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惊奇》第34节:嘘!不要接电话!

1984网 54 2020-12-11 08:53:23

1

昨天晚上,我杀掉了我的同事老马。

但今天早上,他又来上班了。

我决定再杀他一次。

杀他没什么难度,老马虽然体格跟我差不多,但脑子不太灵光,总是被客户投诉。这样的傻子,只要稍微用点脑子,就能让他乖乖去死。但想杀第二次,就没那么容易了。

该死,我明明亲眼看着他断了气,他怎么可能还活着呢?

老马依旧是那样,木讷地坐在位置上,有客户来时就憨厚地点头,偶尔抬起头发现我在注视他,会冲我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

我知道他的意思,他肯定也想杀了我。

没关系,还有机会,这次一定要成功。

我要杀了他!

2

昨天晚上,我和老马待在公司值班,一边聊天一边听着门外的雨声。

我们工作的地方是一家房地产中介,门下有一堆登记的房源,大部分是用来卖的,少部分也接受出租。我和老马都是「置业经理」,在晚上没人看房的时候,也兼职公司的24小时客服。这其实是挺没劲的一份工作,真正有出息的同事都一个个地调去了总店,只有我们俩,还守在生意冷清的西郊。

十点钟左右,老马接到了一个电话,他忙不迭地站起,冲着电话那头点头哈腰,仿佛对方能看见似得。一边聊着,他一边披上外套,从门口柜子上取下一把伞,急匆匆地朝外走。踏出玻璃门时,他回头冲我做了个手势。

我点点头,示意明白了他的意思,从抽屉里拿出考勤表,在他的那一栏做了个记号。但我心里也很奇怪,这么晚了还下着大雨,还有谁会来看房子?

等了一会儿,不见老马回来,我有些无聊,从老马抽屉里拿出一个手机——这是一周前老马带来办公室的,据说是他捡到的旧手机,除了插上手机卡也没有信号之外,所有功能都基本完好。所以,我们在这部手机里存满了连续剧和电影,放在办公室当作公众娱乐。

我在手机上一划,但屏幕亮起后,却突兀地出现了输入密码的界面。我愣了片刻,看着右上角满格的信号,一下子反应过来——这是老马的另一部通话手机!

那这么说,他刚才带走的才是那部捡到的旧手机……可那部手机明明就没有信号啊,他怎么接到的电话?

我心里发寒,手忍不住一抖,手机摔在了桌上,发出「咚」的一声。

「咚,咚」又是两声,我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这次的声音是从门口传来。扭头看去,老马站在门口,隔着玻璃门似乎在对我说着什么。他浑身湿透,刚才带出去的伞也不见了踪影。

外头下着雨,我听不清他说了什么,但看他安然无恙,心里略略一宽,走到门口冲他招手,示意他进来再说。

老马摇摇头,从兜里拿出手机,手指按了几下。很快,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接通后传来老马熟悉的声音。他情绪似乎很低落,哑着嗓子说了一句:

「嘘!不要接电话!」

我看着门外老马的手机,后壳上熟悉的掉漆分外扎眼,正是那部没有信号的手机。是他自己修好了吗?我也没有深究,皱着眉头问他:「什么意思?」

「不要接电话!」老马并没有回答我,只是将这几个字反反复复说了好几遍。

我终于不耐烦了,没好气地应着:「知道了,我不会接电话的。你赶紧进来吧,一身是水别着凉了。」

隔着玻璃门,外头的老马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目光死死盯着我放在耳边的手机:「可你还是接了。」

我有些莫名其妙:「这不是你打来的吗?我……」

电话被突然挂断,老马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转身消失在了雨幕里。

面对他的一系列反常举动,我思前想后,终于还是一咬牙,抓起一把伞追了出去。

冰凉的雨水遮蔽了视线,我在空荡的街上快步走着,却怎么也找不到老马的身影。正焦急间,一阵轰鸣声从右侧传来,我心头一紧,下意识地往前一窜,身后被溅起的积水淋了我一身。连忙回头,只看到一辆黑色面包车破开雨幕,仓惶远去。

「妈的,赶着投胎啊!」我原地骂了几句,看着面包车远去的影子,突然有了种不详的预感,连忙沿着它来时的道路走去。没有多远,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躺在马路中央,正是老马。

刚才那辆面包车,是撞了老马后逃逸的!

我紧走几步来到老马身边,看到他痛苦地瘫在地上,鲜血从脑后涌出,又被雨水飞快地冲刷掉。看到我的身影,他眼中亮起希望的光,努力朝我伸出一只求助的手。

「那条街上有摄像头,他逃不了。」我指了指司机逃窜的方向,安慰老马,随后将他的脑袋略微扶起,在他表情略有舒缓的时候,突然按住他的头部,用力地朝地面砸下!

「砰!砰!砰!」我满脸狰狞连砸几次,直到鲜血混着雨水溢满了半条街面,才缓缓起身,看着老马眼中的生命之光一点点淡去,呼吸逐渐衰弱、终不可闻。

我的伞早已不知丢在了何处,但我也顾不得它,穿着湿透的衣服,冒雨一路奔回了店里。

明天,我就会听到老马车祸身亡的消息了吧。

3

我和老马并没有仇,平日里还相处得不错,毕竟偌大的门店只有我们俩相依为命了。

但我好歹比他更「不老实」一点,前段时间得到了内幕消息,我们西郊分店年底会提拔一个人去总部。我早就厌倦了这里,但业绩偏偏总是落后老马一些,为这事已经焦虑了好几天。

现在,总该万无一失了吧?

但我没想到,当我睡醒一觉时,却又看到了老马。他不仅没死,身上甚至看不出一点受伤的痕迹。这怎么可能?难道昨晚的一切只是我的幻觉?

但老马看我时,眼中不自然流露出的恨意让我知道,这不是幻觉,他也想杀了我。

那就来吧,我会再杀你一次。

当然,工作还得继续。经理在微信上告诉我,安心公寓的14号房准备出租,让我去办一下租赁登记。我留给老马一个冷笑,转身出了门。

安心公寓的地理位置极好,毗邻地铁,周围三公里内有好几个大型商圈,因此房价一直居高不下,哪怕出租也向来抢手。这次能够争到这里的一处房源,显然公司很是重视。如果这项业务办得好,或许不用再下手,我的业绩也能超过老马吧……不,我一定要杀了他。

站在14号房的门口,我一边敲门,一边翻看这里的资料。安心公寓14号房内置全套家电,酒店式精装修拎包入住,租金还比同户型都便宜近三分之一……这家房主是做慈善吧?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安心公寓14号这个房源似曾相似,好像在哪里见到过一样。

敲了半天门,却不见有打开的迹象,我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会儿,屋里也没什么动静。屋主不在?那我怎么办租赁登记?

我又翻开资料,照着上面记载的屋主电话打了过去。「嘟嘟嘟……」听筒里急促的响了一会儿,传来一个熟悉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我又拨了几次,依然没能拨通,反而接到了经理的催促。我把情况向他说明,却被劈头盖脸一顿骂:「怎么可能联系不上?这点小事都搞不定,我要你吃白饭的吗?自己想办法!」

妈的,挂掉电话,我忍不住骂了一句,用力一拳砸在门上。下一秒,房门发出「咯吱」一声,缓缓打开了。

这门锁……居然是坏的?

我犹豫了片刻,终究还是业绩要紧,一咬牙走了进去。办理租赁登记,我只需要登记下屋内所有的设施清单和物品状态就可以,屋主不在其实也能完成大部分。

前脚踏进房门,手机却突然一震。我掏出来一看,收到了一条短信。

「你是谁?」

看发信人,正是安心公寓14号的屋主!我连忙回过去消息,把情况向他说明。

「没关系,你自己登记就好了。」

获得屋主的许可后,我心下放松了不少,目光环视整间屋子,开始登记这里的物品。

这是一间单身公寓,是一室一厅的格局,大概在五十平左右。我一一念叨着:「电脑、电视、冰箱、空调、洗衣机、游戏主机……还有单反和耳机?这也是出租时会配的吗?」

我有些奇怪,这房屋的布置根本不像要出租,反而像是屋主临时有事,连东西都来不及收拾直接离开了一样,茶几上甚至还摆着几个果盘。

我好奇地凑过去,拿起一个苹果摸了摸,是真的水果,不是装饰品。

手机突然一震,是一条来自屋主的短信:「不用客气,你可以吃。」

我的脸色一下子尴尬起来,屋主怎么会知道我碰了果盘?难道屋里有监控?

猜到了这一点,我不敢再放肆,迅速做完登记后,离开了这间屋子。

4

站到走廊里,我察觉到有些不对劲。屋子里如果安装了监控,那租客的隐私怎么办?这应该是不允许的啊!我给屋主发去短信询问,但没有收到他的回复,只能先回店里再说。

走到一半,我发现钱包落在了安心公寓14号,于是又折返回去。路上,我又发短信告知了屋主取钱包的行为。

但直到我站到了房门前,屋主依然没有回复我。犹豫了片刻,我还是直接推门进去了。

下一秒,我立刻收到了短信:「你怎么又回来了?」

奇怪,我不是告诉屋主我回来取钱包吗?我只能编辑短信再解释一番,顺便再次询问监控的情况。

为了避嫌,我取完钱包后,又再次站到了门外。之后,屋主又失联了。

结合他几次回我信息的情况,我突然有了个莫名的猜想——不会是只有在14号房里,才能联系上屋主吧?

我继续通过短信保持和屋主的沟通,在门口进进出出做着测试,结果完美的印证了我的猜测。只有身处14号房内,我才能和屋主通过短信沟通,而哪怕是站在门外只有一墙之隔,也完全联系不上。

那一开始没有打通电话,是否也是同样的原因呢?

处于好奇,我站在14号房的客厅里,拨通了屋主的电话。

「嗡嗡……」随着突然传来的震动声,我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僵硬地转过身子,看向卧室的方向,床边的书桌正在有节奏地微微颤动。

我的脑海中产生了一个可怕的猜测,但在眼下似乎有着极大的可能性。我一手持着正在通话的手机,咽了咽口水,一步步挪向桌边,颤抖着伸出手,缓缓拉开书桌的抽屉。

一部掉漆的手机正在抽屉中震动着,亮起的屏幕上有着一个来电,号码分外眼熟——正是我本人。

突然间,抽屉中的旧手机屏幕一闪,画面变成了接听状态,一个沙哑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嘘!不要接电话!」

我愣在原地,大脑一片空白。这声音……这声音不仅出现在了我紧贴手机听筒的左耳,也出现在了我面对床边的右耳。

鲜血仿佛一下子溢上了我的脑门,我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扯着嗓子大吼了一声,扭身朝大门的方向冲去。我一路冲出了房间,冲出了大厦,甚至在大街上冲出了几百米,才惊魂未定地停了下来,扶着电线杆不停地喘着粗气。

安心公寓14号房……有鬼!

5

遇到这样的房源,外面的业务是做不下去了,店里还有个要杀我或被我杀的老马,糟心事怎么这么多……等等,老马明明已经死了却能来上班,难道他也是鬼?

我忍不住骂了一句国骂,信了几十年无神论,却在一天内遇到了两次灵异事件。不管回公司还是安心公寓,都有恶鬼守株待兔……我这是走投无路了?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看着越来越暗的天色,突然有了个疯狂的想法——既然躲不了,不如让它们两个撞一撞!

我深吸一口气,返回了安心公寓14号,推开门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打开灯,柔和的光芒洒满了整个屋子,完全看不出一点可怕的样子。我强迫自己不去看卧室的方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给老马发了一条短信。

「我在安心公寓14号等你。」

过了大概半小时,门口传来低沉的脚步声,一只手缓缓地推开了大门。看着老马似笑非笑的脸,我眼神一凝,注意到灯光之下,他没有影子。

老马没有说话,只是侧了侧头,露出了自己的后脑勺,上面深深地凹陷进去一块,暗红色的鲜血混合着头发凝固在一起,分外可怕。

就是现在!看着他一步步走来,我一个翻身避开他的方向,几步冲进了卧室,一把拉开了书桌的抽屉!

来吧!二鬼相争!这是我唯一的出路……

我无声地呐喊着,然后看着空空如也的抽屉如遭雷击。手机呢?那个旧手机呢?

老马低着头看不清表情,他的步伐并不急躁,一步步非常稳健,已经走到了卧室门口。

不能慌,我还有机会!

在这紧张的时刻,我的大脑却出乎意料地一片平静,飞快转动间已经想到了一个可能。我掏出手机,迅速按下了重拨键,给下午的屋主拨去了电话。只要手机还在房间里,我就能通过震动找到它,然后召唤出属于安心公寓14号的恶鬼……

熟悉的震动声响了起来,从声音大小判断,手机的位置离我很近,就在两米左右……我欣喜地抬起头,笑容却僵在了脸上。

老马从兜里掏出震动的手机,凑到了耳边,说出了他今天复活以来的第一句话。

「嘘!不要接电话!」

我无奈地垂下头,满嘴苦涩。早该想到的,这旧手机上熟悉的掉漆……安心公寓14号房里的旧手机,就是老马前几天带回来的那个!怪不得在公司里从来没有过信号!

我也突然想起,为什么对安心公寓14号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我曾经在业绩单上看到过这处房源的名字,老马曾经处理过这里的业务!

根本就没有两个鬼,作祟的都是同一部手机!

6

我是个不服输的人,看着靠近的老马,心头恐惧到了极点,反而一下子变得平静起来。我感觉到自己的肾上腺素飞快分泌,驱散了浑身的寒冷,给四肢注入了无穷的力量。

我大吼一声,不闪不避,直愣愣地朝着老马扑了过去!

出乎我意料的是,老马浑身肌肉僵硬且冰凉,不仅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危险,反而还比平时更迟缓了些。面对我的拳脚,他无力地挣扎了几下,就被我击倒在地。

「一次死不了,那我就再杀你一次!」我咬着牙将老马按在地上,一把拽过桌上的陶瓷摆件,冲着老马的后脑重重砸了下去!

一下、两下、三下……鲜血溢满了整间屋子,也糊住了我的眼眶。我抬起满是血浆的手擦了一把脸,看着身下血肉模糊、再也不动弹的老马,一点点直起了身子。

看着这具尸体,我松了一口气,踉跄着打算离开。出门前一秒,我犹豫了一下,返回尸体出弯下腰,双手在血泊中摸索,找到了那个掉漆的旧手机。

我打算把它扔到河里。

走到门口,突然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有人?我看了看屋内的尸体,眼角闪过一丝冷漠的光芒,重新握紧了已经碎裂的陶瓷摆件。

旧手机突然发出了震动,是一通来电。我已经顾不得去搭理它了,因为大门已经被推开。但出乎意料,走进来的是……老马!

看着他嘲弄的笑容,我不知从何处升起一股暴虐的情感。

大不了,杀你第三次!

我朝地上吐出一口血沫,冲了过去。

……

我步履蹒跚,推开了安心公寓的前台大门,浓郁的鲜血从我身上滴下,落在鞋上,在我身后留下一个个血色的脚印。我手中的陶瓷碎片早已不见,换成了一把崩出了缺口的厨刀,背对着的公寓楼里,一具男人的尸体瘫在地上,全身都是刀口。

我双手酸痛、脚下发软,早已没有了力气。但我知道,我还不能停下,因为兜里的手机……又有来电了!我的耳边似乎响起了老马沙哑的声音:「嘘!不要接电话!」

看着巷子里向我靠近的熟悉人影,我深吸一口气迎了过去,心里默默数着:「第八个。」

一阵雷鸣,随后是哗啦啦的水声。雨水滂沱而下,洗刷着我身上的血迹。

7

雨幕混着夜幕,将路灯与月亮的光芒都遮蔽得模模糊糊看不真切。我一步步朝公司走去,浑身上下的衣物早已湿透。

走到店门口,我的眼睛突然一跳——玻璃门外停了辆警车,警灯不停地闪烁着,红蓝灯光刺破了重重雨幕,直刺进我的心里。一位身穿警服的民警垂着手站在大门外,边上还有个垂头丧气的男人,双手被牢牢拷住,满脸低落。

一股莫名的冲动涌上心头,我几乎克制不住地冲了过去:「警察同志,我来自首!我谋杀了我的同事!」

没错,我受够了老马的折磨,我宁愿接受法律的制裁,也不想再被数量无穷无尽的他缠着了!

似乎是因为雨太大,民警没听清我说什么,只是凑过来把我拽到屋檐下,待我避开雨水,才张口问道:「同志,咨询你一件事。我们早上接到通过监控抓到了一位酒驾司机,他昨晚在前面路口车祸肇事后逃逸,据说撞倒了人……附近通宵营业的只有你们,你了解相关的情况吗?」

是昨晚那个司机?我诧异地看了边上那个男人一眼,他也正盯着我,眼中露出疑惑的目光,似乎有什么事想不通。

我叹了口气,正想把事情和盘突出,告诉民警真相,那个司机却突然指着我大声嚷嚷起来:「就是他,我昨晚撞到的就是他!」

我先是疑惑,随后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没错,司机昨晚也曾经差一点就撞到我,他并不知道我认识被撞倒的老张,这时候还想避重就轻,逃避责任!

我正打算毫不留情地揭穿他,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心头一紧,以为又是老马,但目光一瞥,发现响起的是我自己的手机。接通后,经理的大嗓门透过听筒传出:「老马!你怎么回事?为什么这周的考勤你都给自己登记了两遍?」

一股巨大的恐惧突然席卷了我的心灵,我脑中某个一直疑惑的地方「砰」地一声炸开了,一个难以置信的可能浮现出来。我颤抖着问:「你刚才……叫我什么?」

「老马!马家杰!你脑子坏了吗?」经理的声音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我……是老马?

我下意识地看向玻璃门,夜色中玻璃门上映出了我的影子——浑身湿透,一手举着手机,呆呆地站在大门口。那张熟悉的脸、这个熟悉的身影逐渐和我记忆中昨夜的画面重合……

我是老马。

昨天晚上,我已经死了。

整整一天,我都是在和自己斗争。

刺耳的尖叫声传来,司机盯着我的后脑,满脸惨白地瘫坐在地上,连民警都一头冷汗地后退了几步。我察觉到了脑后的剧痛,伸出手摸了摸,深深地凹陷进去一大块,缩回手掌,满手是半凝固的暗红色鲜血。

我眼前发黑,看着手臂上一瞬间浮现的尸斑,浑身僵硬地倒了下来。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秒,我看到那个熟悉的旧手机从兜里掉在地上,亮起的屏幕上有个正在接通的来电。

嘘!不要接电话!

8

您好,我是西郊分店新来的置业经理。

之前那个小伙?哦,你问的是我前任吧,对对,他姓马。为什么不干了?这……说起来有些邪门,据说有天晚上值班的时候,他不知怎么溜到大街上,被路过的面包车当场撞死了。

呵呵,不用担心,我一样会给您最好的服务。

要租房?太好了,我这里有处最佳房源,您一定要了解一下。这里交通便利、租金低廉并且家电齐全,最适合您这种白领了。

哦?想看房?行,我报地址,您记一下。对,那处房源就在……

安心公寓,14号。


上一篇:《深夜惊奇》第33节:从梦中逃出来的人要杀我
下一篇:《深夜惊奇》第35节:陷入一场死亡剧本杀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