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惊奇》第35节:陷入一场死亡剧本杀

1984网 103 2020-12-11 08:54:43

1

圣诞夜。焰火肢解了洛杉矶的夜空,弥漫的烟雾仿若一只郊狼,在旷野的尽头凝望,把城市包裹起来。

我伸了个懒腰,正准备打开直播看球。

这时,手机屏幕上跳出一条消息:「夜深了,让我们来一把紧张刺激的剧本杀吧。尊贵的客人,我在凤凰山庄等你。」

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个「凤凰山庄」是地名,还是什么暗网的别称?

我饮下最后一口威士忌,舔舔嘴角,饶有兴致地点开了那个链接。

蓝色进度条飞速跳转。想象中的恐怖画面没有出现,倒是跳出了一个微信群聊的界面。

群名是「凤凰山庄连环杀人案」,后面加了一个手枪的表情。而群主的头像是一片漆黑,没有昵称。

2

群聊人数定格在九个人。我静静等待着有人跳出来打破沉寂,不一会儿,群主发了群公告:

「今夜暴风雪封路,欢迎大家来到凤凰山庄寄宿,鄙人暂用客房编号作为各位的群昵称。

网络一线牵,珍惜这段缘。请设定自己的身份。」

大家倒是很配合,各自写下了自己的人设:

【一号:我是一名急诊科医生,悬壶济世,救死扶伤。】

【二号:山庄主人,醉心学术常年秃顶。】

【三号:山庄主人的秘书,留洋海归,得主人重用。醉心学术但爱惜自己的大背头,平均三天用完一瓶发胶。】

【四号:沉默寡言的少女董小笛,正在为脸上的痘痘和即将到来的高考焦灼,随爸妈来山庄散心。】

【五号:优等生董小哲,钢琴天才,来山庄是为了逃避补习班。四号小笛的弟弟。】

【六号:董妈妈,絮叨的家庭妇女,望子成龙。】

【七号:董爸爸,屡教不改的酒鬼,因酒后闹事赔了不少钱。】

原来真的是剧本杀啊。我摩拳擦掌,准备大展一番宏图。

很久没有这么刺激的夜晚了。我的神经陡然紧绷,觉得现在的人员配置足够发展出多重凶杀了。

我从冰箱里掏出半罐三文鱼罐头,塞了一口歪在床上懒洋洋地打出一行字,编辑完身份后按下发送键:

【八号:颜值看似普通,智慧却过于常人的男大学生。久仰凤凰山庄大名,今日特来拜访。】

3

「山庄大门关闭。风雪渐大,天色已晚,八位正式入住。」

几乎是我发出人设消息的第一秒,群主迅速更新了群公告。

我吃着三文鱼罐头,发了一个表情,迫不及待地想知道这位神出鬼没的群主还会搞出什么名堂。

「您暂时无法回复,请稍后再试。」

系统提示机械地跳了出来,我用力按了几下返回键,又重连了一次无线网,却死死定格在这个聊天界面中。

【下午茶间隙,二号山庄主人死亡。死亡地点在监控室里。请尽快找出凶手。】

群主发布的最新消息跳了出来,并附上一张图片。

秃顶的山庄主人倒在监控器旁,口吐鲜血,手里攥着一个粉红色的内衣。

我正震撼于群主配图的用心程度,其他山庄客人几乎是同时井喷式地发出消息,开始七嘴八舌地讨论起凶手。而我刚刚没有发送成功的表情,也同时发了出来。

原来「无法回复」不是手机卡了或是网断了。群主担任的是主持人的身份,他在阐述案件的时候任何人都没有发言权限。

我后背冒出一层绵密的冷汗。下意识地环顾四周,群里的成员又开始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我定了定心,继续看了下去。

「山庄主人手里的粉红色内衣会不会是属于凶手的呢?这样看来有可能是强奸未遂,杀人者是出于自卫才失手杀了庄主。所以内衣的主人......」急诊科医生的一句提问,把大家拉回到案件本身。

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凶手直指四号董小笛。

奇怪的是,少女小笛并没有出言辩驳。董爸董妈也扯了一大段的礼义廉耻,力证自己教女有方,绝不可能做出这种事。

「山庄主人是女装大佬也说不定啊,万一内衣是他自己的呢。喂,庄主呢?能参与讨论或者留点线索给我们吗?」弟弟小哲冷静地说。

大家的讨论僵住了,等待着庄主能传达一些想法。我将页面从头翻到底部,赫然发现庄主的头像变成了灰色。的确,从被宣告死亡以后,他再也没有出现。

4

【时间已到,未找到凶手,四号少女董小笛死亡。凶器是一把手术刀。】

楼主又发布一条消息,小笛被宣告死亡。与第一死者相同,死亡之后头像变灰,再未发言。

「邪门了,这什么骚操作啊,我手机定在这个页面出不去了。」急诊科医生发了条消息。

我手忙脚乱地按下关机键,手机发出关机的声响,而面前的手机屏幕依然发着冷冷的光。

正如医生所说,我们被困在了这个群里。现在能做的除了回复,就只有等待楼主宣布下一场死亡。

「这个群,有没有可能是真实的?在群里死去的人,就真的消失了。」

我的脑海中冒出这么一句话,我不敢细想,努力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

构想出的画面太过诡异,我裹紧被子,被这个假设吓出一身冷汗。无论如何,只能先解开谜团。

这时,群主发布了又一条新消息:【下面播放一段视频,请迅速找出杀害少女的凶手】

5

场景转到一个大汗淋漓的夏天,天蓝得一片云也没有,隐约能听到蝉鸣和孩童玩闹的笑声。咬着橙子味冰棒的少女推开家门,迅速脱下闷热的校服外套,露出淡黄色的蝴蝶结短袖。

跑到电扇前,吱呀呀的扇叶吹着少女红扑扑的脸蛋儿,吹起少女的齐耳黑发,吹干了鼻尖上的汗珠。

少女打开电视,翻开数学练习册,咬着笔头纠结那道解不出的方程。电视上正播着《武林外传》,白展堂正和李大嘴的瞎老娘比摇骰子,输了一斤地瓜干。

「赌就是赌,没有大小。只要上了赌桌,不管赌注高低身家大小,不玩儿的倾家荡产谁也别想收手。年轻人,久赌必输啊。」大嘴的老娘喃喃地说着,背景音乐也煽情起来。少女的目光慢慢从手上的数学题转移到电视上,咯咯笑了起来,露出两个不深不浅的酒窝。

门突然开了。少女吓了一跳,匆忙地按下电视遥控器的开关,又把头埋进题海里。

一个满脸疲态的中年男人推开门,走近少女,朝少女的后脑勺不轻不重地扇了个巴掌。少女的身形微微发抖,低着头说了句:「我去做饭。」

「不用,」男人往桌上的烟灰缸里弹了一下烟灰,说,「晚上我和你妈带弟弟去上钢琴课,我们在外面吃。冰箱里有面条,饿了就自己煮点。」

男人和少女没有眼神接触。伴随着金属钥匙的叮当碰撞声,男人径直走出了房间。

场景淡成白光,隐约从门口传来男人的声音——「死丫头,好好考个大学,老子不能白供你读这么多年书...」然后切回了聊天界面。

6

我大脑飞快运转着,生怕耽误片刻就会迎来下一个死亡通告。

庄主和小笛先后死亡,如果按照医生的推论,是庄主企图对少女不轨,少女在自卫下失手杀了他,那少女又是谁杀的呢?

如果视频中的少女就是死去的小笛,那个中年男人很明显是她的父亲。从影片中可以看出,父女俩关系紧张。父亲口口声声说「死丫头」,可见重男轻女。但虎毒不食子,怎么不至于残忍到杀害女儿啊...

「没有凶手,自杀。」我大胆假设,在回复栏打出这几个字,发送完毕。手机发出震动声,屏幕上跳出一行红色大字:【回答正确,下面解开另一问题。否则,都要死。】

一张血淋淋的图片出现在我眼前。穿着手术服的医生俯倒在地上,心脏上插着的刀直直立着。

图片下方标注:【急诊科医生死亡。死亡时有重要信息遗留,获取信息需要结合影片分析。】

我战栗着放大图片,想看清那把刀。刀的外型偏小,像是瑞士军刀的挂饰。由此,我判断凶手应该是个男人,很可能是医患关系,属于临时起意激情杀人。

军刀...似乎在哪里见过。我往上翻到那段影片,贴近屏幕仔细又看了一遍。小笛父亲走出房门的时候,有金属碰撞的清脆声。难不成,凶器军刀的主人是......

如果是医生没有救活小笛,父亲一怒之下杀了医生?

我茅塞顿开,打出「杀死医生的凶手是少女的父亲。」隐约听到身后一声冷笑。

群主马上回复:【回答正确,少女的父亲死亡。请观看下一段影片,找出新的凶手。】

我疯了一样打出几行字,「为什么我回答正确了还会死人?杀死山庄主人的人到底是谁?你TMD到底是谁!」

半晌,没有人回复我。我转过头,用枕头捂住脸,咬着嘴唇。我从余光中看到屏幕上自动播放的影片——

7

少女走出校门,把mp3的耳机塞进耳朵,和嘈杂的人声互不相扰。耳机里唱着周杰伦的《最后的战役》。

少女的头发长了些,刚好披在肩上。白皙的脸上冒出了几颗青春痘。她把手插在兜里,轻轻哼着歌词,眼光聚集在前方不远处的一个男孩身上。

男孩高高瘦瘦,一只脚支着自行车,和旁边的同学有说有笑。当男孩的目光扫到她的身上,少女窘迫地转身,快步走开,正好撞到了一个背头男人怀里。

背头男人的五官模糊不清,穿着一身西装。

他俯下身说道:「小笛,怎么还不回家啊?」语气像嗅到猎物的狼犬,自然地把手搭在少女肩上。

「我...我在等同学。」少女低下头,耸耸肩想挣脱开秃顶的手。

「天都快黑了,上车,我送你回家。听说你喜欢博尔赫斯的文学作品,我们或许可以探讨一下。」

「那...真是麻烦蒋老师了。」

拉车门的声音一响,画面跳转到新的场景。

床上有一男一女,少女抿着嘴呜咽着。

她的声音似乎吵醒了身边梳着背头的男人。男人皱着眉头说:「没事的,这是『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因为老师喜欢你,所以才和你一起,知道吗?」

「只要我听老师的,就是凤凰班的学生了吗?」少女停止了抽泣,闪着泪花的眼睛亮晶晶的。

「当然,凤凰班的学生都能考上重点大学。」

「那爸妈也会像喜欢弟弟一样喜欢我吗,带我学钢琴吃西餐吗...」

「当然啦,还不信老师的话吗...」背头男人抱住少女。

8

【死亡速度加快,下一个死者是少女的母亲。】场景被新的群公告拉回现实。

群里跳出一张图片,是一个蓬头垢面的老妇躺倒在地上,旁边一个有虎牙的寸头小伙子趴在身边嚎哭,两人的衣服染上斑斑驳驳的血色。

「不要!不要!」我扔开手机,蜷缩在一角,不去看新的消息,抱着头让自己冷静下来。

凤凰班,凤凰山庄...我努力梳理着这些线索,如果凤凰山庄是虚构的,那么一定有真实的成分在,究竟真和假的界限在哪儿呢?

「我明白了,这些人物都是和凤凰班有关,少女是凤凰班的学生!」

群主回了一句,【是】

「你到底是谁?你是秘书,是你杀了庄主,对不对!」

群主没有说话。一开始热闹的讨论氛围烟消云散,那些头像变灰的角色,真的沉寂如死人。

手机自动开始播放下一个视频。

「啪——」少女的父亲一巴掌打在少女的脸上,咒骂着:「不要脸的贱货,老子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整个屏幕被殷红的血填满,渐渐露出一只光洁的手臂,一片银色的刀片,划开了少女的手腕。少女绝望地擦干满脸的泪水,用牙撑开手腕上的黑色皮筋,扎起一个低马尾,迷离地看向镜子里的自己。一只手摸着肚子,蓦地看向我,嘴角扯出一个诡异的笑。

接着画面变得混乱起来。女人的嚎哭声,救护车的警报声,一群人的叫喊声,还有令人背脊发凉的阴冷笑声,铺天盖地的涌出屏幕。

9

场景一转。是两个男人在饭店包间里推杯换盏。

一个秃顶的男人递给背头男人一摞照片,背头男人咧嘴一笑,帮他点上了烟。

我心中疑惑,凑近手机屏幕,视频非常清晰,却怎么也看不清背头男人的脸,像是被人有意处理过。

接着背头男人猛吸了一口烟,放松地靠在椅背上,说:「校长,您这两天收获颇丰啊。」

被称呼「校长」的秃顶男人长相诙谐,一缕油腻腻的头发,正躺在光滑的脑门上泛着油光。

校长瘪着嘴说:「还是蒋老师您厉害啊,想到在女宿安针孔摄像头的高招啊哈哈。」

背头男人眯着眼,戏谑地赏玩起这些照片。

场景拉近,我看清了那些照片:澡堂里赤身裸体洗澡的少女们,在水房擦洗上身的,在宿舍睡得四仰八叉的...

背头男人说道:「真是春光无限啊。对了,有个叫董小笛的女生,也要进咱们的凤凰班了。」

校长色眯眯地笑了,伸手在背头男人的肩上轻拍几下,说:「董小笛,我记住了。凤凰班,浴血凤凰,哈哈蒋老师的猎物都是极品,可别忘了分我一杯羹啊。」

背头男人似有些醉意,含糊不清地说:「您放心。咱们行事还是要谨慎,要挑一些胆子小的,自尊心强的女孩子。我了解过了,这个董小笛啊,家里条件一般,还有一个弟弟。她平时不爱说话,也没什么朋友,成绩一般吧还想上大学出人头地,好让她那重男轻女的爸妈注意到她...」

校长端起酒杯,说道:「她们想上大学,咱们想风流快活,各取所需而已。这个世界的法则就是不择手段,怪只能怪她们想走捷径...」

10

我骂了句人渣,头一阵剧痛,顺手把手机摔在地上。突然响起一声冷笑,手机传来一个声音:

「欢迎收看晚间新闻,今日的头条新闻是:《凤凰悲歌,伸向花季少女的罪恶之手》。据悉,X中校长被指控挪用公款,收受贿赂,检察机关介入调查。不料在女生多处发现针孔摄像头,监控器就藏在校长办公室。几日后,经一位了解内情的匿名男教师举报,该校尖子班——『凤凰班』实为满足校长的兽欲而设立,此案引起了教育界的极大反响...」

「活该!」我愤愤道,心中竟然闪过一丝窃喜。

「他当然是活该了,说好的举荐你当副校长,老东西吃干净了抹抹嘴儿就忘了这回事,所以你想,干脆取而代之。」门外走进一个年轻的男人,淡淡地说。

我的头剧烈地绞痛起来。

男人顿了顿,走到我面前,冷笑着说:「可你没想到吧,老东西锒铛入狱没几天,小笛就怀孕了。她父亲盛怒之下将她打到流产,小笛在羞愧和绝望之下在房间里割腕自杀。因为小笛自小孤僻,一天没出房间也没人起疑。」

「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是她母亲。那天夜里,弟弟发高烧,她母亲记得小笛的柜子里还有退烧药。一开门,血浸透了木地板,送到医院就咽气了。」

「医生宣判小笛因失血过多心跳骤停,抢救无效。小笛的父亲悲愤之下,用钥匙上的军刀捅了主治医生的心脏,然后精神失常跳进护城河。人死灯灭,湖水荡了几下涟漪又回归平静,就好像过了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夜晚。」

「自那以后,小笛的母亲精神失常,独自带着刚上初中的小儿子。她经常蓬头垢面地走街串巷,见到和小笛年纪相仿的少女就扑上去抱人家,村里的人都嫌弃这疯女人。她捡了一个被人扔掉的馊窝头,结果,噎死在马路上。而小笛的弟弟本是钢琴天才,成绩优异,所有亲人都离世后为了讨生活只能辍学,成了当地恶霸的马仔。」

「后来,你猜怎么着,小伙子用板砖拍了一个正堵少女的小混混儿,见义勇为吧,那混混儿他爸要找人弄死他,这孩子只能远走他乡,没人知道他去了哪儿。」

「凤凰山庄的所有人,都是死在你手上啊。你以为真的能骗过所有人吗,你以为那些凤凰班的少女毕业了,你的秘密就没有曝光的一天吗?」

「别说了,别说了。」我瘫坐在地上,「对不起,是我害死了你姐姐,害得你家破人亡。」

男人如刀般锋利的眼神转向我,说:「看来你知道我是谁了。」

「山庄主人就是校长吧。从始至终只有小笛的弟弟没死,也没有在影片中出现。因为你就是小哲,也是群主。」我平静地闭上眼睛。

「是啊,我妈走了以后,我换了一个地方生活。后来我考上警校,毕业后第一件事就是调查清楚我姐的死。我找到当年案子的卷宗,发现这个匿名举报的男教师在事后迅速升职,可你却在这时候辞掉了副校长的职位,并移民美国。我本以为你是怕老校长的家人有一天怀疑到你头上,谁知道,我在老家的房子里找到了我姐的日记。」

「日记里说,蒋老师告诉她,『凤凰班』就是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只要考上凤凰班,爸妈就会像宠爱弟弟一样宠爱我,考上大学,全家人都会为我而自豪』...

蒋老师还告诉她,因为老师喜欢你,才会让你『浴血』,这个秘密不可以告诉任何人。现在黯淡无光的日子终有一天会变成大学校园里的绿茵球场和少年白鸽。」

这么多年,我一直追查这件事,但苦于没有证据,你的证词也滴水不漏,这才想出来这个杀人游戏,让你想起他们,认罪伏法。」

我突然释然了:「我很早就知道,逃避是没用的,良心也逃不掉。当年我饱受噩梦和的折磨,我移居美国,在强烈的心理暗示和催眠治疗下,我选择性的遗忘了这些事。

但刚刚小笛割开手腕那一刻,嫣红的血和绝望的笑,把我一下子拉回现实,尘封的记忆排山倒海般卷土重来。那些凤凰班的怀抱梦想的少女,是我捏碎了她们的未来。你杀了我吧,就当是为你全家报仇。」

男孩冷笑了起来,棱角分明的脸显得十分可怖,说道:「你觉得我是唯一的幸存者,很幸运吗?错了,死是最容易的事,可活着的人不得不承担一切,何况我当时只是个孩子。蒋老师,你怎么忍心?」

「咔嚓。」手铐的金属声划破了夜的宁静。我望向夜空中阑珊的焰火,带着一种衰败尽头的宁静。

「这样绚烂的焰火,怕是生平最后一次见到了。」我闭上眼享受这一秒,长舒了口气。

尾声

「沈警官真是年少有为啊,不到三个月就破了这么大的悬案!」一个端着茶杯的老警官拍着「小哲」的肩膀夸道。

「还得靠现在技术先进啊,把咱们设计的程序植入嫌疑人的手机里,这才顺利破案嘛。」「小哲」不好意思笑了笑。

「工作重要但也得注意身体啊,我老婆孩子还在家等我吃饭呢,我先下班了啊。」

「那我也走了。」

「等等我。」

.......

刑侦科办公室只剩下「小哲」一个人。他沉默了一会儿,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合照——照片上是穿着校服的小笛和一个高瘦的男孩,两个人笑靥如花。

「小笛,对不起,我没找到小哲的下落,但我觉得,没有消息也许是最好的消息。我有预感,他一定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快乐、自由地生活。今天,我终于亲手把害死你和你全家的坏蛋送进了监狱。我向你保证,不会再有『凤凰班』了。

有时候我觉得,你一直都在我身边,就像高中时在街口等我一块上学的时候一样。我总觉得你会在那儿等我。穿着宽大的校服,笑眼盈盈地抢走我手里的冰棍儿...」

人世间总会像它的创始者希望的那般一天天好起来的。日出日落,春去秋来,青春在绿笛声里越战越勇,所有伤口全部愈合。

沈警官在照片背面写上十八岁的小笛最爱的歌词,她曾在传给沈警官的小纸条上写道——「在硝烟中想起冰棒汽水的味道,和那些无所事事一整个夏天的年少。你慢慢睡去,我摇不醒你,泪水在战壕里决了堤。」


上一篇:《深夜惊奇》第34节:嘘!不要接电话!
下一篇:《深夜惊奇》第36节:驱魔镜:被黄土尘封的真相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