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惊奇》第31节:屋檐下挂压岁纸钱

1984网 63 2020-12-11 08:45:13

今天要说的故事,不是普通的压岁钱,而是「压岁纸钱」。

这个故事是从一个老人口中听来的,他的家里还藏着一本90年代出版的县志,里头也记录了这个故事,不过要简略得多,远远没有他说的详尽。他说这个故事,当年在他住的陶集村里,家家户户的小孩子都知道。

他说他小的时候,每年过春节时,除了家家户户的老人要给孩子发压岁钱之外,如果有老人去世了的,在三年之内,这户人家还要在扫墓祭祖结束后,特意留下一串纸钱,挂在家门口的屋檐下,这串钱,就叫做压岁纸钱。

压岁纸钱的意思,顾名思义,就是去世的老人保佑子孙,仍然给在世的孩子发压岁钱,庇护他们平安健康地长大。

这个习俗的由来,有一个很有趣的故事。

县志记载,清朝嘉庆年间,就已经有陶集这个村落了。

村子名叫陶集,村里人家十户里倒也真有七八户都是这个姓,剩下的则多是嫁娶过来的旁姓分支。村民有些排外,对他们总是不冷不热的,他们在村子里也没有什么地位,大多都是普通种地的农户,或者瓦匠木匠之类的,平日里对村子的事务都说不上什么话。

那时候有一户姓刘的人家,是从别处逃荒过来投奔亲戚的,后来落地生根,就住在了陶集。因为祖传了一手做篾匠的手艺,村里人就都喊他刘筐儿。

刘筐儿来陶集的时候,只有十三四岁,后来在这长大,家里没什么钱和地,就靠个手艺为生,所以村里姓陶的人家都不愿意把女儿嫁给他,最后娶了个李姓的农户家女儿,也算是门当户对,成婚没两年,就生了个大胖小子,取名叫刘山。

刘筐儿没爹没娘,他妻子也只有一个老父亲,平日里就连着孩子一家四口住在一起。就在刘山三岁那年时,外公一病不起,很快就去世了,坟头埋在村南的一片荒地上。

平日里逢年过节的时候,刘筐儿有孝心,总是不忘带着妻儿去拜祭,烧点黄纸之类的。就这么转眼间又过了三年。

按照陶集的习俗,除夕夜前是要给先人扫墓的。等到了刘山六岁的这一年,大年三十的晚上,一家三口早早地就去了老人的坟前,烧了黄纸,让刘山给外公磕了头,等到都拜祭完了之后,才回家吃了顿团团圆圆的年夜饭。

可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刘山开大门的时候,脸色一下子就不太好看了。只见他家的屋檐底下,正挂着一串暗黄色的纸钱,跟昨天烧给老人的一模一样。

大过年的,开门见纸钱,怎么都是个触霉的兆头。他家媳妇听到动静,出来看到纸钱,也慌了手脚,只以为是得罪了哪位街坊四邻,被人动了手脚。他们两口子都不姓陶,平日里地位便低,习惯了忍气吞声,遇到这种事情,也不知道找谁说理去,只得将纸钱自己收进了屋子里,准备等会开灶做饭的时候,一把火烧掉。

谁知早有村民看到了他们家屋檐下挂着纸钱,当作笑话,一传十,十传百,很快整个村子里都知道,刘筐儿家大过年的,屋檐下给人挂了纸钱,纷纷来看热闹。

刘筐儿又气又急,想要找人理论,却也不知道是谁干的,就这么越想越憋屈,竟然一口气堵在嗓子眼里没出来,当场昏倒在了家门口。

他这一倒,村里的人也慌了,大过年的,村子里没有大夫,就只有一个跳大神的老婆子,平日里会煎煎草药什么的,顺带着给村里人看看小病,此时立即被请了过来,给刘筐儿看病,结果老婆子到了一看,发现刘筐儿被人搬到了床上,脸色惨白,浑身冰凉,伸手指一探,发现没了呼吸,竟然生生地被这么气死了过去。

这大年初一的一早上死了人,还是这么不明不白地被气死的,村里人个个都心头不安,有几个老人,见多识广的,就央着神婆,问她还有没有救活回来的办法。神婆又伸手摸了摸刘筐儿的天灵盖,发现尚有一丝余温,三魂七魄还没全散,应该只是假死,尚有一息余地,就当场摆开了全部家当,铜八卦、蓍草、火盆、新小米……叮铃哐啷在刘筐儿的床边布了一个阵,准备给刘筐儿叫魂。

神婆披头散发,围着刘筐儿的床走了两圈,点了两张纸,然后猛地抓了一把小米,洒在符纸上,大喊一声,嘴里念念有词,好似疯了一般,浑身抖个不停。过不多久,猛地把头一仰,发出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好似哭泣一般:

「我死的冤啊……死的冤……」

刘山母子俩一听,这分明就是刘筐儿的声音啊,心知神婆已经逮住了刘筐儿的亡魂,连忙大喊刘筐儿的名字,想把他给叫回来。

神婆的声音越来越低,忽然间,换成了一个尖利的男声,大叫着说刘筐儿阳寿已尽,何方妖孽大胆,竟敢阻拦黑白无常勾魂?

此言一出,周围的村民个个脸色尽失,慌了手脚。这神婆平素向来灵验,经常替村里人问卦请神,拜祭祖先,可还是头一回遇到这请上了黑白无常的事情。神婆说完这句话后,喉咙里就开始发出一些含混不清的声音,像是在苦苦哀求什么,片刻之后,神婆开始以头撞地,咚咚有声,磕得整个额头都是鲜血,脸上浮现出痛苦的神色,整个人跪倒在地上,手脚乱抓,好似溺水了一般。

正慌乱间,忽然有眼尖的人,看到神婆一边瑟瑟求饶,一边用手指沾了鲜血,在地上歪歪扭扭地写了一个「赏」字。身上有铜钱的,连忙抓了几枚,壮起胆子凑到神婆身边,塞进她的手里。没想到神婆把手一挥,这几枚铜钱劈里啪啦的就砸了出去,力气大得吓人,周遭众人连忙往屋外躲去,只留下刘山母子俩抱在一起,蜷缩在角落里,不愿离去。

眼看神婆连磕了几十个头,鲜血淋漓,手脚已经瘫软下来,没了力气,村里有老人已经颤巍巍地跪在了屋子外头,冲里面连连磕头,生怕得罪鬼差,迁怒村子。

就在此时,六岁的刘山忽然福至心灵,不知道哪来的胆子,窜出了母亲怀里,跑到柜子边上,拿起早上挂在屋檐下的那串纸钱,塞到了神婆手里。神婆好似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一般,连忙死死抓住纸钱,放在蜡烛上一烧,那纸钱也古怪,被烧起来,竟然冒出了丝丝缕缕的青色火苗,就在神婆的手里烧得一干二净,化作了片片灰烬。

纸钱烧完了,神婆也倒在地上,好似死了一般。村里人不敢进屋,只有刘山的母亲李氏还在屋里,此时紧紧抱住了刘山,生怕他也被鬼差勾去了魂儿。

过了片刻,刘筐儿忽然咳了两声,竟从床上坐了起来,神色苍白,满头大汗,茫然地四下看着。李氏又惊又喜,连忙跑了过去。此时神婆也悠悠醒转,伸出右手,发现本来枯瘦的皮肤已经被烧成了焦黑色。

村里人这才敢涌进屋子,问神婆发生了什么事。

神婆回了回神,才慢慢说出事情的原委。原来她本是想叫回刘筐儿迷了路的孤魂,没想到半途遇到了来勾魂的黑白无常,险些被一并勾了走。幸好刘山聪明,给她供了这一串纸钱,这串可不是普通的纸钱,竟然是真的冥钱,是李氏她爹老李头在下面,知道女婿命中将有此一劫,趁着除夕夜扫墓的机会,把一串冥钱从阴间带了上来,挂回了家里的屋檐底下,就是留给他们遇到黑白无常的时候,买通鬼差,还阳回来的。鬼差不认阳间的铜钱,适才如果不是刘山的话,神婆和刘筐儿,恐怕就要并肩儿一命呜呼了。

从此之后,这件事就传了开来,往后过年的时候,只要家里有老人去世了,不满三年的,家家户户都会在屋檐底下挂上这一串纸钱,效仿刘筐儿家,让去世的先人庇佑子孙,平平安安,辟邪消灾。

压岁纸钱,也就这么一代代地在陶集村里流传了下来。


上一篇:《深夜惊奇》第30节:老树枝丫挂树婴
下一篇:《深夜惊奇》第32节:一抹眼泪与一碗喜寿饭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