信息。

林东:「妈,跟你说个事情。」

李妤芳盯着林东的头像看了几秒,心里有点难以言说的感觉:「什么事?」

过了几分钟,林东回复:

「我们学校今天体检了。」

李妤芳心里微微一动,在对话框里输入几个字:「没事吧?」

林东:「体检的医生说我心脏有点杂音......」

李妤芳身体振了一下,一种巨大的恐慌立即裹挟过来,那感觉像极了几年前林斌跟她说离婚的时候:「体检单还在吗?」

林东:「在。」

李妤芳:「拍张照片给妈妈看看。」

林东:「嗯。」

过了几分钟,林东发来了一张拍得有点模糊的照片,里面是一张折得皱巴巴的打印纸,页眉写着「鸿城第二中学」,下面是密密麻麻的数字符号。

李妤芳双击照片,林东的体检单毫无保留地暴露在眼前。她很快找到心脏那项的体检数据,那里被人用红笔画了个记号,应该是存在问题,体检医生怕家长不引起重视,特地标出来的。

还没看完,林东发了一条信息过来:「妈,体检的医生说要你明天带我去医院检查一下......他说这种情况越早检查出来越好。」

李妤芳的心像被针刺了一下:「那个医生还说什么了吗?」

林东:「医生说我心脏里可能长了什么东西......」

李妤芳盯着这条信息,身体有些僵硬,瞬间丧失了工作的热情。身体出问题的是林东,但她比林东还要慌乱。林东是她的一切,是她拼尽全力从林斌手里夺过来的。

李妤芳回复说:「妈妈知道了。明天就带你去医院检查。」

林东:「好。你下班回来注意安全。」

李妤芳:「放心吧。」

21:45

放下手机,李妤芳深吸了口气,脑袋里一片混乱,她的思绪全被林东的体检结果打乱了。

怎么办?林东的心脏怎么会有问题?万一是什么重病怎么办?如果要动手术,自己目前的积蓄根本不够......为什么会这么倒霉?为什么?

想到这里,李妤芳感觉压力排山倒海般袭来,犹如千斤巨石顶在头上,就快要无法呼吸。

回家吧,她想,跟经理说明一下,就说家里有事,她不会硬留自己加班的。但根据刚才开会的态度来看,这时候回去,说不定下一个裁掉的就是自己了。

就在李妤芳准备起身请假时,手机又「叮」了一声,是一条微信,还是林东发来的。

林东:「妈。」

李妤芳:「怎么了?怎么还没睡?」

过了一会,林东回复说:「今天回来的时候,感觉有人跟着我。」

李妤芳:「不会吧。你是不是最近压力太大看错了?」

林东:「没看错。我下车后一直在留意那个人,感觉他跟我到小区里来了。」

李妤芳:「越说越离谱了。你一个学生,又没钱,他跟踪你干嘛?看清他的长相了吗?」

林东:「没有。他带着帽子,穿着高领毛衣,脸藏在领子里。」

李妤芳:「是你爸爸吗?」

林东:「绝对不是。」

李妤芳:「也许是跟你同路的人。」

林东:「怎么会这么巧。」

李妤芳不知道林东为什么忽然说这个,她现在满脑子都是那张体检单,叹了口气:「早点睡吧,别在床上看那些恐怖小说了。」

林东:「你什么时候回来?」

李妤芳:「这边还有很多事情没处理完,可能得晚一点才能回来。」

林东:「我一个人在家有点害怕。」

李妤芳:「怕什么?」

林东:「屋里好安静......外面也好安静啊,连狗叫声都没有......」

李妤芳:「安静还不好,很吵怎么睡觉。」

林东没有回复。

李妤芳放下手机,暂时把注意力转移到工作上。

过了几分钟,同事叫了她一声:「芳姐,王玲请大家喝奶茶。」

李妤芳随口「哦」了一声。

同事问她:「你要什么口味的?」

李妤芳有点错愕,忙说:「随便吧,我什么口味都行。」

回头想起自己忘了礼貌,笑着补了一句说:「玲玲,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啊?」

旁边一男同事插嘴说:「她刚刚签了个大单......」

李妤芳忙说:「是吗,恭喜啊。」

男同事说:「还差两单,王玲这个月业绩就完成了。这个月肯定又是你排第一了......」

笑声还没停,手机又「叮」了一声。李妤芳收了笑,看了一眼,林东忽然发来一行字:「妈,外面好像有脚步声!」

李妤芳有些好奇:「什么脚步声?」

林东:「有人过来了。」

李妤芳面皮抽动了一下:「你是不是听错了?」

林东:「真的有脚步声。」

李妤芳:「这个点谁会过来,是邻居经过吧?」

林东:「不知道。」

李妤芳:「现在还有吗?」

林东:「感觉越来越近了。」

李妤芳:「屋里灯是开着的吧?」

林东:「嗯。」

李妤芳:「声音还有吗?」

林东:「好像就在门口了......」

李妤芳:「现在什么情况?」

林东没回。

李妤芳继续问:「还有声音吗?」

林东依然没回。

过了几分钟,林东回复:「好像是送外卖的......」

李妤芳舒了口气:「就说你听错了。」

林东回了一个无奈的表情。

李妤芳担心地问:「你最近学业压力是不是很大?」

林东:「嗯。」

李妤芳:「有什么压力可以跟妈妈说。」

林东:「我们班主任说我的成绩努努力可以考进全市前十,其实我觉得我考不进......又怕让他失望……」

李妤芳:「回头我跟你们班主任说一下,你不要太注重结果,只要尽力了,考多少分妈妈都不怪你。」

林东:「谢谢妈妈。」

过了一会儿,李妤芳问:「物业的电话你知道吧?」

林东:「知道。」

李妤芳:「要是以后妈妈不在家里,有什么事情你就打物业电话。」

林东:「物业好像又换人了,不是上次那个叔叔在楼下值班了。」

李妤芳:「电话还是之前那个。」

林东吐槽:「我们小区好偏僻,阴森森的,连路灯都没有,上次回来差点踩到下水道里......」

林东说的这个情况,李妤芳自己也遇到过几次,尤其是恶劣天气,跟住在乡下一样,但又有什么办法呢,她只能安慰儿子一句:「下次小心点。」

林东继续说:「我听同学说,前面那个医院的停尸间就在我们小区停车场底下。」

这个传说从李妤芳搬进这个小区就听说了,谣言就是这样,谁也没法证实,可就是有很多人愿意信。

李妤芳辟谣说:「这是假的,医院的停尸间怎么可能建在停车场下面,一听就是骗人的。」

林东:「我同学的叔叔在这个医院工作,他说这个事情是他叔叔跟他说的,但是停车场那块本来是要纳入医院的,后来不知道怎么变成居民区了。」

李妤芳:「你同学是故意编出来吓唬你的,我们以前上学的时候也喜欢编这种恐怖故事吓人。」

林东:「是真的。」

李妤芳:「你要是不喜欢这里,等过一段时候妈妈攒够了钱,就把这房子卖了搬走。」

说是这么说,可李妤芳心里清楚,想卖掉房子再买谈何容易。这里房价这么贵,好的小区更贵,动不动就是三四万一平,别说她现在的工资,就是没离婚,和林斌一起攒个首付都难。

她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小区条件简陋,地段偏僻,当初决定买这里的房子,不就是图个便宜吗?

22:15

林东:「妈,前几天爸爸去学校找我了。」

提到林斌,李妤芳心里又是一阵刺痛:「他找你做什么?」

林东:「他就是想看看我。」

李妤芳:「哦,他跟你说什么了吗?」

林东:「爸爸问了我最近学习成绩,走的时候还给了我五百块钱。」

李妤芳心想,难怪先前发红包他没收,原来是这么回事:「他是一个人去的还是两个人?」

林东:「一个人。」

李妤芳:「以后他再偷偷去找你,你别去见他。」

林东:「爸爸对我挺好的,我不见他他会难过的。」

李妤芳:「你见他妈妈会难过,你想妈妈难过吗?」

林东:「你们为什么不能和好呢?」

李妤芳一下不知该说什么,她从来没有跟林东说过自己和他爸离婚的真实原因。那是几年前,偶然一次外出,她撞见了林斌和外遇对象手拉着在外面逛街,那个女人是他公司的同事,比李妤芳小七八岁。

那天回来,林斌跟李妤芳坦白,直言这是段失败的婚姻,最后他主动提出离婚,房子和资产归李妤芳,林东由他带走。

李妤芳同意离婚,但坚决要抚养林东,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僵持到最后,心怀愧疚的林斌做出了妥协,房子和林东归李妤芳,他从这里搬了出去,和那个女人一起去了北京,直到最近半年才回来。

想起那段往事,李妤芳心里泛起了波澜。离异这几年,有几个男人对自己示过好,但她一直没有同意。一方面是因为林东,另一方面是什么原因恐怕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这时,林东忽然发了一条信息:「妈,好像又有脚步声。」

李妤芳从回忆里出来:「什么脚步声,你又在自己吓自己。」

林东:「我听得很清楚。」

李妤芳:「又是送外卖的?」

林东:「不知道。」

李妤芳:「门锁了吗?」

林东:「锁了。」

李妤芳叮嘱:「你别开门,有事就打物业电话。」

过了片刻,林东回复说:「有人在拍门......」

李妤芳心里七上八:「真的有人?」

林东:「还在拍!」

李妤芳:「打物业电话了吗?」

林东没回。

李妤芳:「打了吗?」

李妤芳:「还在敲门吗?」

李妤芳:「声音还有吗?」

李妤芳点了视频通话,响了片刻,因无人接听自动挂断了。

李妤芳:「东东,接电话!」

无人回复。

视频通话无人接听。

视频通话无人接听。

视频通话无人接听......

李妤芳:「快点接电话......」

对话框毫无动静,像断网了一样。

李妤芳:「你在干嘛?那个人还在敲门吗?」

李妤芳:「睡着了吗?」

李妤芳:「那个声音还有吗?」

李妤芳:「东东......」

视频通话无人接听。

李妤芳:「接电话……」

视频通话无人接听。

......

过了十几分钟,对话框里终于跳出一条信息。

林东回复说:「我刚刚过去在猫眼上看了,好像是邻居喝醉酒,认错门了。

李妤芳:「喝醉酒了?」

林东:「嗯。我没出声,他拍了一会儿发现不对劲,就去拍自己门去了。」

李妤芳:「那就好,刚刚吓到我了。打你电话也不接。」

林东:「没事了。」

李妤芳:「你刚才打物业电话了吗?」

林东:「没有。」

李妤芳:「下次遇到这种事,记得回下信息,妈妈真的很担心。」

林东:「嗯。」

李妤芳:「一个人在家要注意安全,年底了,小偷很多。」

林东:「知道了,我要睡觉了。」

李妤芳:「晚安。」

林东:「晚安。」

22:38

放下手机,李妤芳想了一会儿,又拿起给林东发了条微信:「对了,我刚刚看天气预报好像快要下雨了,你去帮妈妈把那件黄色羊毛衫收一下。」

过了片刻,林东回了:「好。」

李妤芳安静的等了几分钟,问:「衣服收了吗?」

林东:「收了。」

李妤芳:「还有窗台那个毯子也收一下。」

林东:「嗯。」

又过了一会儿,李妤芳问:「收好了吗?」

林东:「都收好了。」

李妤芳:「放在哪里?」

林东:「客厅。」

李妤芳:「真的放在客厅?」

林东:「是啊。」

李妤芳镇定了几秒,双手发抖的打了一行字:「你不是我儿子。」

林东:「妈,你在说什么?」

李妤芳:「你不是我儿子。」

林东:「什么意思?」

李妤芳:「我今天根本没有晒衣服在外面。」

林东:「你在逗我?」

李妤芳:「你是谁?为什么拿着我儿子的手机?」

林东:「我是你儿子啊。」

李妤芳:「你不是。」

林东:「妈,你在开玩笑吗?」

李妤芳:「你到底是谁?」

林东:「你儿子。」

视频通话已被对方挂断。

再打,依然如此。

李妤芳全身发抖,此刻林东的头像里的笑脸落在眼里,就像是一张血盆大口:「你是谁?」

林东回了一个大笑的表情。

林东:「??」

李妤芳:「东东是不是出事了?」

林东:「妈,我好好的。」

李妤芳:「你不是我儿子!」

林东:「……」

李妤芳:「你是不是那个跟踪我儿子的人?」

林东:「妈,你到底在说什么?我真的是你儿子。」

李妤芳:「我儿子不会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

李妤芳:「刚刚是你在敲门?」

林东:「什么我在敲门,我说了,是邻居喝醉了,认错门了。」

李妤芳:「你现在接视频。」

视频通话已被对方挂断。

林东:「我要睡觉了。」

视频通话已被对方挂断……

李妤芳:「你为什么不敢接视频?」

过了十几秒,对话框里跳出一个嘲笑的表情。

李妤芳:「你不是东东,你到底想干嘛?」

林东:「不想干嘛,我要睡觉了。」

李妤芳:「我儿子现在怎么了?」

没人回复。

视频通话无人接听。

视频通话无人接听。

李妤芳:「你把我儿子怎么样了?」

李妤芳:「求求你,不要伤害他。」

无人回复。

过了两分钟,林东发来了一张照片,黑魆魆的,也看不清里面是什么。

李妤芳:「什么东西?」

李妤芳手指颤抖地点开那张照片,双击放大。照片即刻膨胀到填满了整个屏幕,照片好像是在林东卧室里拍的,借着窗外透进来的微光,依稀能看出床和座椅的轮廓......

李妤芳提着口气,按着照片往下滑动,更多信息暴露出来。在左下角的长椅边,躺着一个黑黑的「人形」轮廓……她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继续放大照片,移动,下滑,终于辨认出来——那就是林东!!

李妤芳死死看着手机,就在这时,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不受控制的从她喉咙里钻出来,响彻整个写字间。

其他同事听到声音,都吓了一跳,齐刷刷的朝这边看过来。李妤芳浑身僵硬,两眼一抹黑,连人带手机倒在地上。见状,那些发愣的同事连忙放下手上的工作跑过来查看,写字间里变得闹腾腾的。

此时此刻,没人注意到李妤芳的手机微信里,新消息还在继续跳出:「警车的声音?」

林东:「你报警了?」

林东:「什么时候报的警?」

林东:「反应还挺快。」

林东:「呵呵,好玩......」

大笑表情。

23:33

夜深了,一天的喧嚣到此已趋近平息,连远处的霓虹灯都变得朦胧起来,无数为了生存奋斗在写字间里的人也都陆续下班了。

在地铁上,在沙发上,在床上,有人刷到这样一条新闻:「本地快讯:2019年11月23日。西浦民宅一少年被杀,凶手入室杀人后逃之夭夭,目前警方正在全力追捕……」


上一篇:《深夜惊奇》第41节:救不了的童年玩伴,救了我的命
下一篇:《深夜惊奇》第43节:通过入魂,我偷窥了丈夫的记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